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金正男:朝鲜问题已到最后关头

作者:赵楚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2-15,星期三 | 阅读:4,016

文/赵楚

新闻背景:据韩联社消息,金正恩长兄金正男13日在马来西亚遇害。另据韩国kbs电视台报道,金正男在机场被两名女性用毒针杀害。也有消息指出当时金正男是被人用一块湿布捂在脸上,眼睛感到火辣,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去世。马来西亚警方推测嫌疑人可能为女间谍。不管遇刺方式为何,但大家第一时间都把目光投向了朝鲜以及金正恩。国际问题专家赵楚第一时间在搜狐公众号“快评社”发表对这一事件的分析,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看法,不代表搜狐公众平台搜狐新闻立场。

神秘刺杀再次显示最高决策者超强硬姿态

最近全球新闻最大的焦点无疑是美国新任另类总统特朗普的种种施政作为及人事纠纷,但有关朝鲜的两则新闻使媒体目光骤然转向:2月12日,出乎观察家预料,在美国新任总统严厉警告之下,朝鲜向日本海试射一枚新型中程弹道导弹,据报道这枚导弹是具备新型技术原理和具有高级打击能力的固体燃料导弹;更轰动的是,14日,在马来西亚科伦坡国际机场,朝鲜现任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异母长兄金正男被两名神秘女子刺杀。据马来西亚警方披露,刺杀手法极为专业,显然为专业刺客所为,而全球媒体立即把刺杀设定为朝鲜背景。

导弹发射与刺杀使朝鲜重回全球媒体焦点,也引发公众广泛关注:这两桩非同寻常的消息会有何地缘政治与政策方面的含义和影响?这些消息令人震惊,一个原因是,一方面,朝鲜面临的国际孤立状况在金正恩执政5年多之后有增无减,而朝鲜的对抗态度没有缓和趋势,而另一方面,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一直表示将对朝鲜的核武和导弹试验采取比奥巴马政府更严厉的应对措施。因此,可以初步断言的是,朝鲜此类大胆的决策与行动,明显的意在再次向国际社会显示新形势下自身的强硬政策立场,即朝鲜不会因为国际形势的变化而采取更合作和和缓的政策转变。

导弹试验是朝鲜六方会谈破裂以来一贯的不顾国际社会政策的延续,也可以看作针对美韩部署萨德系统及中俄反萨德政策政策,意图使局势更加复杂化的微妙应对,但国际秘密刺杀行为因其在法律上和道德上的明显不当,这一行动可以理解为更具备对国际社会的挑衅意味。因此,可以设想的是,这样的行动不会是秘密情报部门自作主张的行动,其计划与执行职能来自最高决策者本人,是最高领导者意志和政策的结果。然而,在21世纪的今天,跨国的政治暗杀几乎绝迹,展开这样的行动无疑等于向世界宣布,策划和实行者是完全视一切国际法理和伦理为无物的,是彻底我行我素和无法无天的。问题是,为何要做出如此挑衅性的姿态?

断然行动以准备未来筹码

有人以为刺杀金正男这样的鲁莽行为标志朝鲜决策者对形势变化的无知,是其一贯国际我行我素风格的延续。诚然,朝鲜的确有漫长的国际暗杀行动纪录,从上世纪派遣特种突击分队潜入韩国,意图突袭青瓦台,到缅甸实行炸弹袭击,试图刺杀全斗焕,到此前关于针对金正男的刺杀阴谋,这都是人所熟知的事实,但目前形势下执行刺杀行动仍具有新的政治背景和意义。简单说,这是为针对可能大环境变化而采取的巩固领导体制的行动。

金正男作为金正日的长子,而且据信在2001年失势之前长期处于可能接班的位置,同时,近年来他以流亡者身份提出对朝鲜世袭体制的公开批评,这些在朝鲜面临越来越严重制裁,从而外交和经济上更加困难的局面下,他的存在无疑直接地意味着朝鲜人和外部世界可能的选项。从此前关于朝鲜内部政治力量的报道看,金正男是已被清除的朝鲜前高级领导人张成泽支持的接班人选,而张成泽垮台后,一直有报道称,朝鲜国内已经开展可能导致2万人处死的大规模清洗运动。这就使得金正男的存在对现任领导者的潜在威胁日益具备现实性。

可以预料,朝鲜核武和导弹试验不可能不加剧,因为这是朝鲜与国际社会周旋唯一有分量的王牌,而这一政策又必然恶化国际处境和环境,因为周边大国日益失去耐心,而特朗普很可能采取比美国前任政府更猛烈的回击政策。因此,为应对日益加大的外部压力,为适应更加严峻的环境变化,巩固和加强领导力都是首当其冲的选择,在这种意义上,两害相权取其轻,冒天下之大不韪,采取刺杀行动,也可以说并非裂绝鲁莽之举,而是不得不为的决定。简言之,对于金正恩来说,这是一个争取时间的游戏,要在特朗普政策站稳脚跟之前消除内部政治威胁,并更可靠掌握核武和导弹王牌,从而为未来可能的谈判与妥协赢得真正有价值的筹码。

从过去朝鲜的系列行为可以大致判断执政者的目标:保持可信赖战略威慑能力作为自身安全的终极保障,在此前提下,通过适当灵活的对话策略达成有利于自己的国际妥协,从而为自身的政权安全赢得长远的保证。这一点与朝核问题各方半岛无核无战略导弹的目标公开矛盾,但由于朝鲜半岛牵涉微妙的大国关系和地区局势,中国屡有不允许半岛点燃战火的底线显示,因而朝鲜认为,这种理论上的不可能之事事实上是可能而现实的。

刺杀事件显示朝鲜问题已到最后关头

特朗普政府上任不满一个月,尚在处理有关人事问题。目前尚不能判断美国在朝核及半岛问题上新政策的具体走向。刺杀金正男的行动与加速导弹试验可以视作一个信号,朝鲜内部对局势走向有自己的判断和决定,即他们意识到形势已发生大的变化,同时其内部困局可能已发展到难以忍受的程度,为打破这种内外困难,新的对话策略即将推出。问题是,从萨德的部署和奥巴马政府末期对美韩军事合作的升级等行动看,美国及国际社会对朝鲜的挑衅和对话两手策略已经失去耐心。在全面战争选项受极大限制的条件下,美国未来可能对朝鲜采取的变化行动,除一般加强国际制裁之外,唯一可能的终极选择职能是针对金正恩、朝鲜最高领导层及其核力量储备的外科手术行动。这是表面无事的半岛局势背后最危险的未来前景。

自2012年起,美韩年度联合军事演习已多次报道有核背景下三防作战的特点。即将展开今年度美韩联合军演更可能显示美国新政府半岛军事政策的新特点。类似当年针对卡扎菲和萨达姆似的斩首行动相信早已在美韩秘密军事行动的菜单之中。成功刺杀本拉登显示了新世纪美国的全球情报能力及特种战能力,而F-22A和F-35新一代战机也以常态化进入东亚周边部署。可以认为,美国已经为必要时在朝鲜采取战略点杀行动做好了全方位的准备。这一一触即发的潜在的极端危机态势才能解释朝鲜近两年的连串突兀悍然作为,金正恩应也意识到了最大危险逼近的步伐。

半岛问题是亚洲冷战最大的炽热遗产,其内涵不仅是简单的朝核问题,更牵涉到西太平洋乃至亚太的大国权力游戏,因此,美国与其地区盟友即使具备相应能力,其在半岛采取断然行动的国际政治条件依然面临太多不可控因素,日韩难以承受半岛全面战争带来的地区风险,而中俄更不可能支持在半岛的单边军事干预。这是半岛局势虽屡屡恶化却得以维持的外部条件,也是朝鲜20年来得以游刃其间,赢得时间的关键。但应该看到的是,随着朝鲜核能力的升级,特别是,随着朝鲜一意孤行给其传统盟友带来日益加大的国际战略负担,有利于朝鲜的大国关系格局也在发生持续的变化。

从1995年至2005年,金正男据信一直居住在北京,其后居住于中国澳门特区和新加坡,据此可以认为,对于政治流亡中的金正男,中国与朝鲜无疑具有某种不言的微妙默契。在马来西亚完成的刺杀可以看作朝鲜对中国情面的某种尊重,但同时也应该看到,金正男此前公开表示反对朝鲜世袭体制,并宣称他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持相当正面的肯定态度,所以,金正男的刺杀对中朝关系也具有微妙却不一定微小的影响。在金正日第二子,即金正恩另一位异母兄长金正哲销声匿迹的情况下,金正男的被刺使国际社会只能以金正恩为朝鲜唯一的博弈对手,这很可能也意味着有关大国必将重新审视对朝鲜的现实和未来政策。

在国际政治观察领域流行悬疑电影大师希区柯克的一句名言:“一部悬疑电影,如果故事开头时银幕上出现了一把枪,那么,在故事结束之前,这把枪必须射击。”朝鲜核武和导弹的地区政治戏剧已经持续超过20年,这一进程引发和集聚的半岛军事事态无疑正是当代国际政治中的一把超级枪支,现在,随着像刺杀金正男这样的令人震惊的事件的出现,半岛枪声的出现只是早晚之间而已,半岛时钟正在迅速走向爆发的零点,金正男的遇刺身亡也许只是另一更加酷烈和不确定进程的开端,关心半岛历史的人们务必要对此保持警惕,并做好必要的准备。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刺杀金正男:朝鲜问题已到最后关头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8116.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