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心中沉睡的诗情

来源:译言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5-6,星期六 | 阅读:281

丸山敏雄(1892-1951),“纯粹伦理”的倡导者,日本伦理研究所创始人、第一代理事长。早年曾作为扶桑教的一员,因对天照大神与教育敕令的解释与当时的日本政府不一致而遭受迫害,并被捕入狱。日本战败后他开始提倡伦理运动,并执笔论文《夫妇道》,翌年创立“新世文化研究所”,1951年改称“伦理研究所”。同年因病去世。著有《实践伦理学大系》、《纯粹伦理原论》等。

丸山敏雄所创立的日本伦理研究所提出了五项信条:

我们喜悦地面对苦难,积极履行自己的职责;

我们不固执于一宗一派,把追求崇高的信仰和实践道义作为生活的两翼;

我们把建立和睦的家庭看作是生活的第一步;

我门要探明日本文化的本质,吸收世界各国文化,努力提高生活水平;

我们奉献爱心,为世界和平贡献力量。

今天,丸山敏雄所提倡的德福一致的思想已经渗透到了日本社会的经济、思想、生活等各个方面,成了日本人普遍的伦理信仰。

美是心灵的食粮

(节选)

打开心灵的窗口

我们的祖先观风花雪月以知四季之变化,屋虽小缀之以山石,植盆景于窗前,插花于地而品茶于陋室,存千年之雅乐,成五百年至能乐,弹奏天地之妙音于三弦之上,演绎人生之喜悲于尺八当中。

我们的祖先欣赏、热爱建筑、绘画与雕刻,崇尚艺术,如今,我们的身体里流淌着与先祖一样的鲜血,所以绝无道理与诗歌艺术无缘。

我们并非没有诗情,我们的诗情在沉睡,只是需要将它唤醒。要唤醒心中的诗情,丰富的情感是必须的。

要多读诗意盎然的的短歌、俳句。从随笔、小说等文学作品开始,然后就是美术、音乐、戏剧或者是其他的,只要是艺术,就要去品味、欣赏。每每受到艺术的感染与熏陶,就会感觉到心结在消融,隔阂在消失。心中芳香馥郁,璀璨的情趣之光四射,仿佛整个人已然成诗。

只要打开心灵之窗,情趣满溢的人生,还有那生机盎然的自然就会萦绕在你胸中,不肯离去。

留心观察

有人曾经说过,“光是呆在家里,生活上没有丝毫变化,是写不出诗来的。如果不去旅行的话……”。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每天为生活奔波忙碌的我们,岂不是写不出诗歌来了?

真正的艺术,源于真实的自我,源于毫无做作的生活,真实的自我就在日常生活当中。因此,只要我们全心全意投入到日常生活当中,就没有理由写不出诗来。

写不出诗是因为你根本就不热爱生活。感情之所以不能够持续,是因为缺乏观察。凝视生活并浸淫其中,就会切实地感受到如春光般的温暖,如熟金般的慈光。

人只有在踏在坚实的大地之上时,才能真正感受到自己毫不做作的赤子之心。

诗便是真实。真实的诗来源于真实的生活。将真实的生活如实地呐喊出来——无可奈何、一筹莫展的呐喊,这才是真正的诗。

与大自然的情趣相融合

情趣,不是创造出来的,而是源自一个人的内心。

原本不存在的事物,纵使百般追求亦不可得。宁心静气,集中精力,可见寻常之不得见,闻寻常之不可闻。于是你的内心便能与之产生共鸣,交相响应,是为情趣。

不在彼中,亦不在我中。我中之情趣由彼而出,彼中之情趣缘我而起,彼此摇曳交映。如此,与言语产生共鸣,呼之欲出,此为诗。

心存温润者,谓之情趣丰盈。心在澄静之时,便有情趣之光摇曳。心怀温存之人,常时便显出平和、活泼之情;胸怀宽广之人,总是浮现出落落大方之情绪;心存严谨之人,常以魄力示人。

情趣存于我心,使之与大自然之情趣融为一体,与之共鸣,于是诗便油然而生了。

艺术之美是纯粹美

自然很美,那是一种不经雕琢的美。而艺术之美则是将自然美转化成为纯粹美,是美的化境。应举[1]的鲤鱼、光琳[2]的樱花,都是超乎天然的绝对美的象征。

天然之美是和歌的出发点。和歌作家们有了立足点,确定了方向,“万象是我师”之幽境便豁然而开了。

源于自然的美,经过我们的一番努力雕琢,愈发深邃高远。

宫岛的严岛神社,尽显水平变化之妙;日光的东照宫,尽显垂直统一之美,这些建筑将自然美升华到了怎样的高度,不可尽知。

经过如此努力,艺术终于超越了其模仿的对象。宇治的凤凰堂、大和[3]的法隆寺都是到达了纯粹美之境地的实证。这些杰作都已经超出了作为大自然装饰的范畴,大自然反而成了这些建筑的附属。

[1]应举,即圆山应举(1733-1795)。日本江户时代中后期画家,画风重视写实,“圆山派”始祖。(译注)

[2]光琳,即尾形光琳(1658-1716)。日本江户时代画家,“琳派”始祖,其表象形式以屏风等大画面的表现形式为主,至今存世的日本国宝级画作《燕子花图》保存于根津美术馆。(译注)

[3]大和,即今奈良。(译注)

美的创造

著名画家毕加索曾经说过,“我从不去探究,而是去发现”。那么所谓的“发现”指的是什么呢?

假设一位奇石爱好者在深山幽谷之中得到了一块珍石,经过汽车的颠簸、火车的拥挤,终于搬运到家中。摆在地当中,放入花盆中,摆在托盘里,浇水,养苔。

爱抚、观赏、呵护、拜谒。终于,所有的努力有了结果,渐渐地,这块石头开始变了颜色,生了苔藓,幽光荡漾,微香淡淡。虽然原本是石头,却已不再是单纯的石头,一块名石就此诞生了。至此,顽石方为艺术品。

以自然为素材,灌以“诚”之慈雨,养之以温热,于是石非石,石头就此有了生命。

这块名石是被某人发现的,然而其意义却不仅仅在于发现,而在于他的情趣成就了这块名石的美。而这块名石的美,与某人的情趣产生了共鸣,这才是事情的本质之所在。如此,发现美并非全部,而创造美,才是其真意。

爱好者是艺术的原动力

一个民族的文化,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形成的。经过长时期的研究与修炼,连绵不断的传统相继,方才得以开花结果。

在插花、茶道、音乐与绘画方面,我们的祖先是经历了成千上万年的长期摸索,代代相传,历经变迁、进步,并逐渐形成传统,流传到了我们这个时代,再经过我们的双手,使之开出艳丽的花朵,放出幽幽的芳香。

艺术仅仅是藉由艺术家们的双手维系发展的么?绝非如此。通常是由业余爱好者使之维系清新、清澄与清高,使之发扬光大,使之发展、净化。文化史如是说。

往往并非是专家,而是爱好者们的力量,才是时代艺术发展的原动力。

正是藉由那些业余的艺术家们的力量,才得以维系的艺术环境,才是那个时代的艺术基调,并且是左右艺术方向的主要力量。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唤醒心中沉睡的诗情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0423.html

分类: 图书评论, 文学走廊.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