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资本主义更应以人为本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3-9,星期四 | 阅读:630

人工智能正来到我们身边,即便看起来人类智慧或许正在弃我们而去。大型科技公司正任命伦理学家指引机器学习的发展;机器人、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前景催生了大量有关“工作的未来”的书籍和研究。有多少工作岗位会被留下,这些将是什么样的工作?

但我们最好关注一个大得多的问题:资本主义自身的进化。即便干草叉已被投票箱取代(但愿),我们仍生活在革命时代。为什么不在未来压顶之前设想几种不同的未来?

例如,全食(Whole Foods)首席执行官约翰•麦基(John Mackey)及其合作者已经接受了“自觉资本主义”。他们信奉自由企业体制,但坚称“我们能够做得更多”,创建不仅以利润为目的的企业。自觉的企业关注的是向员工赋权,并创造一种关怀和信任的文化。

自觉资本主义仍将企业视为基本经济单位。与此相反,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商学教授阿伦•孙达拉拉詹(Arun Sundararajan)聚焦的是大众。他在《共享经济》(The Sharing Economy)一书中指出,以大众为基础的资本主义是乡村生活的21世纪版本,人们在其中相互进行商业交易,这种交易由相互交织的社会网络产生的信任支撑。数字平台使乡村扩大至包含城市;区块链技术大规模地创造信任;个人依靠成为小创业者养活自己,就像过去的手工艺人和商人。

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给出了不同看法,称“资本主义正在被‘人才主义’(talentism)取代”。在他看来,工业化使得资本取代熟练手工劳动成为价值的主要来源。但是,“资本如今正在让位于人才”,特别是“创造力和创新能力”。他由此得出结论,完善的经济制度应更多地聚焦于对人的投资,而非对商品和服务。

然而,人才主义如何才能取代工业资本主义创造的大量工作?创造者和创新者只是劳动大军中的一小部分。而人才必须由拥有各种技能的不同的人们经过多年培养和投资才能形成。

想想奥运冠军,他们无一例外地都会感谢自己的“团队”——包括教练、治疗师、训练师、顾问、经理、经纪人和公关。他们背后是自己的父母、老师、教练以及发现他们并使之走上这条道路的“伯乐”。一个希望最大限度利用尽可能多成员的才能的社会,将拥有一个非常高的“前线士兵与后备力量”比率——军事术语,即每个战斗中的士兵需要多少支持人员。

然而,资本主义的另一种未来可能是“关怀资本主义”(care capitalism),这里的关怀被定义为投资于他人的才华和潜力。伴随终生学习时代的到来,对各类教师的需求将呈现爆炸式增长。认可教练价值(运动员、歌手早已认识到)的人正迅速增加,高管教练、职业教练和生活教练的数量将激增。

身体与精神方面的治疗方法都已被划为专业类别。医生和护士都有一群专职助手,就像从事特殊教育的教师一样。此外,依靠大数据在前所未有的细致水平上帮助我们评估行为模式,教育机构及职场的顾问们将解释并运用评估结果来帮助每一个学生和雇员。

最后,承认早期教育对人才培养的深刻影响,将大大增加对专业化的护理人员的需求。美国的社会服务系统正在开始培训并补偿职业的寄养父母,因为他们对于受托儿童的成长会带来特定影响。在养老方面,有经验的陪护和照顾(重体力活由机器人协助)将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

在这种人类经济中,关键的生产要素是人类将自己的知识和技能分享给他人、并在赋予他人能力和权力的过程中感到自豪和满足的欲望。这种分享当然不是免费,但报酬的形式除了金钱,还有意义感。

在多个国家面临巨大的民粹主义怒火和社会政治动荡之际,上述任何一种未来似乎都过分乐观。但每一种未来的种子早已发芽,设想合理的未来能够帮助我们塑造并实现它们。

本文作者是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的总裁,同时还是英国《金融时报》的特约编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新资本主义更应以人为本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8793.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