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去朝鲜?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10-31,星期二 | 阅读:236

Jonah M. Kessel/The New York Times 平壤的金日成和金正日肖像。现在朝鲜的领导人是金氏家族的第三代。

最近我对朝鲜进行了为期五天的访问,之后就遭到了一些批评人士的诘问:“为什么要去?”

首先,他们认为:你不必要地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如果被抓住,那就是给了金正恩一个讨价还价的筹码。不应该让美国政府去操心敌方领土上的呆瓜记者。

第二,他们说:你自己也承认朝鲜是世界历史上最极权的国家,去了那里,你就成为了它的喉舌。那是一个“波将金村庄”式的国家,你成了传播它宣传理念的“有用的白痴”。

坦率地说,这些观点也自有它们的道理。所以我们现在不妨来诚实地进行一番讨论,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来讲讲在朝鲜做报道的幕后情况。

获得朝鲜签证向来不容易,我最近的这次申请经历了和朝鲜外交官之间——以及和我妻子之间——漫长而微妙的谈判。(这不是在抱怨:如果她对我去朝鲜很热心,那我就该担心了。)

《纽约时报》有四个人获得了签证(敬请关注我们正在制作的视频),然后迅速获得了国务院的批准,拿到了去朝鲜旅行的特殊美国护照。

进入朝鲜的唯一方法就是从北京乘坐陈旧的俄罗斯飞机过去,每天都有航班。去的时候,机上娱乐活动是朝鲜军乐团演奏古典音乐的视频,穿插着发射导弹的场面。

我们从到达朝鲜的那一刻起,一直都有两位外交部人员陪同。我们被安置在外交部一个有人守卫的建筑物内。

东道主一向都很有礼貌,但是这次却含着一丝威胁,以前我去朝鲜旅行的时候不是这样,可能是目前有三名美国人被羁押在朝鲜的原因。就在8月,朝鲜在被告缺席的情况下,以两名韩国记者写的文章为由,判处他们及其出版人死刑

让我们烦心的另一件事是,有明显迹象显示朝鲜外交部以保护之名,尾随我们、并将我们隔离于军事和安保人员之外,虽然这些人员并没有直接露面。

朝鲜是世界上对公众控制最严格的国家,那里没有公开的异议,没有宗教信仰,没有民间组织,任何人都不会对政府表达不满。

然而,和公众之间的交谈仍然很有启发。普通朝鲜人对美国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的名字很陌生,他因为偷海报在平壤被逮捕之后,以植物人状态被送回美国,没几天就过世了。但普通朝鲜人知道特朗普总统威胁要摧毁他们国家。那是因为政府希望他们知道特朗普的威胁,因为他们支持金正恩的民族主义叙事:他保护朝鲜免受美帝国主义入侵。

在一个国家的土地上,你能看到一些事情,感受到它们的力量:家里墙壁上的扬声器在播放宣传内容;每个成年人都戴着金氏家族成员肖像徽章;每天都停电,但是也有迹象表明,尽管遭到国际制裁,朝鲜经济仍然在增长;儒家对尊严的强调,导致这里的官员特别反感特朗普对金正恩的人身攻击;自2005年我上次访问朝鲜以来,他们的态度越来越强硬;他们对朝鲜不仅能够与美国打核战,还能获得胜利拥有谜一般的信心。

在一家工厂里,我们见到工人正在进行“政治学习”。朝鲜人解释说,他们的政治学习时间是每天两个小时,再加上星期六的大部分时间,所以我就问他们现在关注的是什么。“我们必须抗击美国人!”一位女性认真回答说。然后房间里的朝鲜人笑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对一个美国人说这种话很奇怪。

访问让人感觉到朝鲜人的人情味,他们在国外有时被视为机器人。而在私下里,你会看到他们笑、调情、担心、爱,渴望给人留下好印象。

一名军官和我握手时用力很猛,我问他这是不是为了向美帝国主义者展示朝鲜超人的肌肉。他尴尬地笑了起来,当我们结束交谈时,他变得温和多了。

离开朝鲜时,我的想法是,面对可能致数百万人丧生的灾难性战争,我们太不把这种风险当回事了。这就是要去朝鲜报道情况的关键原因:任何事都不能代替亲临其地。我们应该从伊拉克战争中学到这个教训:当时的报道常常是在华盛顿的回声室里做的,而没有去实地。当赌注是数以百万计的生命,但却没有官方沟通渠道时,新闻工作有时可以成为一座桥梁——并成为一个警告。

是的,我们必须认真权衡风险,不管是人身风险还是被宣传者利用的危险;我们要努力降低这些风险。

但是,就像在伊拉克战争前夕一样,这次我也有种直觉,感到美国总统有盲目开战的倾向。在这种情况下,记者的工作就是出门去报道情况——即使这么做有些弊端——以及尝试在夜里敲响警钟。

更正:由于翻译错误,本文稍早前的版本误称“朝鲜外交部动用军事和安保人员,以保护之名,隔离和尾随我们”,此处应为“朝鲜外交部以保护之名,尾随我们、并将我们隔离于军事和安保人员之外”。特此更正。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我为什么要去朝鲜?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387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