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当选总统,美国的对手笑了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11-12,星期六 | 阅读:1,516

ANDREW HIGGINS, NEIL MacFARQUHAR, JANE PERLEZ 2016年11月10日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在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后,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其表示祝贺。

黑山科托尔——特朗普获得惊人胜利仅一小时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便对这位胜利者表示了祝贺,说自己期待开展“建设性对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多等了一会儿,同样在贺电中字斟句酌地表达了对“合作共赢”的期许和倡议。

但更加坦白的或许是莫姆奇洛·克里沃卡克(Momcilo Krivokapic),一名听闻这个逆转结局后欣喜若狂的大胡子东正教神父。

Stephen Crowley/The New York Times 大选夜,特朗普阵营的竞选口号。

因为停电,圣尼古拉教堂(Saint Nikola Church)内一片黑暗,这位71岁的神父坐在黑暗之中,幸灾乐祸于西方“邪恶势力遭遇的失败”,这股势力一直执意强化北约(NATO)联盟、拓展同性恋权利、倡导西方的包容理念。

“为了帮助我们所有人,上帝已经伸出了手,触碰到美国,”克里沃卡克神父说道。他极力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军事联盟,以及由美国势力输送到世界上各个偏远角落的价值观——就连科托尔这个位于黑山亚得里亚海岸的古老要塞城镇也没被漏掉。

特朗普在周二当选美国总统,相当于为一些政治、精神和思想领袖送上了一份意外的礼物。这些人不满于西方的侵蚀,眼下正因美国的大选结果欣喜万分。他们认为这个结果表明自由民主制一无是处,只能催生愤怒的民众和强烈的不可预测性。

特朗普已经公开质疑了美国在世界上所扮角色背后的某些基本原则。现在,他的当选激起了美国的两个头号对手——俄罗斯和中国的信心,让它们觉得有了主张自身战略利益的更大空间,不论是在乌克兰、波罗的海抑或南海。

“一个弱势而混乱的西方,肯定会给中国带来更多战略机遇,”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表示。在外交政策上,习近平是中国最强势的一位国家主席,时殷弘说他将变得更有底气,进而寻求“更不审慎”的外交政策。

但除此之外,这场选举也被视为一个总是对外界宣讲美国价值观优越性的国家所遭到的报应。虽然普京及其克里姆林宫的助手针对大选结果的早期公开回应颇为克制,但前克里姆林宫政治顾问格列布·O·帕夫洛夫斯基(Gleb O. Pavlovsky)表示,“毫无疑问,他们正开香槟庆祝呢。”

帕夫洛夫斯基说,“原因有二,一个是政治上的,一个是心理上的。”

对俄罗斯来说,在英国令人震惊地投票脱欧仅仅五个月之后,特朗普的胜利会加快西方秩序分崩离析的进程,而克里姆林宫一直在不懈地努力,通过制造虚假信息以及资助法国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等反建制党派,为这种趋势推波助澜。

比起俄罗斯,中国更加依赖与西方的经济联系,向来避免在西方国家挑起强烈的民粹主义情绪,但对自由民主制度的共同敌意让这两个国家走到了一起,中国正日益向俄罗斯靠拢,与其缔结威权制统一阵线。

特朗普的胜利让俄罗斯政客和分析人士喜出望外,认为这是俄罗斯拓展全球影响力的大好机会,或许还可以甩掉美国和欧洲因为克里米亚和乌克兰问题而对其实施的经济制裁。

一些俄罗斯人预计眼下处于冰冻期的美俄关系会突然升温,普京在克里姆林宫与递交国书的大使们讲话时竭力淡化了这类预期。“鉴于美俄关系非常不幸地出现了退步,我们明白这条路会很难走,”普京说。

但对俄罗斯来说,比任何眼前利益更重要的是这样一种感觉:因为逐步背弃西方式民主,俄罗斯多年来饱受华盛顿的批评,现在它终于可以对美国指指点点了。

由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欧洲、俄罗斯及欧亚研究所(Institute for European, Russian and Eurasian Studies)主办的《Counterpoint》杂志的主编玛丽亚·利普曼(Maria Lipman)说,早在大选日之前,俄罗斯的国有媒体便极力传递同一个简单的信息:“我们的民主或许不完美,但看看他们的吧,真恶心。”

取得胜利的是一名商人,他以撕碎约定俗成的政治礼仪以及自二战结束以来便已就位的由美国主导的西方秩序为乐,这种结果“证明俄罗斯是正确的”,并且表明美国“不是山巅闪光之城”,利普曼补充道。

与此同时,俄罗斯一直忙于缔造自己的另类城市,一座引领某些人的灯塔,那些人渴望生活在更为安全但不太自由、根植于信仰和传统价值观的世界之中。身为普京心腹的俄罗斯东正教会大牧首基里尔(Patriarch Kirill),便处在这项努力的核心位置。

基里尔周三表示,自己正祈求神明帮助特朗普,他还说,“现在,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上,都有了出现好的改变的希望。”

像俄罗斯一样,中国长期以来也不断受到美国的指责。美国说它的行事方式带有非自由化色彩,还说它拒绝接受人权和言论自由是普世价值的观念,坚称已经自行找到根植于独特中华价值的政治模式——这种价值观把稳定放在首位。

大选日到来之前,急于向本国民众指出共产党一党专政优势的中国政府,用特朗普与克林顿的这场恶毒的对抗来提醒人们,美国式的民主有多邪恶。

“美国病得不轻,”国有研究机构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副院长袁鹏写道。他在共产党主要党报《人民日报》上发文称,这场选举将在史册上留下“‘脏乱差’的一页”。

身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习近平主席没有在发给特朗普的贺电中露出嘲讽之意,而是强调“我高度重视中美关系”,并不动声色地以含蓄的措辞建议他别干涉中国的事务。据国家电视台报道,习近平说他告诉这位候任总统,期待着“同你一道努力,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

分析人士称,尽管特朗普的意图目前尚不明朗,但他的胜利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已经让习近平获得了在亚洲各地寻求一系列战略优势的机会。

“中国的基本说法是:‘美国是不可靠的,你必须迎合我们,’”位于堪培拉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负责人彼得·詹宁斯(Peter Jennings)说。

如果特朗普说到做到,把美国在亚洲的传统盟友放在更为次要的位置上,中国几乎肯定会利用美国后撤的契机,竭力在这一被北京视为天然势力范围的地区排挤美国。与此同时,中国希望他不要兑现就贸易问题与中国抗争,对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的承诺。

随着中国海军日益壮大,习近平或许会更有底气地寻求加强对南海的控制——南海是一条主要的国际贸易通道,每年有价值数万亿美元的货物从那里通过;习近平坚称它属于中国。他还几乎肯定会利用越来越大的资金诱饵,拿下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已经在向北京靠拢的小国,以及正在同中国建立更密切经济联系的澳大利亚等中等大小的美国盟友。

不过,美国大选的结果对中国来说或许并不全都是正面的。如果日本和韩国觉得自己遭到了美国的抛弃,更容易受到底气十足、日益强硬的中国的威胁,那它们可能都会自行发展核武。

在韩国,有一个强有力的游说团体在游说这个国家朝核大国的方向迈进,它走上核道路的机率约为50%,朝鲜交流中心(Choson Exchange)的研究副主任安德雷·亚布拉哈米(Andray Abrahamian)说。

日本政府于周三晚上紧急召开会议,衡量自己的选项。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面临着关于美日军事联盟未来形态的问题,但也意识到,由奥巴马政府牵头打造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其实已经胎死腹中。为了推进这项遭到特朗普诋毁的贸易协议,安倍曾在国内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让相关方面做出让步。

特朗普获胜也有可能对俄罗斯造成危害,尽管该国国有媒体几个星期以来一直宣称,在这名亿万富翁身上完全看不到奥巴马总统以及希拉里·克林顿可能持有的恐俄态度,这是俄罗斯所急需的。俄罗斯记者安德烈·洛沙克(Andrey Loshak)在Facebook上发帖称,特朗普入主白宫会让克里姆林宫失去一种极为有效的政治工具:把俄罗斯遇到的所有麻烦都归咎于奥巴马政府。

“俄罗斯人心中根深蒂固的世界观——即包括尿迹斑斑的门廊和酗酒的邻居在内,所有问题都可以被归咎于美国——会出现崩塌。现在该仇恨谁呢?”洛沙克写道。“这年头,如果没有一个高品质劲敌的幽灵随侍在侧,还怎么过啊。”

Andrew Higgins自科托尔,Neil MacFarquhar自莫斯科,Jane Perlez自缅甸仰光报道。储百亮自北京,Ivan Nechepurenko自莫斯科对本文有报道贡献。Yufan Huang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特朗普当选总统,美国的对手笑了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639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