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兰的战争 生存与正义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9-11,星期一 | 阅读:133

战争就是一部惊悚片,这或许就是诺兰和对生命心怀敬畏的人对战争最恰当的解读。

《敦刻尔克》的几个细节打动了我:

“菜鸟”士兵汤米一路落荒而逃,终于来到敦刻尔克海滩。遇到蹲在地上系鞋带的吉布森,汤米的第一反应是拿起他的水壶,战战兢兢地喝了几大口。两个年轻人像是流落荒岛被野兽追赶的逃亡者,无须交换信息就迅速结成同盟,成了彼此的依靠。

飞行员柯林斯的战斗机被敌机击中,无法继续执行任务。他冷静分析环境,决定不跳伞,而是在海面迫降。迫降成功,柯林斯长舒一口气。随即他突然发现,驾驶舱门打不开了,海水正在涌向他。刚刚还从容淡定的军人瞬间慌了神,那一刻,他失去所有理智,除了拼命敲打舱门,一切都无能为力。

汤米和吉布森与另一队士兵被困在搁浅的商船里,等待海水涨潮。海水来了,德军的子弹也来了,一颗颗触不及防的子弹在船身上留下小洞,如果不把洞堵上,船就浮不起来。这一刻,没有人站出来。中弹是死,等海水淹没船舱也是死,但谁都不愿做那个先死的人。

希里安·墨菲饰演的无名士兵被道森的帆船搭救,那颗击中船只的鱼雷让他彻底失了魂。前一秒他是为国家而战的军人,后一秒,他成了那个因恐惧而施暴的可怜人。

流浪的士兵们终于回到故乡。其中一个年轻人不屑地瞥了柯林斯一眼,赌气似地质问他:“刚才你们空军去哪了?”来迎接孩子们回家的老人赶紧安慰羞愧的柯林斯,让他别担心,大家知道他们做了什么。这对话不像发生在军人之间,更像是挨了欺负的孩子抱怨没搭把手的伙伴。

在真实的历史事件中,“敦刻尔克大撤退”从来不是一场胜利,它只是一次体面的失败,一次成功的逃亡。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从一开始就清楚这场撤退的性质,也从未试图在《敦刻尔克》中美化它。

这是诺兰对战争片的价值取向,他克制自己去渲染英雄主义,而是谨慎地呈示普通人的战争和生存的正义。

这样的解读方式也曾出现在众多经典战争片中。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在《拯救大兵瑞恩》的第一场戏中就制造了尸横遍野的场面,战场上无所不能的上尉约翰·米勒并非天生的军人,和平年代,他只是个温文尔雅的教书匠。战争改变了他,因为他要活下来。还有那位想在战争中锻炼自己的下士厄本,当炮火在耳边响起,他吓得站不起来,任敌人从自己眼前溜走。

凯瑟琳·毕格罗在《拆弹部队》里塑造了一个迷茫的参战者,拆弹专家詹姆斯面对的是看不到的敌人,打的是一场不知道对手是谁的战争,他只是天生好胜,技艺精湛。见了太多死亡,经历了太多生死抉择,詹姆斯已经不知如何面对平淡的生活,电影的结尾,他离开家庭,重返战场。

李安在他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也有过类似的表达。那群草木皆兵的年轻人努力学着大人的模样,他们已经与平凡世界格格不入。

这些经典电影都在试图告诉我们真相,战场上从来没有无畏的英雄,炮火之下,更多的是人的无助和悲凉,绝望中的勇气。

在采访诺兰的过程中,最打动我的是他的坦诚。他说,对于历史和战争,他一直持谨慎态度。他不曾经历任何一场战争,但相信,那注定是噩梦一场。他不敢用自己浅显的理解去解读战争,他更愿意把《敦刻尔克》拍成一部悬疑惊悚片。

战争就是一部惊悚片,这或许就是诺兰和对生命心怀敬畏的人对战争最恰当的解读。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诺兰的战争 生存与正义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3028.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