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瘟疫如何改变了世界

来源:译言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8-15,星期二 | 阅读:294

落叶村

斯诺曾给维多利亚女王做过私人医生,女王生孩子用的就是他的麻药,他被称为麻醉医学和公共卫生医学的开拓者;因为对霍乱的研究,他成了流行病学研究领域的先驱;因为那张亲手绘制的「死亡地图」,他在数据可视化领域也被人视为「先驱」……

前不久,一位资深媒体人说,中国人以前喜欢「言必称『商业』」,现在则喜欢「言必称『技术』」,尤其是媒体圈的人。之所以出现这种转变,可能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技术能改变未来」。

「技术」很重要,这一点毋庸置疑。不过,人类世界的演变,并不是完全由「技术」来主导的。

2015年,麦肯锡的3位学者合著了一本书《非常颠覆》(No Ordinary Disruption: The Four Global Forces Breaking All the Trends),书里说,能够重塑未来世界的力量主要有4股:人口问题、全球化、城市化、技术。前三股力量的颠覆性,绝不亚于「技术」。

Steven Johnson的《死亡地图》,可以归到「四大颠覆性力量」之一的「城市化」范畴。

《死亡地图》的男1号是医生约翰·斯诺(John Snow),不是《权力的游戏》里的Jon Snow;男2号是助理牧师亨利·怀特黑德(Henry Whitehead)。

《权力的游戏》剧照

不过,用作者的话来说,这本书有四位主角:一种致命的病菌(霍乱),一个大城市(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两个才能卓越却迥然不同的人(约翰·斯诺和亨利·怀特黑德)。

对很多人来说,约翰·斯诺的名字不算陌生。很多书都记载过斯诺医生的故事,比如人教版高中英语教材,第一单元就讲了斯诺医生对抗霍乱的故事:人微言轻的斯诺医生,大胆质疑「权威专家」们的「瘴气说」,最终证明了霍乱的真正元凶是水,从而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众多公开读物和百科资料都曾介绍过斯诺:斯诺曾给维多利亚女王做过私人医生,女王生孩子用的就是他的麻药,他被称为麻醉医学和公共卫生医学的开拓者;因为对霍乱的研究,他成了流行病学研究领域的先驱;因为那张亲手绘制的「死亡地图」,他在数据可视化领域也被人视为「先驱」……

约翰·斯诺医生,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这本《死亡地图》在写法上可圈可点,读来犹如一部文学作品,用类似推理的笔调再现史料,在引人入胜的同时能够带你清晰地思考。

除了这一点,跟同类题材的读物相比,这本书具体都有哪些特别之处呢?

首先,作者没有拾人牙慧、人云亦云地重述这个故事,而是最大程度还原了那段历史。

书里的内容,除了来自官方史料之外,大多来自亲身经历者的第一手叙述。虽然作者根据文学作品惯例,为特定情境中的人物配上了一些想法,但这些想法也都是有史可查的,都是人物在霍乱爆发时和爆发后的真实想法。

此外,正如一位读者所说,这本书值得肯定的地方,还有它的「细节之美」。开篇对维多利亚时代伦敦的描写,不由让人想到了狄更斯的作品。对掏粪人、拾骨人、阴沟人等底层社会的刻画,颇为生动感人,对读者的感官有很大的冲击力。

其次,还有一点不得不提,那就是作者对亨利·怀特黑德的肯定。作者把怀特黑德也当成「主角」来对待,用大量章节还原了怀特黑德的重要工作。

很多大众读物也常提到怀特黑德,但多把他定位为「尽职的学徒」,他的作用就是协助斯诺挨家挨户地调查情况——大部分的时候,斯诺是在孤军奋战。实际上,怀特黑德的作用远不止于此,他是斯诺思想最强大、最具影响力的「布道者」。

斯诺的「水传播理论」固然意义重大,但该理论最终被政府和公众接受,主要是怀特黑德的功劳。如果没有怀特黑德的信任和帮助,没有怀特黑德在教区的影响力,也就没有后来对宽街水井的二次挖掘,也就无法发现水传播理论的铁证,斯诺的思想就不会得到认可,也就无法挽救那么多人的性命,流行病学研究、公共卫生医学乃至城市规划等领域的发展,或许会因此滞后很多年。

亨利·怀特黑德(Henry Whitehead),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再次,本书没有停留在斯诺对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的贡献,而是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分析斯诺对抗宽街霍乱事件对城市规划发展的贡献。

斯诺和怀特黑德对人类的城市化进程有着巨大贡献。在宽街霍乱事件之前,城市发展一直受制于疾病,在疾病面前,城市曾是最无助、最可怜的受害者。

在城市发展史上,「宽街霍乱」是重大的分水岭。因为斯诺和怀特黑德的理性精神,因为他们的调查研究,城市征服了疾病。宽街事件引发了重要变革,城市规划将公共卫生纳入重要议程。在宽街事件中,各种各样的专业知识已经开始萌芽:流行病学、公共基础建设工程学、废物处理和回收,等等。用作者的话来说,「宽街的胜利就是流行病学、科学推理和信息设计的胜利……也是都市化的胜利。」

曾几何时,人口密度一直是城市管理者们担忧的问题,密度大甚至就意味着瘟疫和城市的衰落。由于宽街事件,150后的今天,我们才能把人口密集当成城市的优势——密集的人口有利于创造更多的财富,更多的机会。「城市化」的可持续性,才有了可能。

此外,作者还进一步把全球化背景下的各国城市发展,与150年前的伦敦进行对比,对城市发展的诸多困境进行了探讨。

比如,20世纪以来,南非、印度、孟加拉国、伊拉克等发展中国家仍然出现霍乱,仍然面临着150年前英国伦敦曾面临的问题。

比如,当下世界各地的棚户区居民人数,已经超出10亿,他们的生活场景依然带有维多利亚时代伦敦底层居民的痕迹。「他们在一个认定他们已经没有未来的城市里,为自己建造出未来」。作者认为,棚户区不是贫穷和犯罪的污水池,它们是发展中世界走出贫穷的基地。作者同时也认为,棚户区依然面临很大的障碍。最迫在眉睫的就是伦敦曾面临的净水问题。

除了净水及疾病问题,作者还用了不小篇幅,对城市发展的其他威胁进行了探讨,比如恐怖袭击,比如能源问题。

本书还告诉我们:斯诺「死亡地图」的影响力,不仅体现在疾病领域。斯诺在街道图上标出了水泵位置和霍乱死者人数;如今,在谷歌地球等地图的基础上,则出现了五花八门的各类地图,比如:公立学校地图、外卖地图、酒店地图、同性恋酒吧地图……

约翰·斯诺医生绘制的死亡地图(Ghost Map),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我们能够享受如此便利、如此直观的查询方式,也要感谢斯诺当年的贡献。

在这篇书评的最后,还有一点不得不提。作者指出,宽街霍乱的例子不仅说明科学最终会战胜流言,也证明「非专业人士」的参与能起到很关键的作用。

斯诺本人就算是一位业余爱好者。他并没有专职研究过霍乱,他对霍乱的兴趣更多的是爱好,而非真正意义上的职业。

而怀特黑德则是彻头彻尾的外行了,不是专家,不是官员,也不是权威,没有受过医学培训,对公共卫生也不了解。但是,在伦敦史上最具破坏力的一次霍乱来临时,怀特黑德却成功解开了瘟疫背后的谜团,没有专业知识和相关经验的他,只是凭借开放探索的心智和对该地区细致深入的了解,便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在互联网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Steven Johnson的这一论断非常有意义,它与Web 2.0以来尤其受到重视的「集体智慧」非常契合。维基百科的成功,就打破了只有专业人士才能编写百科知识的偏见;而前面说到的各种个性化地图,靠的也正是广大业余人士的贡献。如何通过技术等手段,让城市(乃至乡村)的人连接起来,更好地激发城市的创造力,也是一个有趣的议题。

如果你关注城市的发展,关注它的过去与未来,这本书值得一读。

《死亡地图——伦敦瘟疫如何重塑今天的城市和世界》

作者: 〔美〕史蒂芬·约翰逊 (Steven Johnson)

这是一个关于瘟疫的故事,一个关于瘟疫如何创造了我们今天生存的城市、世界的故事。在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伦敦,作为一座现代化的工业大都市,仅仅拥有着伊丽莎白时期古老的公共基础设施。 在当时,每隔个四五年,伦敦就要爆发一次霍乱,每次爆发都要夺走伦敦上万条生命,进而波及到整个英国。一位名为约翰·斯诺(John Snow)的医生,做了一系列的研究,证明霍乱存在于水中。在无人相信的情况下,一位牧师亨利·白石帮他绘制地图,将取水饮用的人们与未取水饮用的人们绘在同一张图上,将每个街区的死亡人数标在上面,越远离水泵,死亡人数越少。约翰·斯诺与亨利·白石拯救了伦敦城,那是英国*后一次发生霍乱。人们开始修建下水道,构建城市公共设施,保证水源的清洁,避免与污物处理源进行接触。这张死亡地图创造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让所有后人得益。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一场瘟疫如何改变了世界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2524.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图书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