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情报机构称朝鲜火箭燃料来自中俄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9-19,星期二 | 阅读:325

Kim Won-Ji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周六,在平壤播放的火箭发射画面。

当朝鲜相继在今年夏天和周五发射远程导弹,显示自己有能力打击关岛甚或美国本土时,美国情报机构认为,为这些武器提供动力的那种罕见、强劲的火箭燃料最初来自中国和俄罗斯。

美国政府正急于确定这两个国家是否仍在为这种极易挥发的燃料提供原料,如果是的话,是否可以中断朝鲜的供应,不管是通过制裁还是故意破坏。研究这个问题的人士日渐认为,美国应该把重点放在这种燃料上,要么阻断燃料供应——如果可能的话——要么利用其易挥发的特性,让朝鲜的导弹计划放缓。

但很可能为时已晚。情报官员认为,朝鲜的导弹计划已发展至不再依赖外部供应的水平,也许朝鲜自己已经在制造这种被称作UDMH的致命燃料了。尽管情报机构早已发出了朝鲜正在获得大功率导弹发动机和相关动力燃料的警告,但没有证据表明华盛顿曾紧急采取行动,切断平壤获得这种罕见推进剂的途径。

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和奥巴马政府的机密备忘录阐述了朝鲜对这种高效燃料的追求,如何会让它能够研制出可以打击美国本土几乎任何地方的导弹。事实证明,这些备忘录的预言颇为精准。

在回复《纽约时报》的询问时,国家情报总监的发言人蒂莫西·巴雷特(Timothy Barrett)称,“基于朝鲜显示出的科技能力,连同平壤对导弹计划的重视,朝鲜很可能有能力在国内生产UDMH。”UDMH是偏二甲基肼(unsymmetrical dimethyl hydrazine)的缩写。

考虑到生产和使用这种剧毒燃料的难度,一些专家怀疑朝鲜并未成功实现在国内生产这种燃料。在一些技术先进得多的国家,这种燃料曾造成严重的导弹和工厂爆炸。

至少在公开场合,特朗普政府对普通燃料——用来给房屋供暖和给车辆提供动力的石油和天然气——更为关注。美国试图中断朝鲜的这些供应,但上周,美国勉强接受了一项联合国决议中适度削减其供应的条款。

然而周日,特朗普提出,这些制裁正在起作用。他在Twitter上写道,他已同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通过话。他还抛出了给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新起的绰号。

“我问他火箭人(Rocket Man)还好吗,”唐纳德·特朗普写到。“朝鲜国内出现了等候加油的长队。太糟糕了!”

但在情报机构内部和几个研究此事的国会议员中,UDMH颇具吸引力,并被视作美国阻止金正恩导弹计划行动的天然目标。

“如果没有UDMH,朝鲜就威胁不到美国,就这么简单,”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任职的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爱德华·J·马基(Edward J. Markey)说。“美国情报界必须回答的问题是:他们的燃料来自哪些国家——有可能来自中国——以及朝鲜是否有库存,库存有多大。”

如今,生产这种化学制品的主要是中国、几个欧洲国家和俄罗斯。俄罗斯称其为恶魔的毒液。最近,在西方因其吞并克里米亚而中断供应后,俄罗斯才恢复这种燃料的生产。

白宫和美国情报机构拒绝回答如果真的为切断朝鲜的供应而采取了行动,那么具体行动是什么的问题,给出的理由是他们中断朝鲜导弹计划的行动在性质上属于高度机密。这些行动包括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2014年授权的网络攻击。

但是在朝鲜推进项目期间担任美国高级官员的四位受访者中,没有人回想得起有会议具体讨论过如何阻断朝鲜获得现在为其远程导弹提供动力的那种燃料的渠道。这四个人都说,虽然就如何惩罚朝鲜进行过广泛的讨论,但他们不记得有专门针对燃料的讨论。

在2012年和2014年,这种燃料两次被列入联合国安理会的禁止出口物品清单。专家说,很少有人注意到那些晦涩的内容。

“禁止向朝鲜出口的各种东西都设法进入了该国,”前美国国务院官员范恩·H·范迪彭(Vann H. Van Diepen)说。他曾是美国控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工作的关键人物。

但是,美国努力跟踪朝鲜进展的公开记录和非自愿公开的记录显示,十年前大家就日益担心朝鲜获得俄罗斯设计的发动机来为其导弹提供动力,并获得这种发动机的燃料。2008年10月,当时的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Condoleezza Rice)签署了一项标记为“机密”的备忘录,告诫盟国说朝鲜已经获得了以UDMH做燃料的发动机,这“代表朝鲜的液体推进剂技术获得巨大进步”,还说“朝鲜将得以研发射程更远的导弹”。

维基解密后来发布的文件中含有这份备忘录,它显示了在早期,美国努力想让签署了《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Missile Technology Control Regime)的国家防止这样的技术落入朝鲜、伊朗等国的手中。

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2009年接任赖斯成为国务卿时,也发出了类似的警告。“朝鲜的下一个目标可能是开发一个能够威胁世界各地目标的移动洲际导弹,”她给导弹控制组织的成员国写道。

间谍卫星显示,周五发射的这枚导弹高高飞过日本的北部,它以UDMH为动力,使用的是一种移动发射装置。

平壤在2010年底的一次阅兵式上推出一种名为舞水端(Musudan)的中程导弹之后,朝鲜对这种燃料的依赖逐渐增强。但大部分的相关飞行测试都失败了,有些爆炸成巨大的火球。

联邦官员、国会助理和火箭科学家说,新的线索表明,多年来,朝鲜是从其主要贸易伙伴中国那里获得了这种燃料、前体、秘密配方及制造设备。北京如今仍然在使用UDMH来发射卫星及其制造的弹头,并长期在全球范围内出口这种有毒物质。

中国一直否认为朝鲜的导弹项目提供援助,这种燃料被列入北京15年前制定的导弹相关材料出口管制清单。但是,维基解密披露的材料称,美国2008年的一份情报报告说,“在执行与导弹有关的出口管制方面,中国的过往表现并不稳定。”

一名高级行政官员承认,从政治上说,为某种燃料颁布一个特别的禁令应该不困难。虽然切断对朝石油供应可能会导致人道主义灾难,令人担忧2500万朝鲜人在冬季挨冻,但导弹燃料不是石油产品,而是属于一个高度易爆的化学品家族。

现在的问题是,朝鲜人是否已经有能力自己生产这种燃料了。鉴于该国在证明它可以对美国发动核攻击上的决心以及成功,专家们认为这无非是需要克服另一个障碍而已。

埃卡尔特·W·斯奈德(Eckhart W. Schmidt)写过一套两卷的教科书,介绍了UDMH这样的燃料,并曾造访全球各地的燃料生产厂,按照他的估计,“如果来自中国或俄罗斯的供应被切断”,朝鲜可以学会如何实现这种燃料的工业生产。

前国务院官员范迪彭说,朝鲜研发日益精密的导弹的这25年中,曾多次从外援那里获得过燃料、前体、配方和制造装备。他说,朝鲜可能已经拥有了一定的能力,可以生产这种不稳定的燃料——即使偶尔会引发悲剧。

“我的猜测是,”范迪彭说,“朝鲜对伤亡率的容忍度相当高。”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美国情报机构称朝鲜火箭燃料来自中俄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317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