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的送礼文化

来源:BBC英伦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8-28,星期一 | 阅读:109

里娜·黛安·卡瓦利亚尔

fd039245d688d43fe2b0c43a771ed21b0ff43bd8.jpg帕萨路伯翁并不仅仅是一份纪念品,它还可以通过分享好运加强友谊和社区关系。

因为母亲在海外工作,所以小时候我总盼着收到妈妈从国外寄回的帕萨路伯翁(伴手礼)。每隔几个月,我都会收到返乡包裹(“balikbayan boxes”,意即”寄回国内”的包裹),里面装满各种东西,有巧克力、罐头、洗漱用品、化妆品、衣服、鞋子,还有一些在菲律宾买不到或见不到的东西。这些礼物都是妈妈精挑细选、悉心打包好的,她希望通过这些东西填补由于自己远在国外使女儿产生的空虚感。

菲律宾语中,”pasalubong”源于”salubong”一词,意为”见面”或”欢迎”。给”salubong”加上前缀”pa”后,这个词就从动词转变成”遇见”、”欢迎”的名词形式,由此可见,帕萨路伯翁是指一种纪念品——送给别人的礼物。

赠送帕萨路伯翁这一礼节何时兴起,实在难以确定。菲律宾大学的人类学教授内斯特·卡斯特罗 (Nestor Castro) 博士认为,早在西班牙统治菲律宾之前,帕萨路伯翁就已出现,理由是 pasalubong 一词是菲律宾本土语言,而菲律宾人早期曾参与过远途贸易。

这一观点得到菲律宾大学另一位人类学教授迈克尔·陈 (Michael Tan) 博士的支持,他这样写道,”……我认为这种习俗起源于交通不发达的时代,那时人们对于能够回到家乡充满感情。他们走得越远、抵达的地方越艰苦(例如那些身处海外的菲律宾人),往国内寄东西的意义就越是重大。”

a50f4bfbfbedab64888f2708fd36afc378311e7c.jpg“pasalubong”源于”salubong”一词,意为”见面”或”欢迎”。

但是,帕萨路伯翁并不仅仅是一份纪念品或礼物,它的背后蕴含着重重含义和传统文化。

“帕萨路伯翁是一种本着互惠原则做好事或赠送礼物的行为。”菲律宾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兼马尼拉雅典耀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院教授级讲师玛丽·雷斯利斯博士(Mary Racelis) 这样解释。她认为,往国内寄帕萨路伯翁表达的是某些特殊的文化含义:增强与收件人的友谊、表达对收件人的尊重、希望收件人也能有机会出国,以及表达自己虽然身在国外却仍然挂念着对方的心情。

帕萨路伯翁也并不仅仅指国外务工人员所寄回的包裹,它也可能只是父母下班后带回家的一盒甜甜圈,或者外出旅游时买回的当地美食。帕萨路伯翁既可以是他人从家乡带来的特产,也可以是收礼者买不起的物品。

每次我在外旅游的时候,都会琢磨买些什么东西作为帕萨路伯翁带回家,我会选择一些和我所去过的地方有关的东西,比如菲律宾中部玻尔岛 (Bohol) 省的”花生之吻”,巴拉望岛上公主港的”ube hopia”(一种紫薯馅儿的月饼状油炸点心),菲律宾南部达沃 (Davao) 地区的榴莲糖,巴厘岛的蜡染布裙,马来西亚印有双子塔的衬衫,澳大利亚的”Tim Tam”饼干,新西兰的巧克力曲奇等。

d4628535e5dde711b02f293eadefce1b9c16617c.jpg从菲律宾旅行常带回”Sapin-sapin”(一种有多个颜色的糯米饼)、”espasol”(一种用椰奶制成的米饼)和”bagnet”(一种脆脆的油炸五花肉)等特色美食。

我也曾收到过家人、朋友或同事旅行后寄给我的帕萨路伯翁,有马尼拉南部拉古纳省的”espasol”(一种用椰奶制成的米饼)、马尼拉北部马拉邦市的”sapin-sapin”(一种有多个颜色的糯米饼)、菲律宾北部佬沃地区的”bagnet”(一种脆脆的油炸五花肉)、沙特阿拉伯的椰枣、耶路撒冷的念珠,还有他们几乎每到一个城市或一个国家后都会购买的钥匙链及冰箱贴。

不过帕萨路伯翁不再仅仅是菲律宾人的习俗,不少外国人在听说帕萨路伯翁后也欣然采纳。我曾经收到过国外同事从法国寄来的牛轧糖和马卡龙,还有从澳大利亚寄来的巧克力。出于善意,我们会回赠给他们各种物品,比如用木头做成的”carabao”(菲律宾的一种水牛)小饰品、卡皮斯的贝壳杯垫,或者是吉普尼车(菲律宾的一种交通工具,由美国吉普演化而来)的小模型。去国外拜访他们公司的时候,我们会带上芒果干(这在菲律宾是一种最常见的礼物)。

人们送出礼物后都希望对方能够给予回赠,这是帕萨路伯翁习俗最重要的一部分,是礼尚往来的体现。同时,人们也希望自己送的礼物能够让对方喜欢,让他们开心。

ac6eddc451da81cb4964e9055866d01608243173.jpg游客通常会将小木雕等菲律宾小饰品带回国内作为馈赠之选。

在国外工作的菲律宾人(或称作 OFW)对帕萨路伯翁寄予厚望。”他们远赴国外,给人一种赚了很多钱的感觉,而帕萨路伯翁便是他们展示自己财富的一种方式。”雷斯利斯博士解释道,”对于直系亲属而言,帕萨路伯翁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自己远离家人、不能全家团圆的缺憾。”

随着前往其他国家工作的菲律宾人越来越多,尤以前往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科威特的人数最多,寄回菲律宾的返乡包裹(”balikbayan box”)也越来越多。”在国外工作的菲律宾人往国内寄回大量物品,针对这种现象,物流公司创造性地发明出返乡包裹(”balikbayan box”)。”雷斯利斯博士说道,”他们认识到这种市场需求,就立即采取应对措施,设计出这种包裹,它既结实牢固,又便于组装和叠放,同时尺寸也适于空运。”

即便返乡包裹在寄件人回家前送到也不要紧。

“人们远行归来时会随身携带帕萨路伯翁。而有了返乡包裹后,即使人未到家,礼物也会直接寄到亲人或朋友那里。”卡斯特罗博士表示。

a1ec08fa513d2697905162955ffbb2fb4216d87c.jpg在国外工作的菲律宾人对帕萨路伯翁寄予厚望,希望借它弥补不能全家团圆的缺憾。

出外旅行的人越来越多,返乡包裹又如此方便快捷,那么帕萨路伯翁会不会就此失去它原有的意义?

“因为现在有不少东西很容易就能买到,所以有些帕萨路伯翁不再像以往那样意义重大。”卡斯特罗博士说。

谭博士这样写道,”如果你也像我以前那样经常出行,那么你就会发现,与其说购买帕萨路伯翁是一种慷慨和愉悦的行为,不如说它变成了一件你必须去做的乏味之事。因为我们感觉有义务为每个人挑选礼物,而我们买礼物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把它们送出去。”

同时,雷斯利斯博士也指出,他人对收到礼物的过高期望也让那些在国外工作的菲律宾人心生不满。她表示,当这些人第一次回国后,他们很乐于分享在国外工作获得的好处,并通过带回大量的帕萨路伯翁来证明自己的成就。但是,买这些礼物要花掉大笔钞票,这就导致他们每次回国后的幸福感大大降低。

尽管如此,帕萨路伯翁在菲律宾文化里还是稳稳地占有一席之地。”帕萨路伯翁继续扮演着连接游子与祖国、家人及朋友的角色。”雷斯利斯博士说。

“”我们不应该低估文化的修复能力。”卡斯特罗博士补充说,”菲律宾人对帕萨路伯翁的渴望是家庭观念和传统观念的体现。”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菲律宾的送礼文化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281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