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回首正视丑恶的历史?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3-28,星期二 | 阅读:438

“唯有面对历史,我们才能解放我们自己,去创造一个更正义的世界。”

这是哈佛大学校长Drew Gilpin Faust教授三月初在一场讨论大学历史与奴隶制的研讨会上如此表示。

此前,从事这方面研究的学者不是遭到威胁,就是研究被拒绝。但现在,一切改变了。

2001年,一群耶鲁大学研究生发表报告就指出学校忽视校方过去和美国那段蓄奴历史的关系。2003年,布朗大学校长提出要研究该大学与奴隶制的关系。而后,这些历史优秀的名校中,都出现学生抗争要求回去检视那段被忽视的黑暗历史,并且也都有老师开始研究。

这个议题在过去一年迅速加温。《纽约时报》引述一位学者说,“让这个对话可以不断持续下去的是学生。”是他们“逼使我们诚实。”

去年三月,哈佛大学法学院(见上图)撤下写有拉丁文“真理”(Veritas)的盾牌状院徽,因为这院徽包含十八世纪捐款成立哈佛法学院的捐助者罗伊尔(Isaac Royall )家族的盾徽,这个家族曾虐待奴隶,将77名奴隶活活烧死。2015年学生抗议这个院徽,一年后,院方从善如流。

去年年中,乔治敦大学也揭露在十九世纪初,他们曾经贩卖272名奴隶来维持学校运作,现在师生们要求知道那些奴隶后来发生什么事了?并且讨论,是否要赔偿他们的后代子孙?

今年初,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设立了一个新网站,就叫“哥伦比亚大学与奴隶制”。这是由校长和著名历史学者Eric Foner启动的计划,他们先在前年由Foner教授开始一堂课程,由学生做报告去研究历史,并把报告给校长,而后老师和学生再继续深入研究。研究结果虽然没有显示哥伦比亚大学当年自己有蓄奴,但是学校历史仍是和奴隶制度紧紧联系着,包括1810年的校长个人有蓄奴。Foner教授也说:“真正让我惊讶的是,当年这么少的哥大人实际参与废奴运动。”

就在哈佛大学的会议前几天,台湾是“二二八”纪念日七十周年。如同过去几年,又有学生破坏校内的“蒋公”铜像,并且社会上出现“国立中正大学”是否要改名字,以及“中正纪念堂”是否转型或者“去蒋化”的讨论。

蒋介石是一个独裁者。1947年“二二八”之后,他派军从上海到台湾屠杀上万人,是不争的历史事实。1949年后,他集中个人权力,透过一个强大的威权体制来控制社会,剥夺人民的公民权利,并进行白色恐怖来逮捕和处死异议者,这已是毋须争辩的。

韩国对于当年独裁者总统朴正熙,智利对于独裁总统皮诺契,或者南非对于当年施行种族隔离的白人政权,都有很清楚的历史定位,很难想象他们的城市中现在会有一个巨大无比的伟人纪念堂,或者会有以独裁者为名的大学。在台湾与大陆,常会有人说蒋介石仍有其功劳如经济发展,但别忘了智利或韩国的独裁期间也有快速经济发展,却很少有人因此去合理化他们的威权统治。

许多研究已经指出,台湾在新兴民主化国家当中,转型正义做的是比较少的,这个社会至今仍然没有足够诚恳地面对过去的威权历史,以至于如今整个社会对于历史的观点是分裂的,其结果就是:这个社会对于什么是民主、什么是人权,有很不同的认知,很难建立一个民主的社群。

无论如何,当这名独裁者在过去彻底镇压了一个国家的学术与思想自由,如今台湾解严三十年,却依然延续威权时代以来的做法,大学以他为名的,或者学校中仍然放着一个纪念铜像,实在是时代的黑色荒诞。

这几年,每年“二二八”都出现学生对铜像破坏、泼漆的剧目,让部分人士不满。然而,问题是在这些学校的掌权者自己不能勇敢地反省历史,政府也没能更有魄力地推动转型正义。当然,关键不只是在于拆掉一个铜像,或者卸下门口的招牌——那些动作如果粗暴地进行,充其量也只是政治姿态,而是在于走过威权时代的大学们如何能诚恳地调查过去曾经如何与独裁政权共舞,并提出他们如何看待学术自由,并且将如何保障学术自由。(事实上,许多大学刚被发现签署“一中承诺书”,就是对学术自由的伤害。)

台湾大学想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先看看人家如何诚实地面对他们的丑恶历史吧。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如何回首正视丑恶的历史?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9288.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