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美国大学优势不再,谁会成为获益者?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2-28,星期二 | 阅读:660

撰文:Justin Fox

美国大学体系某种程度上也是世界的大学体系,拥有最高的学术标准和最充沛的资源

“美国大学之所以能长期保持领先地位,全是拜这种‘敞门迎客’的精神所赐”

自二战以来,美国的大学体系一直是全世界艳羡的对象。更重要的是,它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世界的大学体系,拥有最高的学术标准和最充沛的资源,吸引全球各地的顶尖学者到这里从事学术研究和教学工作。

即使外国竞争对手让美国经济的其他部门节节败退,但美国高等教育的主宰地位仍在延续,并助推新产业强势崛起。美国也由此成为这些新兴产业的世界领导者。

从绝大多数指标来看,美国的大学仍然占据绝对优势。上海软科发布的2016年世界大学学术排名显示,排名前20的大学中有15所位于美国;在排名前100的大学中,美国占了50所。

美国大学优势减弱

但是,这些数字已较十年前(分别是17所和54所)有所下降。美国公立大学因州政府支持经费削减而备受打击,而许多研究人员依赖的联邦资助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也在持续缩水。与此同时,其他国家一直在努力追赶,一些国家(大多是欧洲小国)正将GDP当中远高于美国的比例投入到学术研究中。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似乎给美国的学术对手帮了个忙。他颁布的移民禁令让许多大学陷入动荡;他对学术界的总体态度可以公平地概括为“不够友好”。

这足以让人怀疑美国的学术支配地位是否会受到威胁。不久前在苏黎世短暂访问期间,我认为我应该问一些可能知道答案的人: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 Zurich)和苏黎世大学(University of Zurich)这两所欧洲顶尖大学的校长。有些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他们都非常愿意和我谈论这个话题,“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拥有比美国更好的研究和教学体系。”

苏黎世大学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校长利诺·古泽拉(Lino Guzzella)说。“对于学术界,特朗普可能有一些有趣的想法,这不会伤害我们。但我并不认为这将导致美国高校出现犹如《出埃及记》那样的人才外流。”

当然,这肯定不会伤害他们。苏黎世大学校长迈克尔·恩加特纳(Michael Hengartner)说:

当我们的职位出现空缺时,我们肯定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考虑目前供职于美国大学,可能有兴趣过来的人才。

此外,他还表示,“我们非常好奇地想看看博士生申请将出现什么变化。不仅仅是来自美国的申请人,还包括其他国家那些可能会考虑,或者已经考虑过美国大学的申请人。”

瑞士的高等教育机构完全有能力利用美国高校的吸引力减弱这一前景,因为不同于德法等国的大学,它们已经非常国际化了。在苏黎世大学,56%的教师来自瑞士以外,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外国教师比重更是高达69%。尽管这两所大学的本科生人数基本上都是瑞士人,但在苏黎世大学就读的博士生中,有46%是外国人,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外国博士生比重为68%。

国际化教育

部分由于这种开放性,瑞士大学的国际排名通常都非常靠前。作为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的本科母校,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是欧洲大陆最受尊敬的学术机构,在上海软科、教育组织QS和《泰晤士报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等世界大学的排名中分别位于第19位、第8位和第9位。苏黎世大学(爱因斯坦在该校获得博士学位)的排名则分别位于第54位、第80位和第106位。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

在这两所大学获得的资金中,有超过三分之二来自政府: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资金来自联邦政府,而苏黎世大学的资金主要来自苏黎世州,尽管联邦政府和其他州也为该校提供资金。学费收入很少,瑞士大学才刚刚开始尝试美国顶尖大学赖以兴旺的那种私人筹资方式。

身为机械工程师的古泽拉和分子生物学家的恩加特纳都非常熟悉美国的大学体系。古泽拉一直是俄亥俄州立大学(Ohio State University)的客座教授;恩加特纳在麻省理工学院(MIT)获得博士学位,并曾在纽约冷泉港实验室(Cold Spring Harbor Laboratory)担任研究主管。他们都以近乎惊叹的语气谈到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和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等美国私立大学拥有的海量资源,但谈及州政府削减美国公立大学经费时,他们都感到非常遗憾。

他们也不得不应对移民政治。2014年,瑞士选民批准的全民公决呼吁政府停止“大规模移民”,并设定年度移民配额。这可能导致瑞士大学违反欧盟一项重要研究资助计划的规则,进而无法继续参与。这种威胁暂时已经被瑞士政府的妙招消解了,但它肯定还没有彻底消除。看到美国移民政策似乎做出类似的转变,并不是一件令人鼓舞的事情。

恩加特纳指出,“美国大学之所以能长期保持领先地位,全是拜这种‘敞门迎客’的精神所赐。它现在处境危险。”他补充说,“瑞士大学可能会受益于当前这种局面,但作为一个整体的科学生态系统并不会。科学受益于全球人才的自由流动,而美国恰恰是这个系统的关键参与者。”

古泽拉还看到了一种危险:美国和其他地方都出现了一股敌视专业技术的趋势。“整个科学系统当然处于危险中。如果你不再相信科学,不再相信事实,你显然就会中断这个引领我们从中世纪走到今天的进程。”

是的,美国大学可能将经历一段困难时期。但面对这样一个前景,就连那些完全可以受惠于此的外国大学,似乎也不是特别激动。

(本文内容不代表彭博编辑委员会、彭博有限合伙企业、《商业周刊/中文版》及其所有者的观点。)

编辑:刘馨蔚、管文晶

翻译:任文科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如果美国大学优势不再,谁会成为获益者?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850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