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特朗普坐上总统宝座是普京引火烧身?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2-18,星期六 | 阅读:1,405

撰文:Leonid Bershidsky

普京成了特朗普成败的人质,这严重限制了俄罗斯的地缘政治选择

特朗普本人是一个孤立主义者,“美国优先”是他的口号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的辞职表明,在华盛顿,与俄罗斯扯上任何瓜葛是何等的禁忌。人们忍不住会以为,被指曾帮忙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总统的义举如今却让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引火烧身。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到目前为止,普京已经得到了他想从美国人那里得到的一切。

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

表面上看,弗林的辞职源于他未能将特朗普就任前他与俄罗斯驻美大使谢尔盖•基什里雅克(Sergey Kislyak)通话内容如实禀告。但实际上,由于和中情局(CIA)合不来,他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早就成了一个包袱。但是在公众的心中,弗林的离职是因为与俄国人过从甚密。《纽约每日新闻》在头版就这样说道:“在俄国人身上找出口”。

下慢棋

特朗普或许反复无常,但是对他及其内阁中没他那么没长性的阁员、如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来说,有一点应该很清楚,那就是与俄罗斯人的任何瓜葛不但会被媒体放大,而且会被用来对付白宫。特朗普目前不可能与俄罗斯展开任何冰释前嫌的会谈,这包括用美国在乌克兰的不作为来换取与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进一步合作。

伊万•克拉什捷夫(Ivan Krastev)和斯蒂芬•霍尔姆兹(Stephen Holmes)在《外交政策》杂志上撰文称,美国当前国内政治革命的展开改变了克里姆林宫的平衡:

普京成了特朗普成败的人质,这严重限制了俄罗斯的地缘政治选择。克里姆林宫清楚地知道,民主党人希望借俄罗斯来诋毁、甚至弹劾特朗普。而共和党经营则希望借俄罗斯来打消特朗普的气焰,并束缚他的手脚。俄罗斯政府担心的不仅仅是特朗普的倒台,还担心他为了在咄咄逼人的国会共和党领袖面前息事宁人而见风使舵地加入到反莫斯科的行列当中。

但这只是某些人一厢情愿的想法。对于深受克格勃反美宣传影响的老江湖普京来说,他永远不会指望他对面的美国政府会伸出橄榄枝。

可以预见,俄罗斯的一些评论家会对弗林的辞职大加挞伐。俄罗斯议会上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康斯坦丁•科萨切夫(Konstantin Kosachev)在Facebook上写道:“要么是因为特朗普没有获得他想要的独立,要么就是恐俄症对美国新政府的影响已经到了骨子里。”而在谈论到特朗普及其内阁时,普京和外长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这两位真正说话算话的人物却一直表现出克制。

在1月特朗普与普京进行首次通话之前,华盛顿的政策专家、记者和外交人员曾大量转发一则流言:特朗普将解除美国因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并对美国大选进行干预而对其实施的制裁。这种情况并未发生,而普京在与特朗普的通话中显然也没有提到这一点。俄罗斯的官方立场是俄政府不会首先提及制裁问题,因为这并不妨碍“我们就符合俄联邦利益的问题开展并持续展开对话的能力”。而近来的另一条传言,即为了投桃报李,俄罗斯将把美国国安局信息泄露者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移交给美国方面,最终可能也被证明是毫无根据。

普京并不指望通过给特朗普送礼来换取眼前的利益。他下的是慢棋,而眼下特朗普及华盛顿的反俄势力都在卖力地帮他支招。

顾大局

对于普京来说,俄罗斯与美国之间最大的问题是美国愿意不远万里去搅俄罗斯的局,不管是中东、欧洲还是前苏联地区。而无论对俄罗斯问题怎么看,特朗普本人是一个孤立主义者,“美国优先”是他的口号。他和支持他的选民似乎都无意支持去一个俄罗斯利益强大的国家进行直接武力干涉。通过纵容乌克兰东部战火重燃、却不发起决定性的军事行动,普京正在试探特朗普。而除了在联合国安理会例行公事地予以谴责之外,美国方面似乎也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如果这种情况继续,那么普京(他对俄罗斯国家利益的理解显然更加透明和有预见性)就可以自顾自地按照他的想法、随心所欲地去捍卫这些利益。

美俄两国的贸易关系从未强大到制裁足以让俄罗斯伤筋动骨的地步。美国对俄出口从未超过111亿美元(2013年创下的历史最高记录),对俄罗斯产生重大影响的是与欧洲的经贸联系,能够影响到这种联系的政治限制才可以对俄罗斯造成更大的伤害。在欧盟,特朗普(和普京一样,但出于不同的理由)支持那些反对欧洲融合、对欧元持怀疑论的民族主义者。特朗普不是欧洲大厦的倡导者,也曾流露出若欧洲不愿分担美国的军事保护费便会撒手不管的想法。他甚至还可能对欧洲商品实施惩罚性关税,而这只会促使欧洲将出口转向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国家。即使特朗普突然采取反俄立场,他制裁俄罗斯的想法也会因为他在欧洲的朋友太少而得不到重视。

事实上,美国政治当权派对俄罗斯的过敏正在阻止美国追求自己的利益。若不是因为与俄罗斯的交往在华盛顿的政治和新闻圈是那般禁忌,特朗普可能早就和俄罗斯开始讨价还价的会谈。拒绝会谈会让俄罗斯显得蛮不讲理和咄咄逼人。普京想和西方做平等的伙伴,而非凡事对着干的死对头。另一方面,对美国妥协将弱化俄罗斯宣传机器苦心孤诣制造出来的美国恶棍形象,进而影响到普京在国内的威望。特朗普在恢复美俄邦交上面临如此大的压力,这对普京来说求之不得,这正是俄罗斯国家电视台想要的宣传效果。

对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来说,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只是一个正撕下道德面具、无意在远离本土的地方搅局的敌手。普京正分文不费地享受他能从特朗普政府获得的一切好处。如果特朗普想和普京就如何解决全球问题展开有意义的对话,那么美国人对俄罗斯的嫌恶会阻止他这么做。其结果是,自当政一来,普京看来第一次可以无拘无束地去玩儿他想要的地缘政治游戏。

(本文内容不代表彭博编辑委员会、彭博有限合伙企业、《商业周刊/中文版》及其所有者的观点。)

编辑:刘馨蔚

翻译:吴洪涛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帮特朗普坐上总统宝座是普京引火烧身?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821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