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梅拉尼娅住进白宫?那就给她开工资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3-2,星期四 | 阅读:1,521

詹妮弗·韦纳 2017年2月21日

Scott McIntyr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梅拉尼娅·特朗普(戴墨镜者)和日本第一夫人安倍昭恵在佛罗里达州德尔雷比奇的森上博物馆和扶桑花园。

女性的工作在什么时候会成为真正的工作?

当没有女人露面来做这项工作的时候。

这件事感觉如同特朗普总统任期第一个月动荡风波的脚注、一个微小的细节,在俄罗斯新闻、行政命令、法律上诉、Twitter上语法不准的持续消息炖成的一锅毒粥中,它很容易遭到遗漏。但是现在,大多数美国人都知道了,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已经表明自己是个不要当第一夫人的第一夫人

她并没有接过第一女主人的衣钵,任劳任怨地直接进入岸上的邮轮总监朱莉的角色(七八十年代的电视剧《爱之船》[The Love Boat]里的一个角色——编著),穿梭两地的梅拉尼娅选择了大部分时间留在纽约与幼子待在一起,至少在学年结束之前会这样,虽然她不时也会从金碧辉煌的顶层公寓里出来,去参加白宫晚餐或者观光游览。

虽然一宗诽谤诉讼案的发生,表明特朗普夫人终于看到了该如何将作为“世界上被拍照最多的女人之一”这个角色转换成货币,但她似乎还是没有兴趣做第一夫人的工作。直到1月底她才任命了一名社交秘书,而且至今她的办公室团队还未完全建立起来。在上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总统发表了一份进展报告,说妻子“开放了游客中心”,并预测她会是一个“极其出彩”第一夫人,因为她“永远是你所能找到的最优秀的人”。

失去之后你才知道自己曾经拥有过什么。现在特朗普已经把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变成了一个单身汉宿舍,很明显,我们之前把第一夫人的工作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假设,椭圆形办公室里那个男人的妻子会放弃自己在做的任何其他事情——法律事业、作为医院管理者的高薪职业、作为全职妈妈的安静生活——来承担这份工作。自从玛莎·华盛顿(Martha Washington)以来,第一夫人一直是这个国家招待宾客的女主人;自从埃莉诺·罗斯福(Eleanor Roosevelt)之后,第一夫人也会支持一项事业,通常与妇女和儿童有关。她欢迎来访的贵宾,款待他们的配偶,举办假日聚会,与吉米·法伦(Jimmy Fallon)一起演绎妈妈舞蹈,与此同时公众和狗仔队都已经好了准备,随时可以批评她们在着装或者发型上的瑕疵。

这是一份很少有人会申请的工作。然而,我们期望第一夫人做这一切事情,而且不拿工资,甚至没有服装预算:虽然第一夫人办公室有预算,但她的角色被认为是一种“荣誉工作”,好像是说“你没有什么赚头,但你喜欢它”。

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让这个工作看起来不仅很光彩迷人,而且轻松自如,即便她对这份工作没有报酬感到气恼,也从来没有公开抱怨过。

现在特朗普夫人的缺席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这是一种劳动,我们不应该为它付钱吗?这也暴露出女权主义与家务活的一贯冲突,不管是在白宫还是在其他地方。

在20世纪60和70年代,第二波女权主义者试图让女性进入职场。很多人坚称,家务是不动脑的苦差事,她们的成就感只能在家庭之外才能找到。1970年,格洛丽亚·斯泰纳姆(Gloria Steinem)说“家庭主妇是依赖者,她们仍然是孩子”;贝蒂·弗里丹(Betty Friedan)说,“没有女人会在擦厨房地板时获得高潮。”

因此,女性主义者没有把公司提供日托、灵活的日程安排、男性和女性育儿假,以及不需要父母牺牲在家中的时间就能通往顶峰的路径当作重点,而是把女性获得相同的教育、工作相同的时间、赚取同样的工资、像男人那样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做出艰难选择作为了优先事项。

一些女性接受了这种观点,她们戴上肩垫和假领带,就像斯泰纳姆那令人难忘的说法,她们变成了她们应该会嫁的那种男人,获得了法律和医学学位,成为企业高管和福克斯新闻的撰稿者。

但家务仍然是个挥之不去的问题。当妈妈和爸爸都在工作时,仍然需要有人购买生鲜杂货和安排看医生的日程。

有时,在中产阶级和中上阶层家庭里,那个人是保姆或管家,是一名女性——往往是少数族裔——她们照顾料理家务、照顾孩子,这样孩子的父母就都能保住自己的带薪工作。因为我们的文化贬低家务活的价值,料理家务和照顾孩子依然报酬不高,而且没有监管。

2012年,美国家庭佣人联盟(National Domestic Workers Alliance)发现23%的佣人的薪水低于他们所在州的最低工资。研究还发现,只有不到9%的家庭为其佣人的工资缴纳社会保障税。

不是所有的职业女性能得益于低工资的女佣或保姆。一些女性从没在外工作过,要么是因为她们不想,要么是因为从财务上没有必要。其他人从单位回到家后,则无奈地投入所谓的下一个班。

白宫可不一样——情况并不是特朗普夫人一边捡起散落的乐高玩具,一边祈求说,“能让我消停5分钟吗?”尽管她丈夫也会问她是不是把衣服送去干洗了。但作为第一夫人,本质上是白宫主妇,要负担所有的白宫家务,这包括如此多旅行和公开演讲,乃至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曾与妻子南希(Nancy)开玩笑说,“政府获得了一名免费员工;他们让她几乎跟我一样忙。”

既然我们的第一夫人已经说了不,非常时期就得采取非常手段。如果我们想让白宫继续发挥人民之家的功能,如果我们想让那棵圣诞树亮起来,让复活节彩蛋滚起来,那就是时候付钱了。

“解放梅拉尼娅?”如果她愿意这做这份工作,我们还是付钱给她吧。

詹妮弗·韦纳(Jennifer Weiner)是最近出版的回忆录《饥饿的心》(Hungry Heart)的作者。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想要梅拉尼娅住进白宫?那就给她开工资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856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