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美国不可?美国的外交政策,不过是假大空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12-29,星期四 | 阅读:739

撰文:Leonid Bershidsky

欧盟成员国中的多数都不那么亲善美国,而且美国在欧洲的影响已日渐衰落

“依然有接触,但每次我们同意什么事,美国人就会把说好的事抛在一边”

美国总统奥巴马最重要的遗产之一,是让人感觉到美国已经不再是举足轻重的超级大国:它可以被忽视。这一新的现实在2016年开始变得越发明显,已经过各种专制政权和平民主义运动的验证。

叙利亚问题

俄罗斯总统普京一向是这一努力的急先锋。最新的例子是12月20日,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的外交和国防部长们在莫斯科会晤,讨论解决叙利亚问题的计划。美国没有受邀。部长们发布声明称,三国愿意为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之间达成的协议提供担保。声明称,欢迎其他所有“对叙利亚局势有影响力的”国家参与。

这正是冷战后的美式和平期间美国所习惯发出的腔调。现在,三个专制政权——一个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政权,一个越来越名存实亡的美国盟友,以及美国的两个公开对手——觉得自己有足够的能量,可以在或许是对西方世界威胁最大的伊斯兰国活动的地区担当起这样的角色。

俄罗斯似乎是故意与那些民主化不充分的美国盟友走到一起的。12月初,它打破了长期以来的惯例,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一道做出了减产承诺。在谈判中,俄罗斯必须与沙特打交道,帮助它确保伊朗能支持产量上限。波斯湾的另一个美国盟友卡塔尔,正在参与一个暗箱操作但具有重要政治意义的私有化交易,该国将是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19.5%股份的买家之一。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

俄罗斯并不讨厌与美国对话——它曾就叙利亚问题反复与美国对话——但毫无成果,部分原因是奥巴马政府内部从来没有团结一致,想与普京达成共识。克里姆林宫的官员们似乎已经厌倦了这样的情形。“依然有接触,但每次我们同意什么事,美国人就会把说好的事抛在一边,”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近期的演讲中说道。“我们可是领教了。”

因此克里姆林宫开始公开打通绕过美国,与那些决策程序更像莫斯科而非华盛顿的其他中东国家接触。虽说土耳其、沙特和卡塔尔没必要背叛美国才能与莫斯科进行自主对话,但他们也没有觉得一定得有美国参加。

趋势愈发明显

当然,英国的公众在投票脱欧的时候也忽视了美国的警告。目前,作为美国在欧洲最特殊盟友的英国政府,仍在无视美国的利益,依然让它与欧盟之间未来达成的协议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与英国相比,欧盟其他成员国中的多数都不那么亲善美国,而且美国在欧洲的影响已日渐衰落。

甚至在德国,这个欠美国历史债的国家,反美情绪也很高涨:奥巴马倡导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在德国非常不得人心。即便美国希望继续推进这个协议,在如今的欧盟也没有成功的可能性。而且,如果平民主义的领导人在欧洲的几个2017年举行选举的国家有所斩获,美国将来从欧洲得到的配合可能会更少。

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

排除或忽视美国的趋势已愈发明显,这是奥巴马外交政策缺乏连贯性的直接结果。奥氏外交政策一直被标榜为以价值观为基础,但世界上的多数国家并不认同美国的价值观,他们怀疑美国的虚伪,也指责它的傲慢。这样的定位需要一致性,以及用美国的军事力量来维护美国所宣扬的原则。但这两方面做得都有缺失。

在中东,美国时而大声喧嚣,时而谨小慎微。叙利亚让该地区的很多统治者相信,普京更专注,因而他应该是一位更重要的谈判伙伴。

奥巴马曾尝试对中国采取友善和铁腕并用的手段。但都没有奏效。中国正专注于达成双边贸易协议,强化国防,而不是对美国俯首帖耳。

在欧洲,奥巴马在他的8年任期当中都非常受欢迎,不过,除了中途夭折的TTIP协议,他的政府没有为美国在欧洲的盟友们做任何事。美国主导的利比亚和叙利亚问题的失败让欧洲充斥了难民,但美国却没有提供任何帮助。奥巴马曾经承诺,要保护波罗的海沿岸国家,不受它们所担心的俄罗斯的潜在侵犯,但最终的军事援助规模非常有限,它们依然和以前一样担惊受怕。与俄罗斯发生武装冲突的乌克兰曾希望美国施以援手,得到的帮助也不及预期。美国没有提供威力强大的杀伤性武器,最终剩下德国和法国与普京磋商和平协议,奥巴马政府则躲得远远的。

消极被动的形象

在奥巴马的治理下,美国成功地树立起了完全注重自身利益的国家形象,不时还打着价值观的幌子,但却不愿冒险去捍卫这个形象。而在盟友和敌人面前,它也成功地树立起了消极被动的形象。

美国以价值观为基础的外交政策的倡导者们担心,唐纳德•特朗普不会延续这样的政策,而是会偏爱务实的策略。如果另一种选项是奥巴马的那种坚持价值观而又不采取有力行动捍卫它的话,这样做完全可以。也许美国承受不起采取更强有力政策的结果:总统选战过程中人们不支持向中东派遣地面部队,更不希望冒险与俄罗斯或者中国发生冲突。不过,这也意味着美国不应该再假惺惺地在国际上推行自由民主的原则:那只会是假大空。

然而,打破价值观模式并转向务实外交并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它要求清楚地了解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商业和军事利益,也需要了解为了确保这些利益美国会放弃什么。这涉及取与舍——这是美式和平那些年里曾被忽视的概念。特朗普可能有兴趣这样做,但他需要一个完全不同的外交圈子来玩这个新游戏:相对于既有的政策,讨价还价的确很新奇。

(本文内容不代表彭博编辑委员会、彭博有限合伙企业、《商业周刊/中文版》及其所有者的观点。)

编辑:刘馨蔚、王一然

翻译:王忠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非美国不可?美国的外交政策,不过是假大空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717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