如何解开中日之间的心结?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12-12,星期二 | 阅读:106

假设你是一位中国战略家,正在想办法(就像他们几十年来所做的那样)遏止和削弱美国自太平洋战争结束以来在东亚保持的主导地位。

北京方面现在已经有很多选择,打造海军在海洋挑战美国、在南中国海建设军事基地,以及拦截美国沿着中国海岸的侦察飞行。

正如8月初中国在马尼拉东盟年会上所做的那样,中国试图让一个又一个地区邻国(最近是菲律宾)脱离联盟,转而加入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新俱乐部。

但有一种举措有可能摧毁美国在该地区乃至整个世界的地位,而北京方面从未真正尝试过:让日本脱离其与美国的长期同盟。

毕竟,日本是美国最重要的双边军事盟友,美国以外的美国最大海军基地就位于日本的横须贺。假设中国能够向日本保证安全,并使日本与美国稍微疏远一些。美国自1945年以来作为亚洲超级大国的地位将毁于一旦。

那么中国为什么没有引诱日本,而是与这个邻国有如此敌对的关系呢?

这是我的新书的主题,该书追溯了日本、中国和美国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三向关系,在亚洲以外,这个实力三角几乎无人关注。

传统的解释站不住脚:中国不敢与日本交好,因为中国人集体对日本拒绝为战争暴行道歉感到愤怒。

在战后几十年期间,中国从未寻求日本的正式道歉,只是随着中国地缘政治实力壮大、随着日本在尖阁诸岛(Senkaku,中国称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土争端等问题上拒绝让步后才改变论调。

现代中国的创始人毛泽东曾在战后不久对访华的一个日本代表团表示:“不能天天赔不是,是不是?一个民族成天怄气是不好的,这一点,我们很可以谅解。”(1955年10月15日毛泽东同日本国会议员访华团的谈话——译者注)

上世纪80年代,在要求道歉变得流行起来后,中方开始要求日本道歉,日本曾多次表示歉意,但收效甚微。当然还有其他因素,比如日本右翼力量推广否认战时历史的教科书,由此激怒中国。

但中国与日本走向和解的真正障碍在于其他因素,这两个亚洲强国之间的天然竞争被与至今让人耿耿于怀的战争历史扯在一起,并嵌入国内政治。

中国的反日立场(反日情绪高涨开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对这个共产党国家的国内政治产生了明显影响。在中国国内,对日本政策如此敏感,以至于任何官员如果提出要真正缓和两国关系,都可能葬送自己的仕途。改变只能从最高层开始。

根据中国知名反日活动人士童增的传记,中国外交官表示,中国官员“在接触西方文化和文明后,不可避免地变成了仆人,丧失对亚洲价值观的自豪感”。

中国外交官和学者都知道支持与日本交好的危险。“如果你说日本的好话,你就会得到学生们的愤怒反应,”中国一流学府清华大学的楚树龙表示,“作为一个研究美国的学者,我从不担心公共舆论。人们可能不认同我的观点,但他们永远不会把我称作汉奸。”

在网络空间,对日本的敌意成为固定节目,其形式是互联网上列出的“中国十大汉奸”,其中多数人的过错与日本有关。上榜人物包括北京和上海学术界的中坚力量以及中国学校教科书的编写者。

中日关系的敏感性并非都是单向的。在日本,保守人士(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一直对战争历史提出修正主义观点,而这些观点肯定引起中国和韩国的抗议。

在日本,日本政府内部的中国问题专家(所谓的“中国学派”,曾主导对华政策)近年也遭到冷遇,并被称为“熊猫拥抱者”,被指对中国过于软弱。

同样属实的是,尽管日本已经多次为战争道歉,但不对战争道歉的日本政治高官经常削弱最初姿态的效果,让任何善意化为乌有。

其结果是,这两个国家(全球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推动着全球贸易)失去了互相对话和打造稳定、正常关系的能力。

中国和日本的长期紧张关系对华盛顿有着深远的潜在影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经常质疑美国军队为何在战争结束70多年后还留在日本。

这是一个合理的问题,但也很容易解答。日本知道它不可能独立对付中国。朝鲜近在咫尺的核武器也加大了日本的不安全感。

替代选择(美国撤军)将促使紧张的日本发展核武。只有到那时,中国才可能意识到它与日本长期敌对的代价。

本文作者是驻华盛顿的作家和记者。他的著作《亚洲清算:太平洋世纪的中国、日本和美国实力的命运》(Asia’s Reckoning: China, Japan and the Fate of U.S. Power in the Pacific Century)已在2017年9月由Viking出版社出版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如何解开中日之间的心结?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457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