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印度争为藏医药传统申遗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8-23,星期三 | 阅读:235

MIKE IVES 2017年7月27日

b151f8198618367ab56cde0024738bd4b21ce502.jpg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中国青海省,青藏高原的杂多县附近,一名西藏牧民正在寻找冬虫夏草。冬虫夏草是藏族和中国传统医药的珍贵药材。

香港——若干世纪以来,中国和印度围绕喜马拉雅山的角力从未停止。中国军队在1950年进驻西藏。印度在1959年为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提供了庇护。三年后,两国在边境打了一场战争。目前,它们正因为中国与喜马拉雅山区不丹王国存在争议的一个地区僵持不下——印度支持不丹的主张。

两国之间最新的争斗焦点是,谁可以正式把古老的藏医药传统归为本国的国家遗产。彩头为:国际声望以及获得重大商业回报的可能性。

c8177f3e6709c93d5031af2a953df8dcd000542f.jpgPrakash Singh/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达兰萨拉一家诊所内,传统藏药正被打包,将由快递送到患者手中。

今年3月,中国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简称UNESCO)提交文件,请求其将藏医药学(sowa rigpa)的多种疗法之一藏医药浴法,认定为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UNESCO的官网显示,这一申请将在明年被审查。几乎同一时间,印度就整个藏医药学递交了自己的申遗文件

“如果中国正在申请,印度当然也可以申请,”印度鹿野苑西藏研究中央大学(Central University of Tibetan Studies)副校长格西·阿旺桑登(Geshe Ngawang Samten)说。“这也是印度文化。”

流亡藏人以及研究藏医药的西方人类学家称,很难预计UNESCO的认定会对这一领域产生哪些实际影响。

他们说,如果能让乡村地区的藏人享有医疗服务的渠道得到拓展,促使更多藏医药从业者受雇成为高级顾问,或者推动药品生产监管法规的出台,那么其认定或许是有益的。

但人们担心,UNESCO的认定也许可以促进商业开发,却不能解决该领域的一些基本问题,比如传统方剂遭到篡改和野生药材被过度采挖。

藏医药的基本文本应该“由全世界共享”,达兰萨拉藏医历算学院(Tibetan Medical and Astro-Science Institute)院长扎西·次仁普日(ashi Tsering Phuri)说。达兰萨拉是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赖喇嘛就住在那里。“它不应该成为两个大国之间的一个争议问题。”

目前,应用藏医药学的有中国、印度及周边的不丹、蒙古和尼泊尔等国家。与其对应的“sowa rigpa”在英文中常被译为 “the science of healing”(治愈的科学),很多西方学者认为,该学科现存的基本文本《四部医典》(The Four Tantras)是由12世纪的一名藏医学家编撰而成,而其前身可追溯至8世纪或更早的时间。

西方学者称,直至1990年代初尚未看到中印两国争着宣称藏医药学是本国文化遗产的迹象。但他们说,大约20年前,人们开始意识到藏医药的潜在商业价值。

位于维也纳的奥地利科学院(Austrian Academy of Sciences)的医学人类学家斯蒂芬·克鲁斯(Stephan Kloos)说,他的初步估算结果显示,该产业的价值可能达到10亿美元。他说,在印度,就连非藏人也开始把藏医药视作商机。

但这种经济潜力也让一些专家感到担忧,他们说,这个传统上有赖于在山区采集野生动植物的产业,其实与大规模经济并不契合。

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人类学副教授、藏医药问题专家西恩娜·拉达·克雷格(Sienna Radha Craig)说,一种可能性是:UNESCO的认定会促进该产业的增长,环境却没得到适当的保护。克雷格说,在印度、中国和尼泊尔,拓展该产业的努力远远超出了“认真培育和保育”的努力;她还表示,“到了一定程度,会完全难以为继。”

2010年,印度正式把藏医药纳入本国的医疗体系。印度在一个政府网站上指出,尽管“关于这种医药传统的起源有各种说法”,但它的大多数理论和实践与阿育吠陀的类似。印度称,阿育吠陀这种传统医学最初是在3世纪传入西藏的。

西方学者说,阿育吠陀医学和藏医药之间有明显的历史渊源。但印度最近向UNESCO申遗,招致了中国专家的反击。

今年4月,官方报纸《环球时报》引用中国社科院民族学家秦永章的话称,“事实上,藏医药不仅起源于中国,而且是在中国发展壮大的。”

中国最近递交给UNESCO的申请书称,温泉浴和药浴疗法——名为藏医药浴法——是由“西藏人民开发出来的”,在中国西部的很多地方十分流行,其中包括西藏自治区。

申请书称,UNESCO如能将藏医药浴法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将会增进“中国民众”对这种疗法的认识,同时“在不同民族群体之间促进关于健康的对话以及对自然的尊重。”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从事印-藏佛教研究的教授罗伯特·瑟曼(Robert Thurman)说,由于中国“强行”拥有了青藏高原的大部分地区——据他说那里有很多矿泉——它向UNESCO递交申请是说得通的。

“但坦白说,以某种方式声称中国是这种传统的发源地,显得挺傻的,”瑟曼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UNESCO中国委员会办公室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接起电话后表示,政府正忙于准备提交给Unesco的书面材料,所有相关信息都属机密。

UNESCO称不能就自身正在处理的文件置评。身在曼谷的UNESCO发言人诺埃尔·博文(Noel Boivi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该机构鼓励多国联合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提名申报。

接受采访时,两名知名藏人对UNESCO的程序意见不一,并表示藏人在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方面没有容易的选项。

谈及中国的申请,生活在北京的藏人作家茨仁唯色(Tsering Woeser)说,“作为藏人自己,则又一次被代表、被代言。”

但她表示,“如果不利用当局的资金与机会,包括藏医学在内的诸多传统文化会日益凋敝。”

纽约州尼亚克的藏医学家扎西饶登(Tashi Rabten,音)博士说,整体影响会是正面的,不论提交申请的是哪个国家,但前提是UNESCO明确认定这一传统属于藏人——而非其他任何人。

维也纳的医学人类学家克鲁斯说,应用藏医药学的各个国家应该开展合作,如果其目标是让藏医药学得到国际认可的话。

“但政治潜藏其中,”他说,“尽管一切真的只应该关乎医药方面的考量。”

Ayesha Venkataraman自印度孟买对本文有报道贡献。Karoline Kan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与印度争为藏医药传统申遗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273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