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记者来鸿:普京频道——不信也得看?

来源:BBC英伦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12-8,星期四 | 阅读:1,139

电视是俄国百姓的主要新闻来源。但是,大约五分之一的人尽管认为新闻说的都是谎话、还是选择继续看。怪?滑稽?如何解读?

赶到圣彼得堡市中心一栋苏联时代修建的居民楼时,天已经黑了。斯凡特拉娜一家住在一楼,走进单元门,楼道里的气味和我学生时代记忆中的俄国公寓楼一样:热乎乎的灰尘和猫混杂的那种味儿。

公寓很狭小,窄窄的过道通往狭长的客厅,客厅正中间摆着一台老式电视,另一头是一台立式钢琴。

斯凡特拉娜从玻璃门书柜里取出一个小小的木盒,盒子里装着一小块儿面包。她告诉我说,“这是我爷爷1942年省下来的,他传给了我父亲,我父亲给了我。”

斯凡特拉娜取出面包,小心翼翼地放在我手里。这是列宁格勒被围困期间一天的定量。当时,成千上万的人被冻死、饿死在列宁格勒。

我闻了闻,一点儿面包味儿也没有,更像是古董书纸张的味儿;也可以说有点像教堂的味儿,经年累月点蜡、烧香留下的那种。

圣彼得堡当局警告:面包可能要限量供应

斯凡特拉娜之所以给我看她的传家宝,是因为最近圣彼得堡当局下令,为应对国家可能出现紧急状况,需要考虑制定面包定量供应计划。

与此同时,电视台也播出了更多的警告性节目,暗示俄国面临美国的威胁。最近一次全国范围的演习当中,俄国公民被告知:找到最近的核防空洞。

斯凡特拉娜告诉我说,“我早就不看电视了。”一边说,她一边转头轻蔑地看了一眼客厅中间那台1990年代出产的电视机。她说,“有我们对过去的记忆,他们认为轻易就能吓唬住我们。我认为,他们想提醒我们原来的日子有多悲惨,以后还有可能那么糟糕,由此我们就会想,‘嗯……也许现在这样还真不错。’”

在俄国,电视是强有力的工具。普京执政10多年,不断巩固他对电视网络的控制。

在最近一次调查中,88%的俄国受访者说,电视新闻是他们主要的资讯来源。但是,滑稽的是,同时也有31%的受访者说,他们认为自己完全被电视新闻提供的资讯所误导!

“帝都电视”主编杜金

这就意味着,大约五分之一的俄国人选择看电视新闻、同时也认为新闻都是说谎话。

这怎么解释?

我在位于莫斯科特威尔(Tverskaya)大街的苏联电报总局旧楼找到了一个答案。我也还记得我学生时代的这栋楼:等着可疑的工作人员从中央控制台把外国长途转到镶着木条的小格子间。现在,大楼是“帝都电视台”(Tsargrad TV)的演播室,这是一家宗教电视网络,主要向国内外传播俄国东正教会的世界观。

我走访了主编杜金(Alexander Dugin),他留着长长的灰胡子,穿着条绒西装,会说流利的英语、法语,谙熟从启蒙运动到后现代主义的西方哲学发展史。

他告诉我说,“一切都是相对的。我们在俄国的人可以用后现代主义这个概念来向西方解释,如果真实也是相对,那么,我们有我们特有的俄国真实,你也要接受。”

杜金这种扭曲的奥威尔逻辑对克里姆林宫小圈子很有影响力,但对草根阶层就不一定了。

舒曼(Ekaterina Schulmann)也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俄国人,她给了我另外一种解释。

她说,“人们并不一定就是在找新闻看,他们希望的,是通过看新闻破解信号系统。比如,今天谁在电视上露面了,昨天是谁,用的什么腔调、什么措辞。理解这些很重要,因为,如果你依赖国家的话,这有助于你生存。”

由此一来,俄国人能和当局的所思所想保持超级合拍。就连孩子也不例外。

我还去走访了其他两个朋友,一对住在一套装修现代化的莫斯科公寓中的夫妻,不过公寓是在另一栋苏联时代修建的居民楼中。这一次,楼道里不是粉尘和猫的混合味儿了,扑鼻而来的是德克萨斯烧烤汉堡的香气:这对夫妻从附近一家外卖店买来的。

我们坐在厨房餐桌前吃饭,聊起普京吞并克里米亚引起一些家庭中成员看法分裂。这时,他们提起一件小事。一天,九岁的儿子对妈妈说,“你知道吧,爸爸说普京坏话,那不对!”

他从哪儿学的这一套?他们想可能不会是学校,学校不是那类地方;家里?他们一直很小心什么电视节目该让儿子看、什么不该让看;那是哪儿呢?他们想不通。

看来,克里姆林宫的影响力以无法预测的方法渗透着……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BBC记者来鸿:普京频道——不信也得看?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669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