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社交媒体上关注了谁?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2-14,星期二 | 阅读:540

10年前,科技企业家比兹•斯通(Biz Stone)在德克萨斯州首府奥斯汀的一家酒吧喝酒时,突然产生了一个令人兴奋的想法。那时他的公司正要推出一个能够发送短消息的在线平台——最初开发该技术是用来发送紧急服务等关键信息。

但是,当斯通看着酒吧里人头攒动的酒客们的时候,他意识到,数字短信也可能让人们围绕一个共同的想法、事业、玩笑或计划而聚在一起。数年前斯通在解释自己的公司如何创建Twitter的时候告诉我:“我脑海里出现了一群人就像鸟儿一样聚在一起的情景。”他那时认为,此类技术将会把人们连接在一起,缔造一个更为和谐的世界。

如今情况已经大为不同。最近那种乐观想法遭遇明显挫折: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推文以及他的对手们的推文已经导致人们闹翻,而不是聚集在一起。

值得思考的更有意思的问题不仅是最近事件的影响,还有更为重大的结构性趋势。当斯通和他的同事们推出Twitter的时候,用户的确聚集到一起。这是因为用户人数相对较少,因此人们倾向于获得相同的信息。

然而,随着Twitter出现爆炸性增长,用户分裂为自我选择的不同群体。有时这些讨论会发生碰撞,因为他们使用了相同的话题标签。然而,他们之间往往毫无交集。几年前,我采访了Twitter时任首席执行官迪克•科斯托洛(Dick Costolo)。他承认,对自己平台上的讨论范围不甚了了,因为碎片化在日益加速,根本不可能跟得上。

这很重要。如果你在Twitter上关注的那些人有国际主义、自由主义倾向,你可能认为大多数美国人都被特朗普最近发布的移民禁令激怒。毕竟,许多电视频道和报纸都报道了反对声浪,更别提Twitter上的言论了。但如果你看看关注Breitbart News等网站的人们在Twitter上的讨论——Breitbart News是一个支持特朗普的极右翼网站,其之前的掌门人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现在是白宫首席战略师——你会发现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认为特朗普的命令是完全明智的。的确,康涅狄格州昆尼皮亚克大学(Quinnipiac University)进行的一项民调表明,48%的美国人“支持暂停那些有恐怖主义倾向的地区的人们移民美国”,同时42%的受访者表示反对。这很可能让一些自由派人士感到震惊,也让他们感到愤怒。但特朗普的支持者也对这种愤怒感到愤怒。不管怎样,关键问题是,随着人们从社交媒体上获得越来越多的信息,从网友(而非传统的权威人士)获得建议,这种网络碎片化让不同群体很容易持有彼此冲突的“真相”。

美国幅员辽阔,各地的人口和意识形态始终差异极大——看看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Kaplan)的新书《落基山脉的所得:地理如何塑造美国在世界中的角色》(Earning the Rockies: How Geography Shapes America’s Role in the World)就会明白物理景观为何重要。我们所处的21世纪世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斯通以为将会把我们连接在一起、并克服地理障碍的技术,也能让我们以新的方式分裂。

我们能做什么?首先,我们亟需教会孩子们像我们保护网络安全那样思考网络社区和打击部落主义。成年人也需要行动起来。如果你是Twitter的用户,那就认真看一下你选择关注的那些人;他们可能全都来自和你类似的社会或意识形态背景。如果真是如此,试着效仿科斯托洛在运营Twitter时的做法:将一半的关注对象换成支持完全相反观点的人。例如,如果你相信移民和全球化,那就关注@BreitbartNews或者@AnnCoulter,甚至@realDonaldTrump。如果你喜欢特朗普,那就关注@ACLU等。不管怎样,换一换之前的关注。

当然,这本身不会弥合分歧。但它可能有助于推动更为健康的讨论。社交媒体的美妙之处在于,它能让我们探索其他观点,其便利程度是因距离遥远而联系不便的先辈们做梦都想不到的。技术让我们割裂,但它仍有能力创建新的联系,正如斯通希望的那样。或者说,只要我们在打开手机后开动大脑,技术就会有这种能力。这适用于自由派人士,也适用于其他所有人。

译者/邹策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你在社交媒体上关注了谁?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8088.html

分类: IT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