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万卡的中国鞋厂,时报记者巧遇大新闻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6-7,星期三 | 阅读:580

KEITH BRADSHER 2017年6月5日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东莞华坚鞋业工厂车间里的鞋。

一个劳工倡导组织上周二晚上在香港宣布,它的一名秘密调查人员被警方拘捕——此前这名调查人员是在中国的一家工厂调查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牌鞋品生产情况时失踪,另有两名调查人员也在中国失踪。然后,在不到一天半的时间里,《纽约时报》便发表了两篇深度报道,一篇是关于失踪事件,另一篇则是关于伊万卡·特朗普牌鞋子的生产情况,其中包括许多在工厂内部拍摄的图片。

为何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发出报道呢?

早在去年12月,我就已经开始针对在中国生产的特朗普品牌商品进行线索收集——这是新闻行话,指的是早期报道。去年11月转任上海分社社长之前,我曾在香港分社任社长多年,对靠近香港的珠江三角洲地区非常熟悉。在那里,你可以看到许多面向出口的服装鞋履生产厂家。

在一趟自华中城市武汉开往珠三角交通枢纽广州的高铁上,我开始在网上查找生产特朗普牌商品的工厂——之前去武汉是为报道中国的太阳能行业。我也咨询了代工行业的多位高管。之后,我很快决定将报道的重点放在伊万卡·特朗普品牌的鞋子在东莞的生产,那是一座正在老化的大型工业城市,位于广东市区以东一小时车程的地方。同行的有我的新闻助理艾琳·唐(Ailin Tang)。

我们访问的第一座制鞋厂是轩凯鞋业有限公司,它规模不大,只有几百名工人。纯粹从记者的角度看,它的地理位置不错,位于一条安静的街道上,附近有几家价格非常便宜的餐馆。大白天站在一座中国工厂的大门前,很容易招来工厂保安或当地警察的盘问。所以我最喜欢的方式是在大门外找一家小餐馆,点一杯饮料,开始跟邻桌的工人们聊天。

正在午休的轩凯鞋业工人们有不少话要说,比如随着许多工厂搬到内陆的其他城市,东莞的物价水平已经变得何其低,即便是以中国的标准。当地的工资按美国人的标准看当然很低,但公寓月租金不足30美元,一大盘炒饭只要1美元多一点。

但这些工人也确认了另一件事——后来轩凯的一名所有人也承认了这点:这家工厂数月前就已经不再生产伊万卡·特朗普牌的鞋子。所以我又去了在同一个社区、车程没多远的华坚集团。

华坚集团是一家有5000名工人的大公司(十年前,人数是现在的数倍)。事实证明,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而言,它是一个更大的挑战。这个规模庞大的建筑群位于一条运河的后方,有一扇巨大的门,运河上有一条不长的堤道,许多保安守在工厂所在那一头。堤道这一头是一条车速很快的四车道马路,附近也没有可供采访的餐馆。工厂的工人多半住在厂区内的九层宿舍楼里,或从远处乘公交来上班;只有少数人骑自行车上班。

不过,工厂大门外的两侧长着枝叶繁茂的大树,让这个没有灯光的区域成为一个不被注意的采访工人的好地方,他们会在日落后的晚饭休息时间去一个街头小贩那里买香蕉。

我们也主动联系了华坚集团的管理层,这家公司接受了我们的请求,同意让我们第二天参观工厂,采访公司的董事长张华荣。经常与《纽约时报》合作的摄影师吉尔·萨布赫耶(Gilles Sabrié)碰巧因为另一项任务也在附近,我便邀请他跟我们一起做这个报道。他拍了很多照片,以后会被证明很有价值。

但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故事。华坚集团在把自己的制鞋业务转移到埃塞俄比亚,但它还没有转移伊万卡·特朗普牌鞋子的生产业务。这家公司经常要求工人长时间工作,但是会支付加班费,有些工人是需要那笔钱的。他们的薪水以美国人的标准仍然很低,但是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按美元计已经涨了九倍。

几个月后,我得知总部位于纽约的倡导组织中国劳工观察(China Labor Watch)碰巧也派出了秘密调查员,在探究这家公司的鞋品生产情况——当时我在继续调查中国其他打着特朗普品牌的商品,有关华坚的报道被放到了相对次要的位置。我和编辑们仔细商量了是否把华坚的部分单独拿出来报道,但后来还是决定等一等,看中国劳工观察能有什么发现。

5月中,中国劳工观察负责人李强告诉我他要来香港,我便从上海飞过去,邀请他在5月26日共进了午餐。我从他那里听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消息:前一天,他们的一位秘密调查员华海峰试图越境来与他见面,却被边境警察阻止离开中国大陆。之后,当地警方审问了华海峰,已经知道他在华坚做卧底。我和编辑们决定,我需要再去采访一下这家公司。

周日和周一,我和新闻助理回到东莞,在没有通知华坚管理层的情况下,在工厂大门外做了进一步的采访。这一次,工人们更强烈地抱怨了过度加班的问题。这家公司迫切需要招聘更多工人,以致于一名经理看到大门外的艾琳,便走出来试图当场聘她做制鞋工人(她拒绝了)。就连华坚的发言人也在短信中向我们承认,公司处在“旺季”,的确延长了工作时间。

与此同时,李强也跟我讲了一些让人担忧的新进展:他与在华坚的三名秘密调查员全都失去了联系。我很快在报道中更新了这个信息。在报道发出几小时前,李强又提醒我,中国警方已经向华海峰的妻子通知了他被捕的消息。后来,华海峰的妻子也在时报的采访电话中确认了这一消息。

我连夜写了一篇有关华海峰遭遇和另外两名活动人士失踪的新报道。第二天早上,我们又更新了之前写就的那篇特稿的内容,将两篇报道一起发了出去。

伊万卡·特朗普品牌拒绝就工厂劳工问题置评。获得这个品牌特许经营权,并负责在中国生产、在美国销售这些鞋的马克·费舍尔(Marc Fisher)鞋业公司则表示,它会对这些指控进行调查。

就像这类周期比较长的报道经常出现的情况一样,因为资料太多,两篇报道难以尽述。

比如:张华荣曾告诉我,尽管他不曾见过伊万卡·特朗普,但她的顾问曾在四年前来过他的工厂,还提到了一个他当时没当回事的信息。“他们说,这个品牌所有人的父亲打算参选总统,但我当时没有太当回事。”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在伊万卡的中国鞋厂,时报记者巧遇大新闻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106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