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访学之旅:流行文化的探讨

来源:BBC英伦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12-18,星期日 | 阅读:1,077

来到伦敦的第一天,我并没有立刻到伦敦大学学院报到,我想是拖延症发作,错过了开学的第一天。初到这个美丽大城市,当然想熟习一下居住的环境以及周遭的事物,但吃过了fish and chips以及走过了古老而繁华的大街后,还得硬着头皮听课。

我是以博士研究生的身份来到伦敦的。这儿的学生大部分都是中国留学生,既然是访问学人,我当然就要帮忙一些事情,如研究、教学以及听课等。我有幸跟 Professor Andrew Burn 学习,他是研究媒体创意的。我们相识是个非常幸运的相遇,当天,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举办有关媒体素养的学术研讨会,我有幸为他翻译。后来才知道他除了精通于英国文学,也是媒体学家。他近年的媒体素养研究甚至涵盖儿童的电玩。他又尝试把教育、英国文学以及媒体统一研究,是一位很有经验而且极为幽默的学者。

第一天的课题就是探讨究竟什么是流行文化(What is popular culture?)有同学答道:当然是历史与艺术品。同学开始踊跃起来,说是关于当地的文化与人民,虽然有点空泛,但也有道理。老师说,文化其实是个载体,它与文化身份/认同(cultural identity)有密切的关系,例如有同学带来一个蒙古包锁匙扣,她是蒙古族人,不过已经移居到城市,所以蒙古包从它的实际用途变成了一个象征意义,象征她的族群。

除了Professor Burn自己,他还邀请了一位新来的讲师,谈到了数位艺术(Digital Arts),当中有个比较重要的概念就是技术决定论(Technological determinism)。麦克鲁汉就是技术决定论的相信者,他说科技决定了人类如何生活,好像我们变成需要技术才能生活,科技变成主导,与社会结构主义所提及的人才是重要的,恰恰相反。同学们分成三组,相互“角斗”,有些人说智能电话的出现是为了便利人的生活;有人说有一天机器人会控制我们。我在旁听得津津有味,想想我们以前所定义的流行文化现在都已变成电子文化,无论电子媒介有没有主导我们,我们的文化也已经被慢慢套在电子媒介中,这也是我们为何总觉得新世代的口味总是不一样。

跟Professor Burn闲聊,他说以前low culture(低俗文化)跟high culture(高雅文化)总会出现在生活以及文化当中。但现在,媒体更偏向功行主义(utilitarianism),低俗文化存在空间狭隘,同时很少人有能力接触高雅文化,文化究竟何去何从,不得而知。科技及媒体的单一化好像把文化的根都压坏了。

那么,媒体研究者应该适时当一位乐观者,继续把玩科技,还是要对科技敬而远之呢?

***

陈颕琳是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博士候选人,香港中文大学文化研究硕士,曾于香港多家中、英文新闻机构及网上平台担任记者、编辑及节目主持人,主要研究兴趣为网上及传统媒体与社会的关系。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英国访学之旅:流行文化的探讨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684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