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辫子其实挺难

作者:张鸣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10-23,星期一 | 阅读:310

文/张鸣

男人脑后留辫子,原本是满清征服的象征,为了反抗这个象征,江南地区的汉人,还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期间,但有风吹草动,涉及到了辫子,皇帝就会神经紧张,屡兴大狱。其实,到了清朝中期,汉人对这根辫子,已经相当的习惯了,只是用软磨硬泡的方式,逐步减少跟留辫子配套的剃发部分,越剃越少,最后只象征性地剃掉前额上的一点点。皇帝倒也不大在意,而且满人居然也跟着汉人走,剃掉的头发越来越少。也就是说,清初人的发式,跟晚清是大不一样的。现在的影视剧,都错了。

只是,晚清之所以为晚清,是因为有了洋人。洋人进来之后,死活看不上中国男人脑后那根辫子,明里暗里嘲讽为猪尾巴。有幸走出去的国人,受到的刺激最大。那根代表政治正确的辫子,竟然在人家眼里,成了野蛮人的表征,跟非洲土人的穿唇,挖耳竟然是一样的。这场嘲笑,持续了几十年,到了清末新政,知识人大批走出去的时候,达到了高潮。事实上,在清朝覆灭前夕,国中的先进人士,已经不大能容忍这跟辫子,而朝廷也开始睁眼闭眼听任人家剪辫子了。

难怪辛亥鼎革,革命党人第一步要干的,就是剪辫子。不是给自己剪,而是逼着市民和进城的农民剪。各地所见,革命党和革命军,在驱逐鞑虏方面,用功最深的,不是用枪炮跟清军决战,而是派出一队队的人马,满大街剪辫子。

但是,这个事业,遭到了民众的软磨硬抗。城里人能躲就躲,不能躲的,也特别做了高帽子,或者伪装成道士,加以掩饰。而乡下人,则不肯进城了。一时间,城里的大粪没有人掏了,乡下的蔬菜,也进不来了。逼着革命党人,只好马马虎虎。那时候,凡是被逼着剪了辫子的男人,无论城里人乡下人,都抬不起头来。自己的婆娘,照例会哭闹,个别激动的,还假装要自杀。没结婚的,据说也没有人敢把闺女嫁他们了。大家公认的事实是,脑后没了辫子的男人,实在太丑。而北京人,一向把所有剪辫子的人,视为和尚。当年的民谣曰:小宣统,退了位,家家都有和尚睡。显然,大家对北京城从上到下剪辫子这档子事,很是不满。但是,没办法,新任的大总统袁世凯带头,别人谁敢不从呢。

北洋军的官兵们,在奉命剪辫子那天,哭成一片。剪下来之后的辫子,都被珍重地保存,说是以后死了,让家人给他们装进棺材里去。全国上下,只有一支军队没有遵命剪辫子,那就是住在鲁南的张勋部。张勋发了狠话,谁要是敢逼他剪辫子,他就跟谁玩命。最后只好算了。

留辫子,本是一种政治正确,物化形态的意识形态。但是,这种意识形态,居然跟民间习俗能够如此紧密的结合,在被洋人冲击了大半个世纪,也能够巍然不动。先进人士在辫子里发现了不文明,不卫生,而且更加不可容忍的是,里面代表着汉人臣服于异族的奴性。继续留辫子,简直是大逆不道,从哪儿都说不过去。然而,辫子即使在清朝垮台之后,还能持续被保留一二十年,一些西部地区,甚至存活到了1949年以后。

先进的人们也许想不到,恰是辫子所代表的奴性,才是辫子的生命力所在。如果仅仅是一种发式,它早就寿终正寝了。跟辫子同样扎眼的习俗,是女人的缠足,这个习俗,是满人不喜欢的,也正经下过圣旨加以取缔,但是,经过汉人的激烈抵抗,居然不了了之。这就是后来汉人沾沾自喜的所谓“男降女不降”,其实没有这回事。古代政治是男人的事,男人降了,女人自然也就降了。之所以满人不再管这事,是看到了其中男人对女人的奴役。缠足的生命力,其实跟辫子一样,都在于里面蕴含的奴性,被女人广泛接受的奴性。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去掉辫子其实挺难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3773.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