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总统生涯:彭博专栏作家眼中的“三军统帅”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1-19,星期四 | 阅读:541

撰文:彭博社

如果在特朗普任期内,美国经济持续复苏,奥巴马也将成为这个故事的一部分

在全球陷入异常动荡的时期,他瞻前顾后的分析方式,外加他的冷静、尊严和智慧,成为了重要的主心骨

在他八年的任期内,彭博发表了数百篇关于奥巴马总统的专栏文章,指摘他的政策,评估和分析他的成败。在他即将卸任之际,我们的专栏作家也打算还总统一个人情,谈论他们将怀念和不会怀念的事情,以及那些已经留下印记的时刻——无论你对他或他的政府有何看法。

一位讲求成本效益的总统

我最怀念奥巴马总统惊人的权衡能力。做出决定前,他能确定一些互为竞争的行动方案的多重影响。他强调证据、客观性和抗辩,是一位讲求成本效益的总统。

奥巴马对权衡的重视在“大衰退”期间展现无遗。他采取大胆行动,竭力阻止美国经济陷入萧条。与此同时,在监管领域,他宣称规则的好处必须超过付出的代价,这倒不是因为政治可以简化为算术,而是因为官员需要时时刻刻关注其行为给广大公众带来的后果。

也正是由于这种关注,奥巴马改善了数百万人的生活——富人、穷人和二者之间的人,无论他们身在美国,抑或海外。即使他们中大多数永远不知道奥巴马究竟给了他们多大的帮助,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那么做了。——CASS SUNSTEIN

学院派方式

近十年来,评论家和奥巴马犹如谈了一场恋爱。对于这位美国总统,我们先是睨视,渐渐地面红耳赤,最终给予他奢侈的赞美。从根本上说,他就是我们中的一员:书卷气,拥有中等高度的技术官僚理想,更喜欢写在纸上的整洁想法,而不是那个让它们成为现实的肮脏流程。

这一直是奥巴马总统拥有的巨大优势:他运营着一个凡事看证据,恪守原则,没有受到重大丑闻困扰的政府。这种学院派方式也是他的巨大弱点,因为民主的引擎其实不是基于想法运行的,它需要借助各种容易滋生丑闻的关系。即使没有这些关系辅助,奥巴马还是勉强地熬出头,但他最终不得不频频发布行政命令,由此招致那些不欣赏其壮丽逻辑的平民的憎恨。在一定程度上,正是出于这种原因,他的继任者很可能会消除这种学院派方式实现的一切成就。——MEGAN McARDLE

对言论自由充满激情

像他的前任小布什总统(George W. Bush)一样,奥巴马让他的反对者患上了精神错乱综合症。在许多人看来,他不只是错了。他该是非法的,品行不良,动机恶劣,简直就不该是人。

有鉴于此,奥巴马的反应更加令人印象深刻。他在大学校园以流畅的言辞,一再主张言论自由;他并没有援引宪法第一修正案,而是呼吁自由探究和实践民主的理想。他告诉学生要倾听意见不同者的观点,向他们学习,与他们争论,而不是关闭他们的声音。如今,需要聆听这一讯息的,不只是他的仰慕者,还包括他的诋毁者。——VIRGINIA POSTREL

自以为是的不诚实

奥巴马总统的两个标志是,夸张地描述反对者的观点;否认任何人有可能善意地表达与他不同的意见。

因此他声称,阻止共和党人与他合作,为奥巴马医改方案投入更多资金的,只是“意识形态”和“政治”。他说,每个人都知道如何解决巴尔的摩和其他不幸的城市社区的问题,但我们中的一些人就是不愿意提供帮助。

他暗示,其伊朗政策的批评者不喜欢外交手段。他告诉我们(好像有人不同意似的),“军事行动不可能在每种情况下都是展现美国领导力的唯一(甚或主要的)方式。”

他痛斥道,“有种哲学认为,只要政府让路,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如果政府被废除,将各种税收减免分摊给最富有的人,所有人都将受益。”他甚至编造称,共和党人会藐视他召集他们支持刺激政策的努力。

在唐纳德·特朗普政府期间,我可能会怀念本届政府的某些事情。但这种自以为是的不诚实,不会是其中之一。——RAMESH PONNURU

21世纪的桥梁

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曾承诺要建造一座“通往21世纪的桥梁”。奥巴马建造了这样一座桥梁。他是用政策建造的——推动公共卫生迈出自医疗保险(Medicare)问世以来最大的步伐。他是通过强调美国社会的本质,以及医改宏大但不牢靠的前景,用一种更加微妙,但后果或许更加突出的方式,建造起这座桥梁的。

奥巴马扩展了美国的历史,在没有略过他们所付出的牺牲的情况下,将那些被冷落的民众包含在内。他将美国令人担忧的现在视为美好日子的前奏——但愿我们有耐心去建立(有时候是通过最微小的进步)一个更完美的联邦。他以自身经历证明了宏大的历史轨迹。

随着特朗普的反应固定下来,这个理想化的美国将遭受痛苦。但它不会被摧毁。正如奥巴马医改方案在国会的反对者如今体会到的那样,当奥巴马建好这座桥梁的时候,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开始穿越。——FRANCIS WILKINSON

俄罗斯无知者的胜利

我之所以喜欢奥巴马,是因为他被我讨厌的人讨厌——在他生日那天,这帮家伙将奥巴马口含香蕉的头像投射到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的外墙上。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粉丝公开蔑视奥巴马,是的,这在很大程度上跟种族有关。在这种背景下,奥巴马气定神闲,能言善辩,颇具政治家风范。但到头来,每每与普京正面交锋,他总是败下阵来:在乌克兰,奥巴马的制裁并没有阻止普京的侵略行径;在叙利亚,俄罗斯毫不客气地把美国晾在一边。甚至在美国本土,他也败给了普京——如果俄罗斯对2016年大选的干预真像许多人说的那样重要的话。看到奥巴马离职,我并不遗憾。让我遗憾的是,他没有做更多的事情来羞辱那些无知的俄罗斯诋毁者。——LEONID BERSHIDSKY

叙利亚承诺

2011年8月18日是奥巴马总统任期的标志性时刻之一。我将永远铭记这个日子。当天,他终于在叙利亚问题上采取一项大胆的立场。几个月来,总统一直在谴责叙利亚独裁者,现在终于呼吁他下台。他抨击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监禁,折磨和屠杀他自己的人民。”

但奥巴马在那一刻也暗示了他面临的局限性。他说,叙利亚人民表达了“不希望外国干预自身运动的强烈愿望。”但奥巴马说他将支持他们对一个民主未来的渴望。在经历了长达5年的残酷战争之后,我们知道这个承诺是无法实现的。阿萨德已经镇压了一场几乎将他推翻的民主运动。伊朗和俄罗斯证明,在这场战争中,他们完全站在阿萨德的一边。奥巴马证明,他见证了阿萨德的暴行,但无力阻止。——ELI LAKE

爱上炸弹

我最怀念奥巴马的虚伪。这样说绝对没有侮辱的意思。

在很多议题上,从关闭关塔那摩湾,到关闭“政府-说客”旋转门(government-lobbyist revolving door),这位在2008年大选期间洋溢着理想主义情怀的候选人刚一入主白宫,就遭遇到现实的无情打击,而他经常做出聪明且务实的选择。

作为一位国家安全专家,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他启动了一项1万亿美元的美国核武库现代化计划。我并不是认同每一项步骤——比如,我们并不需要翻新冷战时代的所有洲际弹道导弹。但对于一位刚刚上任就凭借对无核世界的天真愿景而斩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美国总统来说,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转变。对于防核武器扩散运动来说,此举无疑是一种背叛。在我看来,这是良好判断力的胜利。——TOBIN HARSHAW

“总是着眼于长远”

他不太在乎当下。这是奥巴马留给我的印象。

在他的世界观中,2009年初是买进股票的好时机:整个世界深陷金融危机之中,但他(正确地)预言复苏在即。随着失业率在当年晚些时候见顶,他的当务之急是扩大医保覆盖面——于美国人民而言,这是一笔长期投资,但对于许多选民来说,这并不是最紧迫的问题。他总是着眼于长远。

2014年10月,当美国出现一些埃博拉病例的时候,奥巴马敦促民众不要被恐慌的头条新闻吓倒,不要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他说伊斯兰国(ISIS)只是一个“合作型团队(JV Team)”。这种视角是许多美国人喜欢和讨厌他的地方。他专注于我们应该拥有,或者未来将拥有的世界——但有时候看不到当下这个世界的问题。——CONOR SEN

像我一样的总统

我完全理解,对于许多美国人来说,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听上去似乎是外国人的名字。但我对他再熟悉不过。我差点跟这家伙一起上大学!事实上,我确实与她的太太一起上的大学(我比她晚两年,并不认识她),有几个同学和奥巴马一起读法学院。他是我们中的一员。这里的“我们”是指婴儿潮后期,X一代早期出生的美国人,中产阶级背景,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教育资历和技术官僚政治倾向,花了很多钱居住在步行街区(在过去八年,奥巴马夫妇用一种非常聪明的方式摆脱了这种生活),痴迷于子女的教育问题。我们大多数人都很善良,爱国,具有公民意识,照章纳税,见多识广,处理垃圾时能够把塑料、金属和纸张分离开。但我不太确定我们是否真的适合从政。——JUSTIN FOX

能干的管家

奥巴马是我这一生中经历的最伟大的总统。

这是一个引人注目的评价,但我认为这个评价是有事实支撑的。他引导我们度过“大衰退”,在紧急救助和临时赤字方面做出了艰难但不得人心的选择。他签署了全面的金融监管和医疗改革方案,尽管奥巴马医改并非没有问题,但看起来比此前的状况有所改善。他干掉了本拉登,终止了伊拉克战争,改善了在小布什时代遭受重创的美国声誉。他推动一些积极的社会变革,比如警察改革和大麻非刑罪化。

但尽管奥巴马看上去很能干,但他仍然不能为美国自由主义确定一个真正的新方向,不能阻止美国实力的相对衰退,不能遏制那种导致特朗普当选,犹如洪水般的倦怠感和愤怒情绪。我会很想念他,但民主党人需要超越奥巴马时代。——NOAH SMITH

面无表情的段子手

我会想念他的幽默。

像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一样,奥巴马擅长讲笑话。但如果林肯的幽默依赖自我贬损,那么对于奥巴马来说,幽默的精髓则在于精确的时机、面无表情的表达,以及与他引起的笑声保持距离感。有时候,他似乎过于理性,过于超然。但回头看,这其实更有意义。事实上,奥巴马最有趣的时刻,恰恰出现在他正在考虑最严重、最黑暗的国家大事之际。最著名的例证,当然是在出席2011年白宫记者晚宴几个小时前,下令干掉本拉登。奥巴马不可思议的自控能力,孕育出这种兼具庄严和轻率的矛盾组合。当我们欢迎一位以冲动、肤浅和不那么有趣著称的新总统时(特朗普正是在那个现在很著名的晚宴上,遭到奥巴马戏虐后才立志竞选总统的),我们很快就会意识到我们失去了什么。——STEPHEN MIHM

游刃有余的政策专家

作为一个有着职业义务聆听政治家演讲的人,我特别欣赏奥巴马罕见的脱稿谈论严肃政策问题的能力。在过去的五任总统中,只有奥巴马、比尔·克林顿和老布什(George H.W. Bush)经常这样做;小布什与英语的奇怪关系意味着,他真的不算是。特朗普当然不会。是的,鉴于奥巴马多次展现他的政策能力,特别恼人的是,共和党人暗示,甚至直言不讳地表示(在演讲稿的笑话中,并且要求看他的成绩单),他很愚蠢。

于一位总统而言,用连贯的语言谈论政策,几乎不是最重要的能力;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和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都能做到这一点,但他们被视为失败的总统。但不管怎样,掌握这种能力总是好事。我会怀念的。——JONATHAN BERNSTEIN

取决于特朗普

还记得有人要求周恩来评论一下法国大革命时他所说的话吗?“现在评论还为时尚早。”

我预期奥巴马的遗产将取决于其继任者的表现,无论他喜欢与否。如果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导致美国在全球舞台上的作用持续削弱,届时谈论美国全球影响力下降时,将出现一个小布什-奥巴马-特朗普叙事线索,首先从第二次伊拉克战争失败谈起。如果特朗普以某种方式重振了美国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力,奥巴马的局部撤退不会显得非常重要,人们只会记得,他是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

如果在特朗普任期内,美国经济持续复苏,奥巴马也将成为这个故事的一部分。我认为奥巴马医改(Obamacare)将成为一个长期叙事的组成部分,但奥巴马不会被视为解决这一切的人。

这样的结果肯定令人沮丧。——TYLER COWEN

逆转危机

如果没有奥巴马的坚定领导,我不确定美国和全球经济能否避免一场长达数年,有可能摧毁我们这一辈、甚至子孙后代福祉的衰退。在全球陷入异常动荡的时期,他瞻前顾后的分析方式,外加他的冷静、尊严和智慧,成为了重要的主心骨。在复苏期间,美国经济创造了1500万个就业机会,远远超过其他发达经济体。奥巴马遗产的影响将不断增长,世人对他获得的成就,以及他获得这些成就的方式的赏识程度也将如此。如果他接手了一个不那么麻烦的经济,一个不那么功能失调的国会,那该多好。——MOHAMED A. EL-ERIAN他从未现身

我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一位在竞选期间如此善于沟通的政治家不能将这种非凡的能力带入椭圆形办公室。来自奥巴马总统的讯息“在战斗中失踪了”。相较于总统候选人奥巴马,这实在令人震惊。——BARRY RITHOLTZ

一个关于种族平等的惨痛教训

在种族问题上,奥巴马希望自己没有肤色偏见,就像许多其他人一样,我希望他获得成功。事实上,一位肯尼亚穆斯林的儿子被选举为美国首位黑人总统,似乎预示着一个种族平等的新时代的到来。奥巴马第二任期的悲剧之一是,他的、和我们的愿望都落空了。

一个接一个暴行迫使奥巴马直面处于美国民主核心的结构性种族不平等问题。让我觉得特别讽刺,同时非常沮丧的是,奥巴马总统生涯最美好的时候出现在2015年,他在非裔美国人大屠杀现场演唱《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的那一刻。

对于奥巴马,我的首要记忆将是他为对抗一个漫长且痛苦的种族关系史而付出的努力,以及这场崇高的失败。或许,在他完成任期,白人至上主义者青睐的候选人搬入白宫之际,无论内心有多么痛苦,我们都应该试着去理解历史为什么总是不断地轮回。——PANKAJ MISHRA

现实很重要

2004年,我怀疑,犹如惊弓之鸟的美国真的会选一位名字听起来有点像奥萨马(联想起乌萨马·本拉登)的黑人总统。当他们这样做时,全世界的人们都为美国的理想和气度似乎毫发无损而兴高采烈。当然,奥巴马无畏的希望很快就被平庸的政治摧毁。甚至支持者也对他未能进一步从医疗保险中去除私营领域的营利,更有效地应对气候变化感到失望。

即便如此,奥巴马医改仍然让数千万美国人获得了此前没有的医疗保险。尽管巴黎协议或许还不足以解决气候变化问题,但它已经是世界迄今为止拿到的最佳方案。

最终,对于那些仍然相信现实很重要,相信总统应该竭尽全力制定造福于国家和人民的政策的人来说,奥巴马是一位英雄。我们很快就将深情地回顾他树立起的光荣典范。——MARK BUCHANAN

“另一位是里根”

在近半个世纪的华盛顿生涯中,我经历过两位重要的总统:奥巴马,另一位是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

当这个国家最需要的时候,他给予我们清醒的头脑和深刻的沉思。如今观看他在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的缅怀仪式上演唱《奇异恩典》,仍然令人不胜感动。这两种力量凝聚在一种内在的自我感觉中,激发了一代年轻选民和有色人种。作为总统,他是一位榜样,带领一届诚实的政府拯救经济,为数百万民众带来医疗保险。他的某些国家安全政策过于被动,为叙利亚问题设置的红线最终沦为一场灾难。许多批评者,包括我在内,都认为他过于疏远国会。但再一次,那种过时的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式的诱骗在今天是行不通的。半个世纪后,他将成为我们的子孙与他们的后代们一起纪念的少数几位总统之一。——ALBERT R. HUNT 

(本文不代表彭博编辑部、彭博公司、《商业周刊/中文版》及其所有者的意见。)

编辑:刘馨蔚

翻译:任文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奥巴马总统生涯:彭博专栏作家眼中的“三军统帅”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763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