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足球的造星之路:先“进军”东欧,再“征服”世界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2-21,星期二 | 阅读:786

撰文:Tariq Panja

弗卢米嫩塞(Fluminense)掌控了斯洛伐克俱乐部STK Samorin,利用它培养明日足球之星

“我们说话是有点疯狂,但这就是足球界”

在使劲搓着脸颊、嘴巴和鼻子的巴西少年威廉•亨里克•多斯•桑托斯(Willian Henrique dos Santos)抱怨说,他的右脸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

这位身材瘦小、以速度快见长的进攻队员刚刚在他的新足球队完成了一场热身赛。首次远走他乡踢球的桑托斯挥别的是南美洲的炎炎夏日,迎来的是中欧的冰冷冬季。对于他的足球生涯而言,在匈牙利度过的这个1月的午后是迄今最为艰难的——肯定也是最寒冷的。18岁的桑托斯希望在匈牙利之行结束后能前往更光鲜的地方踢球。

“     我现在明白了,人生之路是漫长而复杂的。”       

这位巴西年轻小将在场上被块头大得多的欧洲对手“狠虐”后(冲撞导致的小伤小痛自然不可避免)说,“这是我迈向自己梦想的第一步。”

“造星”试验地

事实上,包括桑托斯在内的8位南美球员是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精心栽培的对象,是这个里约热内卢豪门独一无二的“造星”试验的核心所在。曾四次夺得巴甲联赛冠军的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已经掌控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斯洛伐克俱乐部——STK Samorin,以利用它来培养明日足球之星,其目标是将STK Samorin打造成面向巴西足球英才的终极学府。一部分在此受训的球员可以转会至财力更雄厚的欧洲俱乐部。这些欧洲俱乐部正是推动每年价值50亿美元的足球运动员转会市场的中坚力量。

从球员公寓内看到的斯洛伐克城镇沙莫林的景象

“打个比较糙的比方,如果你有一个养着100头奶牛的农场,你可以把奶牛出借给能让它们长得更好、更壮的其他农场,然后静待它们日后上市,”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负责斯洛伐克造星基地的前球员马尔科•曼索(Marco Manso)说。

对于顶级的巴西足球俱乐部而言,球员转让业务规模已经超越与体育经济相关的所有传统业务,仅次于媒体权益业务。根据世界足球管理机构国际足球协会联合会(FIFA,简称:国际足联)提供的数据,2016年有1500多名巴西球员跨境转会,跨境球员转会规模几乎是第二大球员输出国阿根廷的两倍。

除了为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Barcelona)效力的内马尔(Neymar),切尔西足球俱乐部(Chelsea)的维利安•博尔热斯•达•席尔瓦(Willian Borges da Silva)和巴黎圣日耳曼足球俱乐部(Paris Saint-Germain)的戴维•路易斯(David Luiz)和蒂亚戈•席尔瓦(Thiago Silva)等名将,在包括东帝汶和法罗群岛在内的世界各地都能看到巴西球员的身影。在中超联赛旗下最近变得“有钱任性”的俱乐部,巴西球员也是外援主力军。

“我们这样说话是有点疯狂,但这就是足球界,” 曼索说,“你可能只有一次机会。”

如果有哪家俱乐部有意引进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的巴西球员,STK Samorin可以称得上是个商店橱窗。作为其最近的亮点,STK Samorin于2016年成功入围斯洛伐克足球乙级联赛。

“我们是市场上的产品”

“我们是产品,市场上的产品。”球员彼得森•希尔维诺•达•克鲁斯(Peterson Silvino da Cruz)说。这位绰号为“Peu”的球员来自圣保罗以南的一个小城市(两地航班仅耗时1小时),其父亲是位造船师。23岁的克鲁斯是STK Samorin的最高得分者。自从加入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以来,克鲁斯一直处于被外借状态,为巴西、波兰和墨西哥等地的俱乐部效力。

“如果这个产品好的话,人人都会想买,”他说,“我的经纪人告诉我,这将有助于提高我在欧洲人眼里的知名度。”

球员交易可能会对巴西各大足球俱乐部的资产负债规模产生超大影响。对于它们而言,球员转会通常是仅次于电视转播收入的最大收入来源。而这些收入又可用于支付新设施费用,从而支持它们批量培养更多足球明星。

巴西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和斯洛伐克STK Samorin足球俱乐部的球员们坐在一辆大巴车上,他们将打一场友谊赛

1902年,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在绿树成荫的里约郊区拉兰热拉斯成立。该俱乐部以其自成一体的球员发掘体系为傲。在位于里约热内卢一处山谷中,该俱乐部旗下郁郁葱葱的青训基地在任一时间都在培训350名14至20岁的年轻球员。每周约有50人会前来试训;在16岁组中约有160名是注册职业球员。

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的足球发展总监马塞洛•特谢拉(Marcelo Teixeira)在其位于拉兰热拉斯的办公室里说,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培养“更好的人”,为个人和职业发展提供平台,而不是为了卖球员。

由于不到30名受训球员能担当首发队员,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与世界各地的其他俱乐部一样对外出借麾下球员。这么做的目的是希望球员能够在其他俱乐部提高水平并回归本俱乐部以壮大首发阵容,或者出售获利以进行再投资。

从2015年8月至2016年1月,该俱乐部向罗马足球俱乐部(Roma)和切尔西足球俱乐部分别转让了年轻的中场球员格尔森(Gerson)和肯尼迪(Kennedy)。这些转会交易价值总额为9000万雷亚尔(2900万美元),而该俱乐部所获利润大多用在了一个全新培训中心上。

距里里约大概1万公里的沙莫林是个战略选择。

在斯洛伐克,每支足球队最多可以让5位非欧洲球员上场。地理位置也是一大优势。虽然STK Samorin足球俱乐部的比赛可能很难吸引到500名以上的球迷前来观看,但是沙莫林对于各路球探来说是个好地方,因为这里靠近匈牙利、奥地利和捷克共和国,并且与布达佩斯和维也纳等地机场之间的交通便捷。

此外,这里的成本也比较低。为了运营参加斯洛伐克乙组联赛的一支队伍,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投资了大约75万欧元(80万美元)。特谢拉说,在葡萄牙开展类似的业务可以避免语言障碍,但成本要10倍。

但里约热内卢律师小路易斯•佩雷兹•阿列恰瓦拉(Luis Perez Arechavala Junior)说,考虑到沙莫林位于前东欧集团(Eastern Bloc)的一个角落,这可能会带来过大的文化冲击。阿列恰瓦拉在被送到欧洲时曾是一位雄心勃勃的中场球员,他当时在西班牙乙组联赛为阿尔瓦塞特足球俱乐部(Albacete)效力,但后来因为踝关节受伤结束了自己的足球职业生涯。

“巴西球员很难适应。”他说,“他们可能不会学习当地的语言和文化,因为他们可以抱团形成小团体,但在另一方面,他们可以保持巴西足球风格。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正在试验在一个地方只安排几个球员的做法。维利安的队友阿兰•费哈(Alan Fialho)说,在波兰经历了艰难的4年后,他回巴西时一度下定决心不踢球了。后来特谢拉让他花半年时间参加斯洛伐克的训练项目。

回到住处的费哈说:

“       我跟他们说,他们很幸运。”       

费哈与中场队员马龙•弗雷塔斯(Marlon Freitas)住在一套两居室公寓内。在客厅里,6名队友正在玩FIFA足球视频游戏,一个个都志在必得的样子。“我在那很寂寞。我在精神上遭到了重大打击。”

彼得森(上图正中)和巴西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的球员在斯洛伐克沙莫林的一家餐馆共进午餐时开怀大笑

在匈牙利训练赛开赛前夕的训练中,这些巴西队员在进行短跑训练前在费哈身后排成一列。由于在国外生活了多年,费哈已经可以流利地说英语,并能够翻译芬兰教练米卡•隆斯楚姆(Mika Lonnstrom)的指示。

42岁的隆斯楚姆也算是新人,此前他在马尔代夫和泰国等地建立了自己巡回教练的职业生涯。他认为STK Samorin项目可能最终会成为其他俱乐部按图索骥的效仿对象,以避免在引进球员时“中彩”。

机会渺小

但无论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怎样培养他们,这些在沙莫林受训的巴西球员归国成为首发队员的几率仍然很低。自2015年8月与斯洛伐克方面结成联盟以来,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已经向斯洛伐克派驻了25名球员,但只有一人成功加入该俱乐部的首发队伍,他是强悍的防守中场球员路易斯•费尔南多(Luiz Fernando)。

如果不能成为首发队员,留在欧洲将是最好的结局,但时间是紧迫的。球员打造成功职业生涯的时间窗口很小。隆斯楚姆说,即使对于维利安这样的年轻球员而言,他在足球界闯下一片天地的时间也只有一两年。

“我们这样说话是有点疯狂,但这就是足球界,” 曼索说,“你可能只有一次机会。”

在该俱乐部选择的午餐和晚餐定点餐厅——沙莫林比萨店Bella Italia,球员们都是乐观的。维利安想要为切尔西足球俱乐部效力,追随同名球星维利安•博尔热斯•达•席尔瓦的脚步,后者是切尔西的中场支柱。

他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在搬到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的训练基地之前,维利安住在位于圣保罗一个贫困区的简陋房子里。用他的话来说,他老家所在的社区是粗鄙的。在登上从圣保罗经停巴黎前往维也纳的法航航班之前,他从未离开过巴西。能成为一名成功球员将意味着可以改变他分居父母的生活。他每天都会尽量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安娜•保拉(Anna Paula)。

但是,他首先必须应付严寒。

STK Samorin足球俱乐部中场球员恰巴•克拉利克(Csaba Kralik)头发间的汗滴结成了冰

在STK Samorin对阵匈牙利Mosonmagyarovar的下半场,维利安在跑上人造草皮为前者出征前热身驱寒,当地气温为零下8摄氏度。球员们震惊地盯着恰巴的头,因为这位中场球员的汗水已经结成冰悬挂在头发上。

“我想念家乡阳光下的小家,” 维利安说。另一位球员说,巴西老家现在很可能是4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因此他更想呆在海滩上。

STK Samorin以2-0的成绩赢得了这场热身赛,但威利安担心自己可能没有发挥好。寒冷的天气影响了他的跑动,而匈牙利人都是大块头球员。

“我真的需要改善我的体型。”他在通往更衣室的冰冻路面上一边平衡着自己的脚步一边说道。“在他们中间,我几乎没什么用。我更瘦小,更脆弱,更弱。”

尽管冻得瑟瑟发抖、带着伤痛,维利安不愿放弃。

“我会继续拼搏,”他说。

编辑:宋瑾、管文晶

翻译:许子轩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巴西足球的造星之路:先“进军”东欧,再“征服”世界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833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