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使用抗生素!中国五星级猪圈成为超级细菌战争的新武器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4-17,星期一 | 阅读:534

撰文:彭博社

中国在食品生产中过度依赖抗生素,超级细菌大量繁殖

“我们的猪喝的水都比上海的自来水更好,要好得多”

在沈建平位于浙江嘉兴的无抗生素养猪场,生物安全措施面面俱到。汽车先要经过消毒,用氯水冲洗轮胎、酒精喷淋车身,才能进入养猪场,猪喝的是纯净水,距离最近的访客只能通过接待中心的电视看到生猪的成长情况。

现年46岁的沈建平身材结实,他投资了470万元建造了更宽敞、通风条件更好的猪舍,还有三位专业兽医负责保障465头母猪的健康,“小猪现在就像生活在干净舒服的别墅里,”沈建平一边说,一边在办公室外的露台上喝绿茶,“气味闻起来好多了。”

在消耗全球一半猪肉和一半抗生素的中国,沈建平是采用新方法管理家畜的领军人物。中国在食品生产中过度依赖抗生素,面临着超级细菌大量繁殖的高危风险,专家认为这种经过基因进化、对当前药品有抵抗力的菌株可能会引发全球健康危机。

中国抗生素消耗量占全球一半,其中大部分用于动物养殖

几十年来,许多工业化国家在牲畜饲养中常规使用抗生素,以预防疾病和促进动物生长。不过,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环境化学与生态毒理学教授应光国表示,中国的猪饲料里通常含有多种类型的抗生素,而且使用量更大。

超级病菌

科学家在2013年的一份研究报告中估计,中国生猪每年通过饲料摄入大约19600吨抗生素。应光国的研究表明,中国的生长育肥猪平均每天通过尿液和粪便排泄175毫克的抗生素。据他推测,全国所有生猪每年排出的抗生素估计多达2460吨。这些化学物质可能渗入到水井和河流中,或者污染用来给菜地施肥的肥料。研究人员已经在上海的饮用水和学龄儿童体内发现了抗生素残留。

抗生素残留物在中国大规模扩散,正好为细菌和基因积累微生物提供难得的机会,提高细菌的抗药能力,创造出让现代医学束手无策的全新超级细菌。“这是基因污染,”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环境研究所所长朱永官说,“危险在于,这些基因很容易流动,可以由细菌携带,而细菌可以通过航空旅客以及水流和商品流通在全球范围内传播。”

中国生猪产量大幅上升

作为养猪场老板,沈建平很了解他的猪饲料。五年前,沈建平还没有开始养猪的时候,就在老家浙江桐乡生产猪饲料,提供给附近的几家养猪场使用。

他最担心黏菌素的滥用问题。这种药物研发于20世纪50年代,因为损害肾脏很快被医生停止使用。这并没有阻止欧洲、中国、巴西和印度的养鸡场和养猪场使用黏菌素。

现在,面对感染超级病菌的患者,医生考虑把这种药物作为治疗的最后一道防线。2015年11月,科学家报告在中国发现了一种称为MCR-1的黏菌素抗性基因,这种基因可以加强十几种细菌的耐药性,至少存在于20个国家的病患、食品和环境样本中。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在10月宣布,已经有四名患者感染了带有MCR-1基因的细菌。

沈建平的养猪场,猪舍中的成年猪

总部位于北京的恒州博智医学研究中心表示,2014年全球使用的黏菌素约为11942吨,价值1872亿美元。该中心在2015年的报告中称,在全球十家最大的黏菌素生产商中,一家是印度公司,另一家是丹麦公司,其余八家都在中国。

沈建平说,养猪户大多不知道使用抗生素的重要性,也不知道限制使用量,“他们大多数人只想让猪长得更快。”
国外“偷师”

这让沈建平耿耿于怀,他在2011年去过比利时和荷兰,向那里的农民学习如何不用抗生素饲料养猪,以便他把这些技术带回国内。

他最初的尝试失败了。第一年冬天,他有60%的生猪(1000多头)都死了。“我不知道养猪也这么复杂,”沈建平说,他表示自己获得了中国农业大学家禽养殖的远程学位。

沈建平聘请了比利时生猪管理专家马克·休恩(Marc Huon)重新设计猪舍。休恩说,首先要给每头猪提供更宽敞的空间、更好的通风条件,减少温度变化给动物造成的压力。他还建议采用高蛋白质饲料,包含种类更多的营养物质和补充添加剂,包括促进猪肠道有益菌生长的益生元。

饮用水通过水管输入恒温控制的猪舍,使用活性炭进行过滤净化,经过加热和辐射来杀灭病原体。“我们的猪喝的水都比上海的自来水更好,要好得多。”沈建平说。他表示,目前生猪的死亡率为5%至6%,远远低于周边养猪场平均15%至16%的死亡率。

沈建平饲养的猪要生长8个月,才能达到115至135公斤的屠宰重量标准。休恩表示,这要比使用抗生素和其他生长促进剂饲养的猪多生长四到五周时间。比利时的营养计划更重视肉品质量而不是增加重量。休恩在比利时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这只是复制和照搬我们的养殖技 术。”

荷兰和比利时多年来一直减少在养殖场使用抗菌药物,此前丹麦率先在1999年禁止对猪使用非治疗性的抗生 素。

沈建平的养猪场有两个大型水过滤罐为猪提供清洁的饮用水

安全意识

沈建平的无抗生素猪肉得到了独立检测机构的验证。沈建平说,他考虑过开展有机养殖,不过采购纯有机饲料的难度太大。正因如此,他只用抗生素治疗患病生猪,这些猪肉也会单独出售给当地屠宰场。沈建平销售的每个无抗生素猪肉产品外包装上都有二维码,消费者可以使用智能手机扫描二维码,查看他养猪场的实时画面。

“我在四年前对沈建平说过,他要想和别人有所区别,这会是个很好的解决方案,”休恩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农民只想赚钱。”

应光国表示,尽管如此,公众的食品生产安全意识在逐渐提高,他发表了100多篇关于中国抗生素排放和环境污染的论文。“老百姓因为媒体报道现在很担心,”他说,“做事情的压力很大。”

农民也有理由感到担心。9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采集了山东省的生猪和农场工人的直肠拭子,结果发现超过一半的生猪携带称为ESBL的特殊耐药性大肠杆菌,五分之一的农场工人也发现携带这种细菌。有些病菌拥有完全相同的基因,表明猪可能是细菌的传染来源。

2013年年初,在黄浦江上海松江段发现了超过1.6万头腐烂的死猪尸体,据报道称其中部分死猪带有致病原,威胁到上海地区的用水安全,当局迅速采取了行动,在全国性整顿行动中关闭了数百万家小养猪场,致力于把猪肉生产转移到规模更大、效率更高的养殖场。荷兰合作银行集团(Rabobank Groep)指出,这导致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宰杀行动之一,减少的生猪数量相当于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猪肉产业在不到两年时间里从全球供应中集体消失。

在沈建平生活的桐乡周围,整顿行动前大约有3000家养猪场,大多数养猪场的存栏生猪不到100头。他说现在只有大约50家养猪场。

沈建平的养猪场通过视频监控猪舍的情况

英国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发明了代表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金砖四国”缩写,他领导的团队发布的一份抗菌素耐药性研究报告指出,如果不采取预防措施,到2050年,耐药菌感染每年将导致中国有100万人过早死亡,给中国造成20万亿美元的潜在产值损失。

世界银行(World Bank)在9月19日表示,到2025年,耐药性会造成全球国内生产总值下降1.1%至3.8%,使每年医疗卫生费用增加多达1万亿美元,并且导致畜牧业产值每年下降2.6%至7.5%。

联合抗菌

9月,在中国杭州参加峰会的20国集团领导人承诺,推动谨慎使用抗生素,确认有必要应对抗生素耐药性问题,支持药物研发工作。在9月21日纽约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上,世界各国领导人讨论了全球应对措施,包括解决不合理使用人用和兽用抗生素问题,以及如何支持发展中国家所做的努力。

“这是个普遍问题,也许很快会出现上升势头,不过有一点很清楚,我们现在的关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世界卫生组织抗生素耐药性特别代表福田敬二(Keiji Fukuda)在日内瓦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我们必须推动这个问题,并且尽可能多地利用这一 点。”

在上海及江浙两省的城市地区,研究人员采集了1000名小学适龄儿童的尿液样本进行研究,发现其中五分之四的样本都含有一种或多种抗生素。研究人员在样本中检出了21种不同的抗生素,这其中不少儿童在过去几年来并没有接受过该类药物治疗。

这项研究2015年发表在《环境科学技术》(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杂志上,作者把结果归咎于药物滥用导致食品和环境的抗生素污染,认为这些药物可能与炎症性肠道疾病、儿童哮喘、肥胖和肿瘤存在关联。这份研究报告的13名作者写道,“因此,去除水中污染物是科学研究的热点之一。”

2016年8月,中国政府发布了关于遏制细菌耐药的国家行动计划,设定了今后五年的工作目标,包括养殖领域重要抗菌药物作为动物促生长应用逐步退出,加强兽用抗菌药物销售的监督管理。

2016年4月,在中国12个政府部门讨论细菌耐药行动计划的会议上,国家卫计委副主任马晓伟说,“细菌耐药不仅是我国存在的问题,更是全球公共健康领域共同面临的一项重大挑战。”他表示,遏制细菌耐药是“维护人民群众健康权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必然要求,是体现中国负责任大国形象的重要途径。

6月,卫生部发布了中国居民膳食指南,建议民众把肉类消费量减少一半。

肉类消费量下降的前景并没有让沈建平望而却步,他计划把年产量提高50%,2016年生猪数量达到1.5万头,三年内增加到5万头。他正在北京周边和广东省考察土地,准备再建几家无抗生素养猪场。他说,“中国人想要安全可靠的食品,可是往往找不到。”

沈建平经营的零售店,出售不含抗生素的猪肉

沈建平通过嘉兴当地的零售店和阿里巴巴等电子商务网站,出售“桐香”品牌无抗生素猪肉。这种猪肉的价格为每公斤70元,是普通猪肉的近两倍。沈建平出售的猪肝价格也高达市场价的10倍。

“过去没有人会买这么贵的猪肉,”沈建平说,“现在小孩子更容易生病,人们越来越意识到抗生素的影 响。”

朱永官认为,控制抗生素耐药基因传播的可行方法是从动物粪便中去除这种基因,同时保存粪便的营养成分,可以安全地用做肥料。朱永官曾经与沈建平合作,利用过滤膜技术去除动物粪便中的细菌和其他有害残留物,然后对固态肥料进行超热处理,制成生物炭,沈建平通过养猪场的接待中心出售这些产 品。

“我们正在开发可持续的集约化畜禽养殖技术,”朱永官说,“如果对猪粪进行消毒、去除细菌,你就可以极大地降低风险。”

与此同时,养猪大户沈建平认为,关键是要让幼儿园小朋友了解抗生素对食品体系的影响。他的养殖场每周组织两三次参观,邀请学生们用他生产的猪肉包饺子,把猪肝煮熟后,观察与那些用抗生素饲养的猪肝在外观上有什么区 别。

“我们让他们试试吃我们生产的猪肉和其他猪肉,”沈建平说,“如果不改变的话,中国儿童的健康就会遇到大问题。”

编辑:赵隽杨、刘馨蔚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拒绝使用抗生素!中国五星级猪圈成为超级细菌战争的新武器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9901.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科技新闻.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