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的红色恐慌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01-10,星期二 | 阅读:1,212

莫琳·多德 2017年1月9日

Jon Elswick/Associated Press 美国情报系统就俄罗斯干预美国政治进程做出的分析报告的解密版。

华盛顿——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总统走进椭圆形办公室后将感到震撼。

首先令他震惊的是,自己的办公室装饰着别人的肖像。其次,看着雷明顿(Remington)的野马铜像、洛克威尔(Rockwell)的《自由女神像》、华盛顿和林肯的画像,以及壁炉上垂下的见证了太多历史的瑞典常春藤,他一定会充满敬畏。

新总统会猛然意识到乔·拜登(Joe Biden)是对的。他需要长大。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是对的。他必须停止乱发推文,不再辱骂他人。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是对的。他必须停止讨好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就是他那个眼中闪着“克格勃”字样的BFF(一辈子的好朋友)。

特朗普终将成为一个庄重体面的人。

绝对不会!

华盛顿从未如此担心过自己的政府。这座城市正在遭受创伤前应激障碍的折磨。这个人真的要当总统了。

两党终于达成共识:天下大乱了。在摆脱“卧倒-隐蔽”的生活方式数十年之后,这里的人们将再度进入“卧倒-隐蔽”模式。没人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但他们知道局面将极度混乱,大家熟悉的旧有生活方式已经烟消云散。

总统就职典礼是这座讲究礼仪和传统的城市彰显庄严的礼仪和传统的时刻,但在唐纳德·特朗普就职前夕,礼仪和传统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他正以一种全新的、独特的、诡异的方式行事。

在装饰着红木和大理石、摆放着黄铜痰盂的房间里进行的闭门会谈已经被特朗普在Twitter上进行的质问、发出的牢骚、做出的要求以及对内心最深处想法的分享取而代之。城中弥漫着B级恐怖电影里的气氛,人们站在原地,瞪大眼睛,呆若木鸡,因为太害怕而无法逃离,只能等着怪兽出现。

所有的一切都被搅得天翻地覆、乱七八糟。民主党人震惊于特朗普正在质疑中央情报局(CIA)——该机构弄错过关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报。共和党人正向俄罗斯靠拢。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说,美国人民不会容忍民主党把持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维基解密(WikiLeaks)正在抗议泄密事件。特朗普和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忽然爱上了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

就像参议员迪克·德宾(Dick Durbin)在播客节目《The Run-Up》上对时报的卡尔·赫尔斯(Carl Hulse)所说的那样,这座城市有一种“超现实”氛围。当伊利诺伊州的这位民主党人从国会大厦自己的办公室望见下方的就职讲台慢慢搭起来时,仍然难以相信即将上台的不是“总统女士”,难以相信他们没能夺回对参议院的控制权。

“我有好几个月都不相信他会被选为总统,”德宾说。“但我真心希望这个位置能造就他。”

试图给独立道德办公室以重创的共和党众议员,在候选总统发推文反对他们优先考虑的事项之后,不得不放弃这一努力。党内会议散场时,特朗普在Twitter上迅速挥出的当头一棒似乎让他们茫然失措。

你能想象如果候任总统奥巴马管麦康奈尔叫“小丑”,就像特朗普在Twitter上对舒默做的那样,会发生什么吗?

你能想象两名共和党人双双输掉普选,却在幕后黑手的帮助下当选总统的情节吗?共和党不能赢得光明正大吗?真的是俄国人让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变成红色的吗?

当国会于上周五在国会大厦正式确认特朗普当选总统时,——“结束了,”拜登斩钉截铁地告诉此前仍然渴望出现奇迹的民主党人,他们希望重新计票或重新来过——情报部门的人和特朗普碰面,实际上是在否认他的当选资格。

对特朗普来说,每遭受一次羞辱都仿佛经历一次小死。因此可以想象,这份尖刻的报告会令他怒火中烧。相互竞争的情报机构在该报告中难得一见地统一了口径,暗示他并非全凭自己的力量赢得了大选,因为普京下令发起了一场旨在“诋毁”希拉里、帮助特朗普的网络战。

麦凯恩称之为“战争行为”。这显然是继凯文·科斯特纳(Kevin Costner)的《谍海军魂》(No Way Out)以来,俄国人用以打击华盛顿的最大阴谋。

来自一个腐败政治权势集团的局外人,通过把特朗普描绘成被一个腐败政治权势集团迫害的局外人,干扰了美国的大选。在特朗普怒斥选举舞弊的同时,俄罗斯正竭力操纵我们的选举,以便为特朗普提供助力。

情报部门的报告谈及了这样一种动机:“一些西方领导人,比如意大利前总理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德国前总理格哈德·施罗德(Gerhard Schroeder),出于自身商业利益的考虑,颇为乐于和俄罗斯打交道,而普京在和这些人合作的过程中,有很多正面体验。”

回到1987年,在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首次访美之际,我采访了特朗普。彼时,特朗普对“邪恶帝国”抱有极大的疑虑,并警告说,美国不该太过急于和戈尔巴乔夫达成协议。但随后,苏联邀请他参加一场商业圆桌会议,对他说他们喜欢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还邀请他到莫斯科建一所酒店,从而让他的态度出现了软化。

一年后,特朗普听说戈尔巴乔夫回来了,就在特朗普大厦大门外。他赶紧从自己的办公室冲到楼下,去和这位共产党人握手寒暄。但事实证明来人是一名来自新泽西州的模仿者,名叫罗纳德·纳普(Ronald Knapp)。

那一次特朗普被轻易愚弄。至于他现在有多容易上当受骗和受人操控,还没有答案。

但华盛顿的那些自以为可以操控他的人,比如迈克·彭斯(Mike Pence)、雷恩斯·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和保罗·瑞安(Paul Ryan),或许会感到意外。

因为,那不可能!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白宫的红色恐慌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745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