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鬼子来啦!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6-17,星期五 | 阅读:1,647
译者: cutecobra 2011年06月16日 | 原作者: 李汉农

原文:Here come the ‘hutongsters’

 

谁在给我们老外脸上抹黑?

近年来在老北京胡同里安家的老外越来越多,他们将之视为最时髦的生活方式。与那帮轰隆隆的拆迁大队相比,他们才是摧残老北京胡同的‘’罪魁祸首‘’!

你一定见过这类人:刚下飞机,马上报个太极班,瑜伽班还有气功班,琢磨着怎么才能大彻大悟,然后又飞到印度某个佛教圣地去寻找他们7岁孩童般的真身。遗憾的是,大部分会留在中国,从而衍生出一种新的亚文化,让人又担心又不安。

于是乎,“胡同鬼子” 闪亮登场。这是我给他们取的名字。他们是80年代伦敦雅皮士的中国版,是智人的进化体,与‘‘基金二代’’也有亲密的血缘关系,其实他们就是洋富二代,大多有个富爸爸,用不着工作,家里信托基金养着,整天吞云吐雾抽叶子,逍遥自在赛神仙。

一个地道的‘‘胡同鬼子”通常利用夏天去一个小型国际非营利组织工作,比如去非洲拯救袋熊,现在则从事媒体工作,在胡同里安家,崇拜着自己是多么敢于第一个吃螃蟹,意淫着他们将来的胡同生活回忆录会多么引爆潮流。

出于某种原因,对他们来说,在胡同里那些简陋肮脏的危房里住一把才算没白来中国一趟。 要知道,那些房子是以前给中国穷苦的草根阶级建的,大部分连像厕所和淋浴这样最起码的卫生条件都没有。

这帮新兴资产阶级们自命不凡,对三里屯的那些酒吧、夜店和餐厅嗤之以鼻,在他们眼里,去那些地方消费的‘‘同胞’’们俗不可耐。然而,话虽这么说,他们对这些俗地儿却仍然依依不舍,于是他们时常自相矛盾产生认知危机。也正因为如此,各式西方酒吧、精品购物店以及高档昂贵的欧式餐馆纷纷瞄准商机,趋之若鹜,把他们赖以生存的胡同逐个改造成三里屯的升级版。

一天在餐厅吃晚饭,在外面抽烟的空儿,我不幸跟这么一个主儿打了个照面。那个家伙30岁不到,下身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褐色卡其裤,上身是一件褪色的T恤,来自某所名不见经传的美国大学,名字我都懒得记了。他操着一口明显的加利福尼亚口音,说话的时候露出完美无瑕的大白牙, 他口若悬河得表达着对三里屯的不屑和对胡同生活的热爱与依赖。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餐厅里面不知谁把一摞盘子摔碎了,这个煞白的美国人马上来了句‘’ 真晦气,肯定是个老外弄的。” 我接着问道 ”那你又算老几?”

我敢打包票,50年代住在胡同里的人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们能轻而易举的买到法国牛排,打个电话叫个外卖,在家就能享用胡同披萨餐厅新推出的意大利腊香肠披萨,吃饱后遛遛弯儿,到大跃啤酒馆再来扎黑啤。做梦!现实大概是这样的:清晨热气腾腾的公共澡堂里,住这一带的老北京们正聚精会神搓澡儿的档儿,只听俩在三里屯宿醉的老外在外面大吐特吐,你能想象他们脸上惊愕的表情。

连这期的Time Out 杂志都推出了他们的独家胡同指南,只见杂志封面以醒目的大标题”京城密境之胡同”见诸读者. 里页的标题 ”胡同胡同我爱你,爱你爱到骨头里!” 一语道破天机。这不是瞎掰。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路过方家胡同的时候,伯明翰的鲍伯会着一袭京剧蟒袍,像个活生生的”旦”,勾着白脸,手拿扇子,哼着像落水猫一样尖咧的怪声。

也许这股胡同热终究会昙花一现。这帮胡同鬼子们最终也会朝以前的老窝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挎着吉他和手鼓,踏着夕阳和石板路去追寻下一个”正宗地道”却名不副实的体验。

或许我们应该在这些新贵中散布谣言,说北京下一站潮流地是那些废弃的防空洞,与城市地下的老鼠公民们一起开派对才带劲儿。哥们儿,那才叫”地下”。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胡同鬼子来啦!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11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时事观察, 时尚·娱乐,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