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记者来鸿:鄱阳湖那样的悲剧 起因何在?

来源:BBC英伦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9-8,星期五 | 阅读:261

肯尼亚,河岸成了悬崖

中国最大的淡水湖、位于江西的鄱阳湖,有人担心,她水位枯竭、渐成死湖,给当地生态、环境、以及民生带来严重影响。这类环境危机,并不仅仅出现在中国。或许你鲜有听说,它的起因,其实是微不足道的……沙子。

沙。每每看到这个字,是不是总会想起快乐的假日?一桶桶扣出来堆个沙堡;看一个个小螃蟹惊慌失措地爬过沙丘;在沙滩上挖个大大的坑藏进去,看准机会突然跳出来吓人一大跳……

没有沙子,就没有那些金黄、银白的海滩。成千上万年的风吹雨打,造就了无论如何也数不清的那些微小、晶亮的沙粒。

你或许会想,沙子肯定是无限的吧?不对。实际上,沙子快被用光了。

肯尼亚Tiwi地区的海岸。采砂导致海滩塌陷、甚至消失,这里是海龟一个重要的产卵地。

细想一下其实不难理解。所有的主要建筑材料包括水泥、砖、玻璃,都是用沙子做成的。人口爆炸,必然需要大搞建设,因此,沙子就成了地球上使用量位居第二的自然资源,排名第一的是:水。

每年,全世界用掉的沙子吨数要以十亿来计算。

联合国估计,仅在2012年,全球用掉的沙子就可以砌成一堵高27米、宽27米的墙,绕赤道转一圈。

其实,我们不用去沙滩,就已经被沙子包围。我们所处的城市实际上就是一座巨大的沙堡,不过改扮成水泥状而已。

用于基建的沙子主要来自于河床和海洋。原来,沙漠里的沙子过于细腻、不能用于基建。比如在迪拜,一个接一个庞大的建设项目,很快就让迪拜用光了海洋沙子。尽管这是一个建在沙漠上的城市,现在迪拜却要从澳大利亚进口沙子。

荒谬吧,沙子成了贵重商品,可以卖给沙漠中的阿拉伯人!

肯尼亚Tiwi,珊瑚礁不远处的采砂船,飞扬的砂石落在珊瑚礁上,鱼窒息而死;混浊的海水给海龟觅食增加了难度

沙子看上去很不起眼,但是,对沙子的需求正在引发严重的后果:生态系统遭破坏、人类丧失生计、甚至生命。

比如在印度,已经出现了沙子黑市,由凶暴的沙子黑帮控制;

有报道说,黑帮雇用贫穷的农民采砂,卖给非法企业,并通过贿赂官员等手段,把沙子卖到国外牟取暴利。黑帮为争夺、控制采砂,不惜使用恐吓、暴力等手段。

再比如在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由于被连年过度采砂面临枯竭。附近大批当地人以捕鱼为生,生计受到影响。再说,这里每年也是大批迁徙候鸟落脚的地方。

鄱阳湖:候鸟的乐园(新华社图片)

鄱阳湖采砂现状:英国《卫报》2017年2月报道片段。如果您想阅读英文原文报道,请点击这里。

每天,这里都可能有数百艘采砂船,有些船很庞大,像反转过来的公寓楼,最大的每小时采砂量高达10000吨。最近一项研究表明,每年从鄱阳湖采获的砂石大概为2.36亿立方米。这样看来,鄱阳湖成了地球上最大的采砂矿!

美国阿拉巴马大学地质学家山克曼(David Shankman)说,“我做计算时简直不敢相信!”

研究人员相信,所有那些开采活动,是近年来鄱阳湖水位急剧香江的关键原因之一……水位下降导致水质下降、向周围湿地供水下降。对该地区的“居民”–人和动物都包括在内–的后果可能是毁灭性的。

旱季,当地人在沙地中挖井取水

肯尼亚,在马瓜尼郡这样贫穷落后的乡村地区,从河床挖沙还让一些乡村失去了水源。

预计肯尼亚人口将在今后40年内翻一番,因此,肯尼亚必须上马一些规模庞大的基础设施,比如不久前开通、由中国投资修建的蒙巴萨—内罗毕标轨铁路。

但是,这样的基建项目需要大量的沙子,肯尼亚的海岸和内陆河床近年来都遭到过度开采。不过在马瓜尼(Makueni)这样的地方,后果更为明显、严重。

竣工不久的蒙内铁路全长609公里,修建用掉的沙子数以百万吨计

更多阅读中国建筑热催生采砂热:

根据联合国贸易统计署2016年的数据,中国约占全球沙子进口量的五分之一。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预警和评估部门的科学总监佩杜兹(Pascal Peduzzi)2016年时曾经说过,由于疯狂兴建大坝、道路、建筑和工厂,中国过去4年的用沙量比美国过去1个世纪还多。

他说,中国甚至还在暗礁上堆积大量沙子,以此建设新的岛屿,扩大在南中国海的据点。

建设热潮催生中国对沙子的巨大需求

马瓜尼很热,气温超过35度,含沙量较高的季节性河流穿过干燥的土地。雨季,降水渗透入沙层储存;旱季,总计将近100万的当地人靠在河沙中挖洞取水过活。但是,如果采沙过度、剩下的就是岩床,雨季时降水只会流过、不会储存。

今年早些时候,我在马瓜尼各地走访了几处采砂场。在Kilome Ikolya河畔,看着枯干的河床和旁边红棕色悬崖般的落差,一位名叫安东尼的当地人告诉我,”我们把这叫做死河。”

两三年前,这条河流还是和周围等高的,现在,从河岸到河床落差足有将近10米!”悬崖”侧壁,可以看到突兀的树根。安东尼说,”现在在这一带,没人能找到水了。”

安东尼说,我们现在把这条河叫作“死河”

对于某些人来说,沙子意味着生命,对于其他人来说,沙子意味着金钱。在这样一个就业机会贫乏的地方,很明显,绝望的人会做绝望的事。

当地社区有一个非常有名的警察,他叫杰弗里·卡斯奥基(Geoffrey Kasyoki),曾经试图阻止非法采沙。2011年2月,光天化日之下,一群年轻人向他动手,朝他射毒箭,猛击他头部,割破他的皮肉。

杰弗里的遗孀站在他的坟头边对我说,”采砂人是想发出一个信号:休想阻止我们。”

艾琳的丈夫杰弗里生前是警官,为了保卫沙子殉职

说话间,她伸出手,抚摸前夫葬身之地—一座沙色的坟墓。她胸脯一起一伏,泪水低落双颊……

安东尼陪我一起沿河漫步,我们看到,正午骄阳的暴晒之下,采砂人在辛苦地忙碌着,采沙,等候装车。

采砂人堆好沙子、等着卡车来收。就在Nthange河这一段,每天挖砂的总量多达100吨

看到眼前的一幕,我想到的或许只是沙子是否将成为我们遥远的童年记忆,但是我身边其他人的担忧更加迫切。

对他们来说,有沙和没有沙,区别可能是吃饱还是挨饿、喝水还是渴着、和心上人共同生活还是今生永别……

RACHEL REED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BBC记者来鸿:鄱阳湖那样的悲剧 起因何在?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300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