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风水迷信肆虐于名校

作者:方玄昌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7-6,星期四 | 阅读:594

作者:方玄昌

允许“风水学”和“通灵术”走进高校讲堂,是对高校声誉及师生智商的一种羞辱;它同时也是对当下教育体制的一种羞辱。

本文是解读朱清时院士挑起的“科学和玄学、迷信大争论”系列文章第五篇。点击阅读第一篇《方舟子:人能够长时间“辟谷”吗?》;第二篇《方玄昌:教你辨识玄学骗术》;第三篇《方玄昌:“舍利子”究竟是什么》;第四篇《历史上那些朱清时:当科学的美遭遇反科学的蠢

中国人民大学里面有一座形状怪异的建筑,叫做世纪馆。从哪个角度看,它都长得像一具棺材。没错,这就是一具棺材,连同周围种植的“几”字形柏树,都是按照墓地的格式设计的。

中国人民大学的“世纪馆”

这是人大一个公开的秘密。这具棺材,不仅要讨“升官发财”的谐音口才,还是根据所谓“风水学”,取“至阴至纯”之地,以“玉石琉璃棺材格”来提升人民大学的“气脉”。

这具棺材绝不是人大校内唯一的风水“成果”。与它一样突兀的建筑,还有矗立在知行楼区几座女生宿舍中间、并明显高过周围女生宿舍的那座男生宿舍楼。据人大学生介绍,这是因为女生宿舍楼“阴气”太重,需要一座更高的男生宿舍、以“阳气”来“镇压”。据说,明德楼的设计更是集风水“学说”之大成。

人大师生不仅时常会将这些风水作品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甚至还有教师在课堂上公开议论;对风水指导本校建筑设计的态度,也是有褒有贬。

诸位先别急于批判人大的“奇葩”属性。尊崇算命、风水等玄学邪说,决不是人大特有的现象,国内诸多的高校,包括最负盛名的那几座学府,都有类似“传统”:风水师曾经荣登北大讲堂(详情见后面附文);北师大有过不止一位推崇风水的“地理专家”;最近,“通灵术”还差一点进入了清华讲堂。

“清华大学一次被及时叫停的通灵报告”

笔者曾经跟许多人一样,惊奇于田松、刘兵、江晓原等所谓“反科学文化人”怎么能混进北大、清华、复旦及北师大等著名学府当教授,并且还混得风生水起——他们比绝大多数的科学教授都更有名、更招人待见,并且他们的弟子们还遍布于各科学传播机构,甚至把控了相当一部分科学传播机构,乃至于让这些所谓的“科学传播”机构,都变成了反科学、宣扬伪科学的大本营。在近十几年来的反转基因风潮中,也处处有着这个群体的影子。

但自从发现风水等玄学迷信肆虐于各高校之后,笔者对这些现象反而不奇怪了。反科学和伪科学,原本就是一而二、二而一的,是一体的。大家看看十几年前中科院科学史所那个打着“天地生人”旗号反现代科学的群体就知道了,他们一方面要推翻整个现有科学体系,另一方面又要把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那些糟粕(占卜、算命、风水等等)及其衍生物扶正为“科学”——毕竟,他们内心深处还是知道“科学”两个字的真实意味及其在现代社会的地位的。

或许,这本来就是当下我们高校教育环境及水平的真实反映。至少,我们的教育管理者,依然有相当一部分人在很大程度上认同这些糟粕。

有人会拿蔡元培所提倡的“兼容并包”的教育理念来为这一系列现象做辩护。笔者不得不说,这些辩护者,完全是错解了蔡校长这一教育理念的实质。蔡元培提倡要“兼容并包”的,指的是学术思想(当年他更强调的是新思想),并不包括垃圾,尤其不包括那些已经腐臭得不可回收的垃圾。

站在现实角度,高校容纳这些垃圾,不仅与文明的发展背道而驰,而且也是反教育的——它将在很大程度上抵消掉过去几十年我们所提倡的科学教育的成效。毕竟,我们不能要求所有民众(包括高校学生)都有足够的辨识能力。

正如允许不知氯化钠为何物的崔永元进高校讲转基因属于对这所高校师生智商的侮辱一样,允许“风水学”和“通灵术”走进高校讲堂,同样也是对高校声誉及师生智商的一种羞辱;它同时也是对当下教育体制的一种羞辱。

 

附文:

风水进北大:“帮北大看看风水吧”

北京大学的门岗查证很严,但这并未妨碍风水先生走进北大。蔡元培提出的“兼容并包”理念今天演绎成了高校风水课。

《科学新闻》撰稿 孙滔

(2009年)11月22日晚,大冷的天,黑漆漆的夜。二教,这座北大最宽敞豪华、可抵御八度(烈度)地震的教学楼。黑板上,粉笔字歪歪斜斜地写着“从科学视角解读风水”,似乎感觉这个说法不够科学,少顷,主持人匆忙上前把题目改成了“从科学视角解读风水学”。坐在记者旁边的一位嘀咕,“一字之差,是不自信的表现吧?”

讲座由北京大学易学社主办。如北大很多著名教授的讲座一样,胡一鸣的讲座尚未开始就已座无虚席,后来者只能坐在地板上,或者挤在角落里。

非常之处是,除了捧着诸如习题集、英语备考书籍的学子,一些操着各式方言的人士也风尘仆仆专程赶来。更有甚者,因朋友推荐,还有人提前一天专程从香港赶来听这个讲座。

除了胡一鸣本人写博客预告讲座活动,还有人专门为胡宣传。早在11月18日,就有名为梁柏华的人士在新浪博客宣告:恩师胡一鸣于11月22日在北京大学作风水演讲——《从科学视觉解读风水》(注:与胡一鸣的演讲题目有出入)。

胡一鸣是谁?其搜狐博客的介绍是:国际建筑风水研究学会理事长、北京大学易学社专家顾问。博客备注文字还写道,“网络上说:胡一鸣老师是许多命理学家公认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命理专家,最精准的台湾八字命理大师。”

网上同时也有人称,胡“根本就是一个穷光蛋,其实是在台湾混不下去才来大陆的”。

但胡一鸣还是站在了北大的讲台上,他精神焕发,操着浓重的台湾腔、带着一点感冒登上讲堂。

“胡说”风水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网易公司CEO丁磊曾把这句话当做“对生活一些事情的思考”,而此刻,这句话被胡一鸣用来谆谆教诲北大学子,这群“全中国最优秀的高级知识分子”。

“读书被放在最后一位,是最没用的。”这是胡的开场白。

如同很多“大师”一样,胡一鸣把比尔·盖茨辍学创业、高中毕业即成为亿万富翁的案例搬了出来,以证明其读书无用论。

“你们(北大人)辛辛苦苦读书几十年是为了什么?我想部分人可能有很崇高的理想,但绝大部分人会说就业找到更好的工作,说穿了,是要有更好的经济收入。”胡一鸣说,“假如有一门学科,花20个钟头,就可以掌握你的一生,你一辈子想要什么就有什么,那这个学科值得学不值得学?这叫风水学,又叫阴阳学。”

“识得阴阳两路行,富贵达京城。”胡一鸣喜欢引经据典。他坚信懂得风水,就会所向无敌。胡告诉大家,他的风水学问可以帮人解决婚姻、收入、健康等所有问题。“我可以给你们保证,保证这些统统行。”

胡一鸣也承认风水存在争议,因为很多人批评风水师大都是马后炮。胡也称“我所见到的风水大师也都是马后炮”,不过他自信满满地说:“我们不需要马后炮,我们预测的例子多不胜数。”“哪怕是马后炮,我也能让你心服口服。”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推演出六十四卦”,胡一鸣将这里的“生”作为“生育”来看待,两仪生育了四象,四象生育了八卦,于是“两仪是六十四卦的曾祖父”。

胡一鸣提到,在武汉的一次风水大会上,一位某大学的博导、全中国数一数二的风水大师认为,学好风水,一定要先学好《易经》。这让胡一鸣纳闷不已:“我从来就不懂《易经》,但是我自以为风水要比他们好很多很多。”

“他们根本不知道,风水是《易经》的曾祖父。”胡说。

“简单的物理学解释”

如其介绍所言,胡一鸣最引以自豪的是他所创的“阴阳法”风水学说,他试图将风水完全科学化,对风水从物理学中寻找原因。

果不其然,不论在胡一鸣当天的报告中,还是在其博客上,从SARS的原因到甲型H1N1流感疫情的发展,从“害羞宅男易死于心脏疾病”到台湾首富郭台铭的家庭命运,从中国国家队跳水事业到央视大楼着火,胡的理论差不多可以解释这个星球上的所有人事物理。

因为,其它风水师只顾着钻研《易经》,研习八卦,而胡一鸣是“用理论来推的”。“我是很单纯的小男孩,我任何事都从简单的角度思考。”胡一鸣煽情地阐释了自己的定位与风格。为了佐证他的单纯,胡称其风水理论以初中一年级的物理水平即可得到完全阐释,“用自然界的简单道理就想清楚了。”

在两个多小时的讲座中,他例举了若干案例来证明其“路冲”风水理论,即依据钻木取火原理,两条路相交就相当于摩擦,就容易起火,而不是其它风水“大师”所言及的“三岔路冲说”。

“真理只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胡一鸣告诉北大学子,现在的教育是错误的,现在崇尚西方,完全被西方牵着鼻子走,认为西方科学非常先进是完全错误的。“中国的科学是最先进的,西方毫无科学可言。”胡一鸣进一步解释说,因为西方是科技很发达,但他们没有科学,他们讲的是日新月异,他们一直推翻已有的错误的结论才取得进步。“他们不断在推翻,他们天天都是错的嘛。”

胡一鸣宣称,中国的科学是发明以后就不用再有任何的变动,像中医、风水。“所有的癌症对风水师来讲,(解决)也是易如反掌。”

“天上的星宿多聚于此”

胡一鸣的讲座似乎很是引人入胜。听众王翊臣此后在其博客中提到,他提前两个小时就来占座了,在两个小时的讲座中,他没觉得饥渴,临走时两瓶水还是满的。

尽管胡一鸣例举了诸多案例,但涉及原理太少了。这让包括王翊臣在内的许多听众很是不满。如王翊臣所言,他讲得津津有味,大伙听得迷迷糊糊。

让经常来北大听诸如《道德经》讲座的王翊臣疑惑的是,胡一鸣预测到了央视的大火,为什么没有提前通知有关部门进行防范。不过他很快就想通了:这本身就是个神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天上的星宿多聚于此,听不明白是道行不深。王翊臣这样安慰自己。

演讲末了的提问环节,场面有些混乱,让很多人失望。声音甜软的主持人发挥了东道主优势,一句“因为时间有限,今天的讲座告一段落”让很多人的提问戛然而止。

讲台上还有一堆待解答的纸条,记者看到,在一张便笺纸上写着:“胡老师您好!看一处宅子,您会从哪些角度去看,为什么?”

还有一张是在数学作业纸上写就的:“老师:您好,请问2012年12月的玛雅预言会实现吗?”听众恳切的态度可见一斑,不过胡一鸣没有时间去看纸条了。听众已经如流水般汇聚到了胡的周围。

人群中,有人问胡:帮北大看看风水吧?

“这要看北大各门的朝向,还要看学校最高领导人的办公室位置。”胡一鸣说。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当风水迷信肆虐于名校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1805.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教育观点.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