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核问题是如何变为“中国之患”的?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6-22,星期四 | 阅读:2,571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魏城

朝核问题再次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一是因为最近被朝鲜释放的一位美国大学生的离奇死亡再次彰显了金氏政权的残暴,二是因为昨天(6月21日)在华盛顿举行的首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中心议题就是朝核问题。

对话的前一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称:“我非常感谢习主席和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给予的帮助,不过其努力尚未见到成效。至少我知道中国努力过!”

许多西方媒体认为,这表明特朗普承认他的借中国压朝鲜的策略失败了。

其实,在特朗普这条推文发布前,西方舆论就出现了质疑特朗普把朝鲜问题交给中国的做法是否明智的声音。

例如,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的总统竞选政策顾问杰克•苏利文((Jake Sullivan)批评说,特朗普的朝鲜政策主导了他的亚洲政策,习近平早已对此做好了应对准备,通过在朝鲜问题上给予空头支票,而得到了美国在台湾、南中国海等其他问题上的让步。他认为,一旦习特“蜜月期”结束,两国之间的其他现实问题会立刻使美中关系变得紧张。他说,特朗普可能会在贸易问题上进行一系列报复性反击,中国则有可能在南中国海做出更多越矩行为,新兴大国与老牌强国必有一战的“修昔底德陷阱”预言恐将成真。

再如,《纽约时报》在6月15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称,“特朗普总统在中国的习近平身上押的赌注,超过了任何一个外国领导人。特朗普的赌博依据的是他对习近平的推断,认为这位中国国家主席能向朝鲜施加重压,以遏制其核武器和导弹计划。为了争取习的合作,总统软化了此前在中国贸易做法方面的强硬立场,并对该国在南海的冒险行径不闻不问。然而越来越多特朗普的助手开始担心,他这一次是押错了宝。”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不过,认为特朗普押错了宝的结论也许下得太早。

特朗普发了上述推文之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方为解决朝核问题一直在进行不懈努力,这并不是因为来自外界的压力,而是因为朝核问题事关中方的切身利益。

确实,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如今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加大对朝鲜的制裁力度,试图阻止这个曾经一度“唇齿相依、血脉相连”的盟国不断在中国家门口“挑事儿”。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中国这么做,并非仅仅为了配合美国,或为了不让特朗普“押错宝”,而主要为了自身的国家利益。

例如,日本《日经新闻》6月18日报道说,中国政府目前正在要求中国公司减少朝鲜雇员的人数。该报称,目前仍有九万多名朝鲜人在中国工作,是朝鲜政府主要的外汇收入来源之一。日本《读卖新闻》则援引韩国情报部门的消息称,往后几年,中方很可能会减少对朝鲜的原油和石油产品出口。

如今,在中国,无论朝野,都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朝鲜拥核对中国的威胁,要大于对美国的威胁,为了中国自己的国家利益,中国应该全力阻止朝鲜进一步的核冒险。

最能说明中国官方态度变化的,莫过于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及旗下的《环球时报》最近几个月发表的评论。《环球时报》曾在今年4月的一篇评论中强调:“朝鲜拥核严重冲击了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损害了中国的重大国家利益,阻止朝鲜拥核已经处在中国处理东北亚复杂事务的优先位置。”该报在今年5月的一篇评论中更进一步,主张“如果朝鲜搞第六次核试验,北京就应推动安理会通过包括限制对朝石油出口的更严厉制裁决议”。

当然,中国和美国的战略利益不同,在某些领域还互相对立,在对朝制裁问题上,即使中美都反对朝鲜拥核,但在具体的做法上,两国肯定有所不同,对此,特朗普以及批评其对朝政策的其他美国人士应该早有心理准备,重要的是,他们需要把观察的时间放长一些,不要过早下结论。

但对于中国朝野各界来说,仍然需要抛弃以往的一些幻想和错误认识,真正地意识到两点:第一,一个拥核的朝鲜,对于中国自身的国家利益,有百害而无一利;第二,对于朝鲜,中国绝非毫无影响,更非束手无策。

外界所传的所谓中国一旦动真格朝鲜经济就会崩溃的说法也许有些夸张,但也不是空穴来风,毫无根据。朝中贸易占朝鲜外贸的90%,朝鲜90%以上的石油供应来自中国,在某些年份,该国100%的航空燃油均由中国提供,其粮食供应的至少1/3也来自这个巨大的邻国。虽然中国最近减少了对朝鲜煤炭的进口,但迄今为止,中国对朝政策的“工具箱”中,还有很多“工具”没有拿出来尝试过,例如《环球时报》所主张的“杀手锏”——断油等措施。

韩国能源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金京术(音)曾表示:“在100%的原油和90%的石油产品都依靠中国的情况下,中国若关掉输油管道,朝鲜撑不了几天。国家系统将会瞬间崩溃,整个社会将会陷入心理恐慌。”

也许,中国政府可能因为担心朝鲜政权倒台会导致大批难民涌入中国,而不敢使用断油之类的“杀手锏”,但事在人为,如果这类“杀手锏”迫使金正恩在核项目上做出了让步,那时中国自然可以见好就收;万一金正恩因此倒台,那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果中国积极介入,主导朝鲜政局的变化,扶植一个亲华的政权,也不一定会出现难民涌入中国的局面,反而会避免中国最担心的后果——美军直接驻扎在朝中边境;即使这类“杀手锏”最终未能产生应有的效果,那中国至少也用严厉的惩罚行动证实了自己能够“说到做到”。相反,如果谨小慎微,当断不断,不仅中国以往因决策失误而导致朝鲜拥核的错误会更加恶化,而且根据金正恩过去的所作所为,他也不会仅仅因为中国的善心而有丝毫的反思,反而会视之为中国的软弱,今后更不会把中国的警告和威胁放在眼里,甚至还会拿已有的核武器对中国进行讹诈、勒索、威胁。

其实,朝鲜已经发出过明白无误的核威胁:今年5月3日,朝鲜国营通讯社——朝鲜中央通讯社发表了署名金哲的评论,首次点名批评中国,称“朝鲜已是最强的核国家,有很多路可以选择。中国不要再无谓地企图考验朝鲜的忍耐的界限,而应当冷静看待现实并作出正确的战略选择。”中国学者周方舟对此的解读是:“中国对此言论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做好中朝关系全面破裂和爆发战争的准备及应对,因为朝鲜已经公然以核武来威胁中国。”而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海外版的微信公众号“侠客岛”也认为,这篇社论的要点,是如“图穷匕见”一样,将中朝之间的利益矛盾袒露出来。

雾散峰显,图穷匕见。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家有恶邻,岂能坐观?

如今,一些中国学者开始意识到:朝鲜拥核,对中国利益的损害要远远大于对美国利益的损害,美国随时会当“甩手掌柜”,把朝鲜半岛的烂摊子、朝鲜的核威胁甩给朝鲜的邻国韩国和中国,然后借此强化自己留在这个地区的理由。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钱文荣就认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对朝“战略耐心”居心叵测。他指出,“美国著名朝鲜半岛问题专家斯科特•施纳德于2013年1月发表的评析奥巴马政府对朝政策一文中说,奥巴马的‘战略耐心’政策基于两点考虑,一是朝鲜‘每一次挑衅只会使它与最近的邻国关系恶化’,二是‘美国政府与朝鲜接触的努力不会得到必要的政治好处,相反会使自己面临巨大政治风险。’这项政策把奥巴马政府对朝核问题的险恶意图暴露无遗。说白了,奥巴马政府压根儿不想真正解决朝核问题,它可以利用朝鲜一次又一次挑衅,使朝鲜与其最近的邻国也就是韩中俄三国的关系不断恶化,从而美国可以借机不断增加在东北亚和东亚的军事存在,破坏朝鲜半岛的稳定,以保持美国在这个地区的霸权地位。反之,在美国看来,若朝核问题得到和平解决,南北朝鲜实现和解,最终实现半岛自主和平统一,那美国就不可能再在朝鲜半岛乃至日本保持军事存在,更不可能再利用朝核问题在东北亚兴风作浪。这大概就是所谓对美国‘没有政治好处’和会使美国‘面临巨大政治风险’的真谛。”

虽然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上台前后不断抱怨奥巴马的“战略耐心”是一大失误,但现在看来,最终特朗普本人也可能不得不在现实面前低头,或在更理性的助手的说服下、在国内鸽派势力的压力下屈服,低调地对朝鲜实行某种意义上的“战略耐心”。

也许属于这种鸽派压力的一个最新例证是:美国著名的《大西洋月刊》6月19日刊登了马克•鲍登(Mark Bowden)的长文《朝核困局:当今最棘手的问题》,作者列出了四个对朝选项,并就此采访了数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五角大楼的前官员、曾在朝鲜地区指挥部队的军官、学者:

第一,先发制人:美国用压倒性的军事攻击铲除平壤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消灭其领导集团,摧毁其军队。

第二,紧阀加压:一次或持续的一系列有限的常规军事攻击,力度需要足够大,才能显著削弱朝鲜的军事实力,但规模又要足够小,以避免被认为是上述先发攻击的开端。

第三,斩首行动:除掉金正恩和他的核心集团,最有可能是通过暗杀,然后代之以一个更温和的、更愿意向世界开放的领导集团。

第四,接受现实:这是最难下咽的药——默许金正恩发展他想要的武器,同时继续努力遏制他的野心。

作者借这些被采访者的话,逐项分析了上述四个选项的利弊得失,最后的结论是:“对付朝鲜无上策可言,只有下策与下下策之分”,相比之下,“接受现实”就是相对不那么可怕的“下策”。

问题在于,与朝鲜隔着一个浩瀚的太平洋的美国也许可以“接受”朝鲜拥核的现实,但与朝鲜丰溪里核试验场只隔着七十多公里的中国能“接受”朝鲜拥核的现实吗?美国可以拔腿就走,扬长而去,中国能够如此轻易地“甩手”、“拔腿”吗?

据称,即使朝鲜研制出了能够打到美国西海岸的洲际核导弹,它抵达目的地仍然需要30分钟,美国在这半个小时之内仍有大约50%的概率将其拦截并摧毁之。但咫尺之遥的中国和韩国怎么办??

最为诡异的是,朝鲜的两个邻国——中国和韩国,最初可能因为轻视、后来也许因为恐惧、如今则是因为麻木,而坐视朝鲜一次一次地进行核试验和导弹发射、一步一步地从弱变强、从小变巨,最终成为难以控制、难以对博的巨型怪兽。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在最近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如此描述了这种诡异现象:“中国和韩国有一点共同之处:他们最担心的不是朝鲜用核弹轰炸他们。而是朝鲜把自己毁掉了——在制裁的重压下经济崩溃——或者遭到美国轰炸。”

弗里德曼继续描述朝核危机中的这种荒诞之处:“中国和韩国不敢彻底让朝鲜断粮,担心它会崩溃。他们不敢攻击它,担心它会反击。他们和美国不敢与金正恩谈判,担心到头来这成了对他的核武器的认可,也因为他们不相信他会遵守任何协议。他们不敢忽视他,因为他正不断变得更强大……”

对中韩来说,难道金家政权崩溃比核战争更可怕?

于是,渐渐地,朝核问题就这样从所谓的“美国之患”,变成了“韩国之患”和“中国之患”。

据报道,今年5月20日,在朝鲜两江道党委员会会议室里举行的面向道级干部的演讲中,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宣传煽动部指导员亲自主持并发表讲话,当时他对在场的道级干部宣称:“根本不用害怕中国的对朝制裁”,“近期研发成功的新型导弹火星12号是能够对整个中国实施切实攻击的核武手段。”

养虺成蛇,养虎贻患。家有恶邻,岂能坐观?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作者邮箱:weicheng_ft@yahoo.co.uk)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朝核问题是如何变为“中国之患”的?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149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