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一个“日本人”,但不是村上春树

来源:外滩画报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10-6,星期五 | 阅读:410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新鲜出炉

村上春树又一次陪跑

而获奖者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

其实也是村上的粉丝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比往年来得早了一些。当看到获奖者名字时,编辑部的小伙伴们不由齐声叹息——村上春树又没拿奖!

获奖者石黑一雄是一名日裔英国作家,与萨曼·鲁西迪、维·苏·奈保尔并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BBC第一时间联系到他的时候,石黑本人显然没有缓过神来,甚至还担心这是否为一个骗局。

不过后来他表示 “这是一项巨大的荣誉,因为这意味着我加入到当今世界现存的伟大作者之中,这是一个令人惊吓的惊喜。”  ( a terrific commendation.)

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

村上的再次“陪跑”,或许应验了此前流行的一种说法——村上春树的风格偏“美式”,却又不是传统的日式,这对“以欧洲为中心”的诺贝尔文学奖来说,有些尴尬。

相比之下,出生于日本,5岁就移民去英国的石黑一雄,风格更加国际化,他把自己的风格称为“International writing”,试图让自己写的书看不出国别差异。

Andrea Ventura 画的石黑一雄

瑞典学院给出的获奖理由里说:“石黑一雄的小说,以其巨大的情感力量,发掘了隐藏在我们与世界联系的幻觉之下的深渊。”

如果你没有读过他的作品,别慌,诺贝尔奖官推上有63%的投票者都没有看过呢。

日语很差,英语写得比英国人还好

石黑一雄1954年11月8日出生于日本长崎,父亲是一名海洋学家。5岁时因为父亲的工作,全家移民英国。

当时的小一雄以为只是在英国呆一段时间就会回日本,他身上甚至还带着日语教材。

没想到这一住就是30年。所以他用英文写作,日语很差,这一点他常常需要解释。

他曾就读于世界顶尖的东安格里亚大学和肯特大学,主修英语和哲学。

但那时候他并不热衷文学,经常翘课出去做社工。社工的工作对他成为作家具有重要的意义。

和拉什迪、奈保尔等在英国原殖民地长大的作家不同,石黑一雄的人生阅历并不丰富,做社工因此成为他接触底层生活的重要契机。

而且这份社工工作,还让他认识以后的妻子劳娜·麦克道伽,两人于1986年结婚,生有一女娜奥米(日语名为奈绪美)。

石黑一雄与妻子

1982年,28岁的石黑一雄发表了第一部长篇小说《远山淡影》,故事背景是家乡长崎。

该小说一出版,便被视为当年最优秀的小说。他的语言优美、细腻,被人评价“英语比英国人写得更好”。

1986年,他的第二本小说《浮世画家》夺得了英国惠特贝瑞图书奖。

1989年,小说《长日留痕》引起巨大轰动,荣登《出版家周刊》畅销排行榜,并最终获得布克奖。

1989年《长日留痕》获得“布克奖”时,石黑一雄与妻子一起庆祝

(注:布克奖,Booker Prize,是当代英文小说界重要的长篇小说奖项。设立初衷便是要与法国龚古尔文学奖、美国普利策奖相媲美。布克奖与诺贝尔奖一样,每年颁发一次,只颁予仍在世的人。)

《长日留痕》还被改编成电影,又名《告别有情天》。在国内,这或许是大家知道的石黑一雄最有名的一部作品。

影片由老戏骨安东尼·霍普金斯和艾玛·汤普森主演,讲述一名忠诚的大庄园管家,为了维护传统牺牲自己爱情的故事。这部电影在影迷中也口碑颇好,曾拿下当年奥斯卡八项提名。

同样由他另一部小说改编的电影《别让我走》(Never Let Me Go)则玩起了科幻题材。原作小说受到村上春树的倾力推荐,凯瑞·穆丽根还因此获得英国独立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

《别让我走》的演员阵容仍然强大

而《上海孤儿》则是一个与中国有关的故事,讲述了一名英国侦探调查在上海度过童年时发生的一场疑案,也获得布克奖提名。

《上海孤儿》

石黑一雄的作品不多,但几乎每一部都被提名或得奖,大英帝国勋章、法国艺术及文学骑士勋章也都被他收入囊中。

国际化写作的非典型移民作家

石黑一雄与萨曼·鲁西迪、维·苏·奈保尔(2001年获得诺贝尔奖)并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他最特别的一点是,虽然拥有跨文化背景,却不专以移民或是国族认同作为小说题材。他的写作,致力于 “让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读者产生相似的感受和共鸣。”

他每一本小说几乎都在开创一个新的格局,横跨了欧洲的贵族文化、现代中国、日本,乃至于1990年代晚期的英国生物科技实验,而屡屡给读者带来耳目一新的惊喜。

事实上,他的小说在日本也很受欢迎,村上春树就曾明确表达过对他的推崇。

巧合的是,自称没有看过几本日本文学的石黑一雄,唯一喜欢的日本作家也正是村上春树。

并不是因为他是日本人或他写了日本的故事才被日本人喜欢,他的小说背景其实可以置换,“地点可以在任何地方,人物可以是任何人,时间可以是任何时间。”

“它们是了不起的小说,但也因为我们在他的小说中发现了一种特别坦诚和温柔的品质,既亲切又自然。”村上春树如此点评说。

日剧版《别让我走》

村上春树一针见血地点明了他的“国际化小说”风格。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

什么是国际化小说?

简而言之,我相信国际化小说是这样一种作品:

它包含了对于世界上各种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都具有重要意义的生活景象。

它可以涉及乘坐喷气式飞机穿梭往来于世界各大洲之间的人物。

然而,他们又可以同样从容自如地稳固立足于一个小小的地区。

石黑一雄的国际化观念或许与他年轻时的嬉皮潮流也有关系。在从事写作之前,石黑一雄的最爱其实是音乐,他玩过乐队,也热衷作词和作曲。

他的偶像是鲍勃·迪伦和莱纳德·科恩。如今虽然没能实现音乐梦,但他把自己的作品看作是“长版本的歌曲”,而那种自由的态度或多或少都体现在了他的文字里。

年轻时,石黑一雄也玩过乐队,自己写歌

今年宣布奖项的瑞典学院常任秘书Sara Danius评价石黑一雄的风格“融合了简·奥斯丁和弗兰茨·卡夫卡,并且还有一点普鲁斯特。”

她最喜爱的石黑作品是《被埋葬的巨人》,但她也说《长日将尽》是一部“以沃德豪斯的小说开场、又以卡夫卡的方式结尾的杰作”。

“他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作家。他不仅仅只看到事物的一面,他独自开拓了一整个美之宇宙。”

如果你想更了解石黑一雄

我们摘录了一些他的文字:

你不能永远总是对过去也许会发生的事耿耿于怀。

——《长日留痕》

人在一段时间内过分沉湎于思考一些问题时,出现考虑不周的情况是屡见不鲜的;而人往往要受到某些外部事件的偶然刺激时才会清醒地面对即成的现实。

——《长日留痕》

《告白有情天》电影剧照

我认为人的一生中总会有某个时刻,需要坚守自己的决定。一个说“这就是我,这就是我的选择”的时刻。

——《无可慰籍》

下棋就是不停地贯彻战略。就是敌人破坏了你的计划也不放弃,而是马上想出另一个战略。胜负并不是在王被将时决定的。当棋手放弃运用任何战略时,胜负就已经定局了。

——《远山淡影》

小时候我十分渴望成为舞蹈家或歌唱家。我努力啊努力,老天知道我努力了,可人们只知道笑话我,我觉得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

但是后来我长大一些,我发现这个世界也不是那么不公平。即使是像我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天赋的人,也仍然是有机会的。你仍旧可以在天底下找到自己的位置,不一定只能是个默默无闻的人。要做到不容易。

你得十分努力,不理会别人怎么说。可机会一定有。

——《小夜曲:音乐与黄昏五故事集》

如果一个人是在别人根本没有勇气或意愿去尝试的事情上失败了,那么他从这个角度回顾自己的一生时,肯定会感到一种安慰,一种发自内心的欣慰。

——《浮世画家》

数小钱,点硬币,一小时接一小时。如果我以后的生活变成这样,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浮世画家》

如果说有一件事是我鼓励你们大家去做的,那就是永远不要随波逐流。要超越我们周围那些低级和颓废的影响。

——《浮世画家》

动图出自电影《别让我走》

文 / 编_ Lee  图片 _ 来自网络

阿作、Cassie对本文亦有贡献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一个“日本人”,但不是村上春树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351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文学走廊, 新闻视线.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