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必须维护战后世界秩序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12-22,星期四 | 阅读:1,000

安东尼·J·布林肯 2016年12月14日

Associated Press 1945年在雅尔塔,左起分别是温斯顿·丘吉尔、富兰克林·罗斯福和约瑟夫·斯大林。

华盛顿——1945年2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富兰克林·D·罗斯福、约瑟夫·斯大林和温斯顿·丘吉尔聚集在位于克里米亚的俄罗斯度假城市雅尔塔,思考着战争的走势及之后的和平。他们达成共识,由罗斯福所谓的“四警察”,即美国、英国、俄罗斯和中国来管理战后秩序。

在雅尔塔,斯大林对集体安全和一个完整的欧洲做出了承诺,罗斯福坚信他可以劝诱斯大林遵守这一承诺。斯大林却有一个非常不一样的愿景:一个以势力范围划分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最强者的意志占上风。划入苏联势力范围的东欧被黑暗笼罩了45年。

遏制苏联扩张主义的重任落在了哈里·杜鲁门总统身上。他建立了美国的首个和平时期联盟,先是在西欧,后来在亚洲。在塑造后来成为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规范、规则和制度上,美国起了带头作用,包括联合国、国际金融机构和马歇尔计划。

美国领导下的自由主义秩序支持一个开放的世界,这个世界由人、商品、思想和资本的自由流动连接起来,这个世界的基础是自决权、各国的主权,以及各国公民享有基本权利的原则。虽然这个秩序未能达到其理想状态(尤其是在拉丁美洲和东南亚),但是,尽管有一触即发的冷战紧张局势,这个秩序造就了大国间长达几十年的和平,也建立了共同繁荣。

美国建造的战后秩序正面临着包括来自昔日竞争对手的严峻挑战。虽然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不是斯大林,俄罗斯也不是苏联,但普京确实在寻求重建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同时试图拆散冷战时期占主导地位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虽然中国仍着眼于国内的稳定,但它向美国提出的“大国关系新模式”会使得我们只管太平洋这边的事务,让中国在自己那边发挥更突出的作用。

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盟友所关注的,是唐纳德·特朗普政府是会拒绝、还是接受势力范围重新浮出水面。他们担心,正如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所表现出的,他似乎认可独裁者的“强有力”领导,喜欢用做交易的方式与普京打交道。对于俄罗斯通过计算机网络干预我们的选举,或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特朗普基本上没有表示关注,而他同时却暗示北约“过时”了。他表示,美国不应该承担“保卫世界”的任务,将日本和韩国称作是“搭便车”的国家,应该让它们承担自己的防御和核威慑责任。

特朗普承诺要放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定,把在亚洲的经济领导地位和战略影响力让给中国。对许多欧洲人和亚洲人来说,这些宣告的意思是,美国将退缩到自己的茧中世界,让俄罗斯和中国在政治和经济上主导他们。

美国不能通过零和的棱镜来看中国或俄罗斯。从巴黎气候协定、应对埃博拉疫情、在伊朗核协议和朝鲜问题上,到发展中国家的联合项目上,奥巴马政府已经深化了某些领域与北京的合作。奥巴马政府与莫斯科达成了名为“新起点”(New Start)的削减核武器条约,还支持了俄罗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然而,当俄罗斯或中国质疑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原则时,美国必须站出来。在乌克兰,普京试图用武力改变俄罗斯邻国的边界,同时还剥夺其人民选择与哪个国家、工会或联盟为伍的权利。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对乌克兰的支持至关重要。

我们在南中国海坚定地支持国际法也同样重要。中国对南海大片地区的领海主张,以及在那里的人工岛上修建军事设施的行为,有破坏航行自由、我们的繁荣所依赖的自由商业的危险,也有着破坏和平解决争端的危险,和平解决争端一旦遭到破坏,将危及稳定以及我们发誓捍卫的盟国的权利。

以势力范围划分的世界不会是和平、稳定的;美国将不会对其暴力冲突免疫。霸权国家很少满足于它们所拥有的;扩大其势力范围的需求,以及其内部反抗和镇压的周期,将导致冲突,并将我们一并卷入其中。由于我们被排斥在经济势力范围之外,或者由于我们挑起一场在工人、环境、知识产权和透明度上的竞次行为,美国将不得不接受永久的商业劣势地位。

美国对和平与进步的最大贡献,是为开放的、基于规则的、相互联系的世界奠定基础。如今我们必须做出选择,是继续捍卫、修复和发展这个基础,还是与他国串通一气将其拆毁。

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是美国副国务卿。

翻译:Cindy Hao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必须维护战后世界秩序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696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