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社会主义

来源:译言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4-12,星期三 | 阅读:613

比尔 • 盖茨曾经嘲笑过那些免费软件的倡导者,并给这些倡导者冠上一个资本家所能想出的最恶毒的绰号。他说,那些要求软件免费的人们是“当下的共产主义者”,他们是一股致力于摧毁垄断的邪恶势力——而正是对垄断的追求支撑起了美国梦。盖茨的言论有几点错误,其中一点就是,免费开源软件的爱好者更有可能是政治自由主义者,而非共产主义的左倾分子。不过他的指责也并非全错:当一场席卷全球的浪潮将每个个体无时无刻地连接起来时,一种社会主义的改良技术版正在悄然兴起。

共享 Sharing

媒体理论家克莱•舍基(Clay Shirky)在其2008年出版的《未来是湿的》 (Here Comes Everybody)一书中提出了一套划分新兴社会组织形式的架构。

随着人们协同程度的增加,群体从只需最低程度协同的共享起步,而后进步到合作,再然后是协作,最终则达到集体主义。每一步发展都需要进一步的协同。只要纵览一下我们的在线领土就会发现大量的相关证据。

分享

在线公众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共享意愿。在脸谱网、Flickr、Instagram以及其他类似网站上贴出的个人照片数量每天都有18亿之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用数码相机拍的绝大多数照片都会以某种方式进行分享。在网络上分享的还有状态更新、位置标注、不成熟的想法。还有就是YouTube上提供的数十亿个视频,同人小说网站上贴出的数百万篇粉丝创作的故事。分享组织的名单几乎是无法穷尽的:比如专门分享评论的Yelp,专门共享地理位置的FourSquare,专门分享图片剪贴的Pinterest。分享的内容几乎无所不包。

分享是数字社会主义中最温和的表现形式,但这样一个动词却是所有高级水平的群体活动的基础。它也是整个网络世界的基本构成成分。

合作

当个体们为实现一个更大目标而共同工作时,群体层面的结果就会涌现出来。Flickr和Tumblr上的爱好者们不仅仅是在共享数十亿张照片,他们还要对照片进行分类、贴标签、加关键词。社区中的其他人则会遴选照片做成合辑和剪贴板。“知识共享”许可的流行也就意味着从某种程度上说你的照片就是我的照片。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他人上传的照片,就像是公社的成员可以使用公社所有的手推车一样。我不用再拍一张埃菲尔铁塔的照片,因为网络“公社”可以提供一张比我自己拍得更好的。这也意味着,当我要做展示、报告、海报、网站时,我可以做得更好,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在工作。

数以千计的聚合网站都会采用类似的社交模式以实现三重收益。首先,面向社交的技术可以帮助用户根据自身需要来为他们所找到的东西分门别类、评价和收藏。社区成员可以更方便地管理自己的收藏。例如,Pinterest里有着丰富的标签和分类(按钉功能),使得用户可以很快地创建任一类别的剪贴相册,并且超级方便地查找或添加图片。其次,这些标注、按钉、书签也可以使其他用户获益,帮助他们更方便地找到相似的材料。如果一个图片在Pinterest上获得越多的按钉,或是在脸谱网上获得越多的点赞,或是在推特上获得越多的话题标签,那么它对别人的帮助就越大。第三,集体行为可以创造一种只有当群体作为一个整体时才会有的附加价值。比如,当大量由不同游客在不同时间从不同角度为埃菲尔铁塔拍摄的照片汇聚在一起时,并且每张照片都有详细的标注,那么就可以将这些照片(借助软件,比如微软的Photosynth)整合出令人惊叹的3D全景渲染结构图,而这要远比每个个体的拍摄更为复杂,也更有价值。有意思的是,这一方式已经超出了社会主义者许诺的“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因为它做到了“增益付出,超需回报”。

社区共享可以释放出惊人的力量。类似Reddit和推特这样的网站允许用户投票或者转发最重要的信息(新闻、网址链接、评论),它们对公众话题的引导堪比甚或超出报纸和电视。有志于此的内容贡献者会继续贡献内容,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工具有着更广泛的文化影响力。社区的集体影响力已经远远超出了贡献者个人力量之和。这就是社会化机构的全部要义所在——整体优于部分之和。传统社会主义试图通过国家政权来实现这一目标。现在,数字共享则超脱了政府,在国际范围内发挥作用。

协作

有组织的协作所能取得的成果要超出临时的合作。只需看看那几百个开源软件项目中的任何一个——比如构成大多数网络服务器和智能手机底层架构的Linux操作系统,你就能有所了解。精细调校的公用工具可以让成千上万个成员协同工作,从而产出高质量的产品。相比之前提到的临时合作,针对庞大复杂的项目所展开的协作通常只会给参与者带来间接收益,因为群体中的每个成员只会与最终产品的一小部分打交道。一位热心参与者可能要花几个月来为项目的子程序写代码,而项目的全面应用则是几年之后。事实上,以自由市场观点看,这种劳动报酬比是十分不正常的,即工作者做了巨量的、有很高市场价值的工作,却不获得任何报酬。这种协作方式是资本主义所不能理解的。

除去经济学上尚无法解释这种现象外,我们其实已经习惯了免费地享用这些协作成果。今天全球近半数网站所在的服务器(有3500万台之多)都在使用免费的、由社区开发和维护的、开源的Apache软件。一个名为3DWarehouse 的免费素材库可提供数百万个复杂的3D模型,任何你能想到的东西——小到靴子,大到桥梁——都能在这里找到。这些模型的创建者和提供者都是非常专业的热心人士。由社区设计、学生和爱好者制造的开源硬件Arduino已将近一百万台,类似方式生产的迷你电脑Raspberry Pi则已接近六百万台。人们被鼓励自由和免费地复制这些产品的设计,并在此基础上开发新的产品。尽管没有金钱回报,但创造这些产品的大众生产者获得了信誉、地位、声望、享受、满足和体验。

当然,这种协作本身并没有什么新鲜之处。但这些新的在线协作工具为公有生产形式提供了支持,使得人们可以摆脱对资本主义投资者的依赖,将成果的所有权保留在生产者(同时也是消费者)手中。

集体主义

大多数西方人,包括我自己,都被灌输了这样一种观点——个人权力的扩张必然会削弱国家权力,反之亦然。然而现实中大多数政治组织会将一些资源社会化,将另一些资源个体化。大多数走自由市场道路的国家经济体已经将教育和治安进行了社会化,而即便是当今最社会主义的社会也允许一些私人财产的存在。这两者的混合比例在世界各地都有所不同。

与其将技术社会主义视为自由市场个人主义和中央集权这一对零和博弈的某种妥协,不如将技术共享视为一个新的、能同时提升个人和群体价值的政治操作系统。共享技术其未曾言明但又不言而喻的目标是同时最大化个体自主性和群体协同力量。因此,数字共享可以视为第三条道路,与老旧传统观点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以上内容节选自凯文·凯利(Kevin Kelly)的著作《必然》

凯文·凯利,人称KK,《连线》(wired)杂志创始主编,硅谷最著名的预言家,第一届黑客大会的发起者,代表作《失控》《科技想要什么》《技术元素》《必然》。

KK被看做是网络文化的发言人和观察者,在《必然》一书中,他指出了新物种的基因特征、所思所想、行为规则和未来走向。换言之,他预言了未来30年哪些领域会出现重大的财富机会。逻辑思维罗胖说:“凯文·凯利的观点震撼过很多人,他描述的未来振奋过很多人。最重要的是,经过时光磨洗,他是被证明了预见性和洞察力,且在哲学层面最成体系的一个人。凯文·凯利已经不是那个人本身,而是这个时代的坐标和符号。”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数字社会主义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9805.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