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分裂如斯的美国变伟大?详解政治行为艺术家特朗普当选背后的故事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11-9,星期三 | 阅读:863


撰文:Sheelah Kolhatkar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拿下关键“战场州”宾夕法尼亚州,最终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将出任第58届、第45任美国总统。最终票数结果将在晚些时候揭晓。特朗普当选可能重塑美国的战略优先及其与全球的关系,并将可能摒弃美国既有的政治格局。金融市场已经被这一前景搅得天翻地覆。点击回顾《商业周刊/中文版》实时直播特朗普是如何当上美国总统的。

特朗普起初只是被看作一个不过想利用选举打响自己牌子的商人,但他却克服了在民调中落后的显著差距,共和党内部对其爱恨交织的种种不利以及选举过程中自始至终伴随的坎坷和争议。所有这些都足以让此前任何一届大选中的任何一位候选人缴械投降。

特朗普一路走来势如破竹。早在2011年,刚刚起步的特朗普团队为他参加2012美国大选筹划了一系列活动。“我是很认真的。”他曾多次这样形容正在筹备中的竞选。特朗普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为何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本文为您揭晓。本文原刊于《彭博商业周刊》2011年5月2日。

政策是重点?No!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最最想让你知道的事情,就是他很有钱。

“你看,新闻里都说我比所有人想象的都更有钱,”特朗普说,这可能是他一下午第11次讲这番话。“我的资产净值超过70亿美元,现金就有好几亿。这还是还完抵押贷款、买完飞机之后……”

在面对听众或者身旁有陪衬时,特朗普就会兴高采烈,今天在位于纽约市的“特朗普世界大厦”(Trump World Tower)写字楼里,他既有观众又有陪衬。他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桌上摆满了关于自己的杂志和剪报——讨论自己还没筹划好的总统竞选。他突然很受欢迎的势头,仿佛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长期为他担任首席财务官的艾伦•魏塞尔贝格(Allen Weisselberg)拿着一叠文件在不远处走来走去,那是2010年6月30日的资产清单,还有会计师事务所WeiserMazars出具的用蓝色封皮装订的报告。“每一行都是一项不同的资产,”特朗普一边这样嘟囔,一边把手指在纸上向下滑动,那里列着各种类目的资产,如住宅、商业地产、俱乐部、房地产品牌授权、环球小姐选美大赛(Miss Universe Pageant),以及大约2.45亿美元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然后他把这些文件丢到一旁,接着说道,“多数人都以为我资产有两亿,他们都不知道,我连抵押贷款都没有。”但其实他至少背着一宗贷款:纽约市政府的文件显示,他在华尔街40号的房产,还背着1.6亿美元的抵押贷款。这里是特朗普在1996年借了1000万美元买到的。

特朗普花了很多年,试图像推土机一样强迫全世界都相信,他拥有的资产比外界独立分析证实的要多得多。他想让怀疑他的人、厌恶他的人、卑劣的批评者,以及其他房地产业者都明白,他不仅能比奥巴马总统做得更好——如果他上台,就会教训中国和沙特,只需要几个月时间就能让就业岗位回到美国——而且他做生意也能做得很牛。

特朗普的事业经历了大起大落,外界对他名下资产的估计数从1990年的负2.95亿美元(新泽西州赌场管制委员会当年公布的数字),到1.5亿至2.5亿美元[《纽约时报》2005年刊登的蒂莫西•L•奥布莱恩(Timothy L. O’Brien)估计的数字],再到27亿美元(《福布斯》杂志的最新排名)。特朗普非常偏执地想让公众感受到他的财富,于是在2006年对奥布莱恩提起了诽谤诉讼,指控他损害了自己的声誉,因为低估他的资产净值,让他失去了商机。(他索赔50亿美元,之后起诉被法院驳回。)

特朗普疯狂言论时刻
特朗普说过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论?咱们来一起围观一下,几条就好,太多了怕你们的小心脏受不了。1、“爷我有钱,爷我很有钱”(特朗普简直爱疯了这句话……)

2、“9·11后世界范围的穆斯林都疯掉了”

3、“我不担心我女儿迷上花花公子,她身材那么棒,如果我不是她爸爸,我都想一亲芳泽”

4、“H1B这种抢美国人工作, 收入又很低的就不该再继续”

5、“我们要战胜中国、日本,在贸易上击败墨西哥,我们要打败所有这些国家,他们每天拿走这么多美国的钱”

6、“忘掉国家安全,忘掉ISIS,其中,顺便一说,我们要灭掉ISIS”

7、“英国某些社区极端化严重,警察都不敢去”

8、“我将是上帝创造的,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创造就业的总统”

9、“我们要废除和替换奥巴马医改,那是彻头彻尾的灾难”

10、“大家说,他们怎么能这么喜欢特朗普”

包括经验丰富的民调专家弗兰克•伦茨(Frank Luntz)、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埃里克•坎托(弗吉尼亚州共和党人),以及与特朗普私交甚久脱口秀主持人拉里•金(Larry King)在内的数位观察人士认为,他不会真的去竞选。拉里•金形容,“根本不是唐纳德的风格”。竞选的话还需要公布纳税回执,这或许也是一个原因。特朗普坚称,那不是一个顾虑的因素。“我不介意公布,因为我的公司很棒,”他说。“杠杆率很低,现金充足,资产很多。”他之前就有过这种想法,曾在1999年考虑过作为改革党(Reform Party)候选人参选,但在共和党艾奥瓦州召开过预选会之后的几周,他退出了。最后的关头将是,他是否会正式向联邦选举委员会(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提交文件。

“你可以给银行打电话,”特朗普一边在纸上点着手指,一边接着说。“这都是现金。不是破纸片之类的玩意儿。都是现金。”

一位女士把头探进房间说:“达马托参议员……”

特朗普抓起电话,对纽约州参议员阿尔方斯•达马托(Alfonse D’Amato)说:“阿尔方——斯参议员!你好吗?”

“又出来了一个民调!我成绩不错,嘿,”特朗普对着耳机喜形于色地说。“绝对的,你看看去。你知道的,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哎,你看民调了吗?去看看……我跟你讲,阿尔,我很开心的。你看那民调了吗,阿尔?我是第一。成绩最糟的民调里我也是第二……

“我有很多现金……”他说。“哎,阿尔,上周他们过来找我,要卖一栋楼,一栋我盯了两年的楼,可是我说,‘谁XX还要啊?’……对吧,谁还在乎呢?不,我明白你在说什么。科赫怎么说?不,他的收获很大。我喜欢这哥们,虽然他好像把我坑了。

“我要去华盛顿的记者晚宴,肯定会乐疯的。你肯定会喜欢那个的……我爱你。谢谢你,参议员!”

特朗普挂掉了电话,接着转述道:“他说,这种事情我一辈子都没见过,所有人都觉得你要赢了。”

夸张:与生俱来的工具

我们对唐纳德•特朗普有如下了解:他喜欢吹牛;他营销很出色,更是塑造品牌的大师,把自己的名字印在了公寓楼、高尔夫球杆、手表、巧克力、领带,以及其他几十种可以在梅西百货(Macy’s)或其他商店里买到的商品上;他把夸张当成了一种与生俱来的策略性工具。他已经渐渐领会到,只要足够频繁地重复,而且愿意无视反面的证据,总有一天人们会厌烦,懒得再对他的种种说法提出反驳,诸如他名下的净资产,以及他对奥巴马总统的公民权提出的毫无根据的指摘。如果有人仍会质问,他也可以不以为意地继续诓骗。这样说来,在这个只要看起来真实即可的时代,他是一个绝好的代表人物。

在过去几周里,根本无法忽视他,他就是喜欢这样——唐纳德•特朗普需要别人的注意,就像鲨鱼需要游动。在他突然对奥巴马总统的出生地提出质疑,进而有望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后,他吸引了狂热的拥趸。把名字刻在大楼上、抛弃老妻子迎娶新情人、写书、出演爆红的电视节目《谁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又译《学徒》),几十年如一日地气势汹汹、招摇过市、口出恶言,都没能为他换来这样的影响力。“就现在,只要我想打三个电话,20分钟之内就能让三大电视网直播,”特朗普说。“我是说,现在的情况简直是疯了。”

他的节目一直播到了第11季,这一开始可能只是支撑收视率的招数,但却让媒体接连猜测,特朗普可能不全是在开玩笑。有多项民调结果显示,特朗普与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持平,甚至领先于罗姆尼。把“你被解雇了!”变成一句流行语的特朗普,心中对此充满了陶醉。突然,人们开始给特朗普打电话,请教他对世界和平、全球经济的看法:特朗普先生,您对利比亚怎么看?特朗普先生,您会怎么做呢?“我是很认真的,”特朗普曾多次这样形容他筹备中的竞选。这一季的《谁是接班人》将于5月22日完结,他承诺在那以后不久,就作出决定。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至少与五位共和党策略师有过沟通,以寻求他们的政治建议,其中包括托尼•法布里齐奥(Tony Fabrizio)和约翰•麦克劳克林(John McLaughlin)——法布里齐奥曾与明尼苏达州前州长蒂姆•普兰提(Tim Pawlenty)和佛罗里达州州长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合作,但最终拒绝了为特朗普服务;麦克劳克林则为多位国会议员,以及前总统候选人史蒂夫•福布斯(Steve Forbes)和弗雷德•汤普逊(Fred Thompson)担任顾问。特朗普还制定了在一些关键州露面的计划,比如在4月27日和28日前往新罕布什尔州和内华达州、5月19日前往南卡罗来纳州、6月前往艾奥瓦州。“大家都知道他现在很抢手。不能只考虑他这个人,而是要考虑更大的品牌,”与特朗普有过沟通的共和党民调专家凯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说。“他似乎可以说很多其他人不能说的话,做很多其他人不能做的事情。”但她补充道,“我的意见是,不应该抨击奥巴马是在哪里生的,而是要抨击他把这个国家带到了哪里。”

之所以有人把特朗普当作总统候选人来严肃地考虑,是因为一系列因素的驱使。其中有一部分是运气和时机。现在,共和党很难从体制内挑选出强有力的候选人。到目前为止,民主党显得都很团结,奥巴马总统在筹款中的优势,以及他竞选造势的班子都令人敬畏。“对于共和党建制派来说,肯定感觉像是在玩打地鼠,”政治预测专家内特•西尔弗(Nate Silver)在他的博客五三八(FiveThirtyEight)上写道。

特朗普给出了一个克服不确定性的选项。过去30年里,他一直在炮制畅销书,在电影和电视节目中出镜,他极为卖力地宣传,无论是胆识还是精明,他都很出众,以至于很多时候掩盖了反面的证据。其结果就是,在很多人心目中,他成了美国商业界最大胆的一个代表人物。“目前,唐纳德•特朗普和巴拉克•奥巴马一样众所周知,”共和党活动人士、特朗普非正式的竞选主管罗杰•斯通(Roger Stone)说。“在美国出名,比人们想象的要难,问问蒂姆•普兰提就知道了。”他是否真的会参选,仍是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但就像其他电视名人,如萨拉•佩林(Sarah Palin)和麦克•哈克比(Mike Huckabee)一样,他会不会参选的紧张揣测似乎并不影响他的品牌。

特朗普的冒险并没有让他试图讨好的共和党核心感到喜悦。除了外围的边缘人士,共和党人都认为,炒作出生地议题的做法是在浪费时间。“这是一个错误,会让他边缘化,”卡尔•罗夫(Karl Rove) 3月30日在福克斯新闻台(Fox News)的节目中告诉比尔•奥莱利(Bill O’Reilly)。“巴拉克•奥巴马想让共和党人掉进这个陷阱,因为他知道这会让我们在绝大部分美国民众面前失去信誉。”4月22日,奥巴马通过传真发出了一封信,要求夏威夷卫生部把他“出生证明原件”的副本发过来,之后白宫把它发布在了网上。“如果我们让杂耍和狂欢节上的叫喊转移了注意力,就没办法解决问题了,”奥巴马随后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没时间讨论这个。”

特朗普把整件事的功劳欣然揽在了自己身上。“我对自己能做到的事感到非常自豪,”特朗普在新罕布什尔州通过电话表示。“这显示出我比其他任何人都更能把事情搞好。”

但对于该如何“搞好”他的其他目标,特朗普却语焉不详。例如,在记者请他详细介绍2月宣布的对堕胎改变立场的说法时,他说:“哎呀,我对堕胎的政策就是我支持生命(pro-life)。”

但这是不是意味着有人要因为堕胎而坐牢?“我会研究,”特朗普回答道。“你必须要明白,从来没有人问过我这些问题,上星期才开始的!好吗?我到哪个地方盖楼的时候,承包商也不会过来问我,你是支持生命呢,还是支持选择(pro-choice)?”

他会为了减少赤字,而对收入最高的人群加税吗?“有个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比什么都有效,你知道是什么吗?”特朗普说。“搞好经济。”至于要怎样实现这一点,他说:“就像打扑克,你不能亮底牌啊。很容易、很快的,可是我不想走到哪儿都跟人说,我打算怎么取胜。”

那么削减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支出呢,就像众议院共和党人最近提议的那样?“我不想做以任何方式给年长者造成麻烦或干扰任何事,他们是这个国家的命脉,”特朗普说。“我想共和党的计划……他们实在太离谱了。我喜欢保罗•瑞安(Paul Ryan),可他现在手里的牌打得真不好。”

他肯定考虑过非法移民吧?毕竟这会影响建筑生意。“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而且我有一些很好的想法,未来四五周我就会公布,”他说。“现在不能讲。”

极少会有总统候选人在选举日前18个月陈述具体的政策。不过,在特朗普看来,政策好像都无关紧要。“要紧的事情难道不是生意吗,比如我做生意做得多棒?”他说。“因为我赚了很多钱!”

机器:塑造品牌,走向注意力的中心

特朗普的父亲弗雷德•C•特朗普(Fred C. Trump)是德国德隆夫(Drumpf)家族的后人,他在布鲁克林和皇后区修建了很多中产阶级住宅楼,于是逐步建起了一个帝国。父亲弗雷德估计有2.5亿美元的遗产,其中的大部分分给了特朗普与他的弟弟罗伯特(Robert)和两个姐姐伊丽莎白(Elizabeth)、玛丽安(Maryanne),玛丽安是联邦地区法院的一名法官。唐纳德分到的遗产大约值3500万美元,奥布莱恩在他撰写的《特朗普之国:成为唐纳德•特朗普的艺术》(TrumpNation: The Art of Being The Donald)一书中写道。他从事房地产业最早的经验来自与父亲并肩工作,之后他在1971年搬到了曼哈顿,开始自己做生意。在上世纪80年代,他将纽约的准将酒店(Commodore Hotel)改造成了光彩夺目的君悦酒店(Grand Hyatt),买下了广场酒店(Plaza Hotel),还在大西洋城修建了赌场,于是名噪一时。他与来自捷克斯洛伐克的模特和滑雪运动员伊凡娜•柴尼塞克(Ivana Zelnicek)在1977年结婚,他们有三个孩子:小唐纳德(Donald Jr.)、伊凡卡(Ivanka)、埃里克(Eric)。之后,他抛弃了伊凡娜,在1993年与玛拉•梅普尔斯(Marla Maples)结婚,二人婚前育有一女蒂凡尼(Tiffany)。他们在1999年完成了离婚手续。特朗普在2005年与现任妻子梅拉尼亚(Melania)结婚,他们育有一子巴伦(Barron)。

但到了80年代末,在经历一场建筑热潮,又遭遇房地产崩盘以后,特朗普的生意出了麻烦。《华尔街日报》于1990年12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他欠各家银行20亿美元,其中8亿美元是个人担保的;他的三家赌场很快陷于破产,无法偿还由他旗下特朗普航空(Trump Shuttle)担保的贷款。特朗普航空于1992年停业。在起诉奥布莱恩诽谤一案的证词中,特朗普说道,1990年“可能是我个人历史上最糟的一年”。

接下来,他名下很多重要资产都卖掉了,包括广场酒店。他的商业模式也转型了,更多地关注于向大楼授权使用品牌,而不是实际拥有——特朗普向地产开发项目授权使用自己的名字,进而换取一笔预付款和一定比例的销售收入,特朗普连锁品牌由此诞生。“特朗普做了一件我们这个行业里没有其他人做过的事,”理查德•S•勒夫拉克(Richard S. LeFrak)说。“我们当中有很多人建了很多大楼,他创造了一个品牌。”勒夫拉克家族已有三代人在纽约从事房地产开发,理查德•勒夫拉克是特朗普的朋友。

尽管承认特朗普在销售生活方式这个方面做得很成功,但一些开发商并不认为特朗普是同行。亚当•莱特曼•贝里(Adam Leitman Bailey)的房地产律师事务所参与了涉及特朗普品牌一个授权项目——特朗普苏豪酒店公寓(Trump Soho Hotel Condominium)的诉讼。贝里说,“信不信由你,他在这里不算大角色。数数他在纽约实际拥有多少地产。很少。”

他愿意分享的一份资产清单显示,他在纽约实际拥有的房产包括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顶部的三层、天台,以及商业和写字楼空间,这座高层大楼在第五大道上占据着黄金位置,紧邻蒂芙尼(Tiffany’s)店。清单中还列出了57街上的耐克城(NikeTown);曼哈顿下城的华尔街40号;美洲大道1290号30%的产权;曼哈顿各处的五块商业购物空间;以及其他一些大楼的部分面积,包括特朗普公园大道(Trump Park Avenue)的公寓、特朗普世界大厦(Trump World Tower)里的天台和车库,还有中央公园南路100号内一些尚未售出的公寓。之后还有全国各地的八个高尔夫俱乐部,以及在苏格兰东北部沿海一块占地56公顷的在建高尔夫球场;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占地8公顷的马阿拉歌(Mar-a-Lago)海滩俱乐部。此外还有其他一些资产,如美国银行旧金山大楼30%的产权,还有他今年4月在拍卖会上花600万美元购买的,位于弗吉尼亚州、占地323公顷的克鲁格葡萄酒庄。[他自然是计划生产特朗普牌红酒,还打算把帕特里夏•克鲁格(Patricia Kluge)留在董事会。后者是媒体大亨约翰•克鲁格(John Kluge)的前妻。]

他名下的资产很棒,但塑造品牌及授权房地产开发项目的业务,已然成为其商业帝国的核心。这桩生意利润丰厚,不过也制造了一些让人难堪的头疼问题。在特朗普列出的全球各地处于经营状态的50多个项目中,有好几个陷入了危机。在曼哈顿下城的酒店式公寓特朗普苏豪(Trump SoHo),一些买家提起了诉讼,指控开发商在推销时夸大了公寓使用面积比例。芝加哥特朗普国际酒店大厦(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and Tower)的销售业绩在衰退期间大幅下滑,于是特朗普与债权人打起了官司。法庭文件显示,特朗普试图延期偿还他个人担保的4000万美元建设贷款,理由是经济下行触发了贷款协议中涉及“不可抗力”的条款。罗德岱堡市规划中的特朗普国际酒店大厦(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and Tower),系经授权使用特朗普品牌。买家对这个项目提起了两宗集体诉讼,开发商拖欠了1.39亿美元的贷款。特朗普说,他随后终止了与该项目的授权协议。“市场崩盘了,其他很多人也受到了崩盘冲击,”特朗普说。“很多成功的买卖也挂着我的名字。”

随着特朗普成为一个塑造品牌的机器,他也越来越偏执于外界对他有多少钱的感受。在福布斯全美400富豪榜工作多年的两位编辑透露,他不厌其烦地向榜单的编制者游说、陈情,送来了数十篇提到他的报纸文章,还总是用黑色马克笔把重点圈出来。与此同时,编辑们说,其他399位上榜者中的大部分人,编辑想让对方回个电话都很难。

2006年,《福布斯》估计特朗普净值29亿美元,该杂志的史蒂芬•费奇(Stephane Fitch)当年撰文解释了估算的方法。《福布斯》估算,特朗普的公寓品牌许可业务,估值5.62亿美元,该杂志称这是个“保守”估算;高尔夫球场估值1.27亿美元,在博彩企业的持股价值1.71亿美元。将这些金额相加,再计入其他资产,得出了总计29亿美元的数字。特朗普对此还是不满意。

不过真正让他愤怒的,是奥布莱恩2006年在书中,以及《纽约时报》刊登的一段节选中采用的那则低得多的估算。在起诉奥布莱恩的案件中,特朗普提交证词时被问到,他在对公众展示其资产时,是否曾有过“不真实”的情况。对此,他回答道:“我的资产净值会波动,它会随着市场行情、态度、心情而起起落落,甚至包括我自己的心情,不过我会尽量。”在律师们问他,向媒体描述自己拥有的资产和净值是否有过夸大时,特朗普说:“我想所有人都会。谁不会呢?”律师问到,“你在关于自己资产的公开陈述中,是否撒过谎?”特朗普回答:“在公开发言时,你会希望讲最正面的事,尽可能用最正面的方式讲。我跟竞选官职的政客没什么不同。”

刚刚起步的特朗普2012团队,为这个可能参选的意向候选人安排了一些活动。首批活动之中,包括4月份一场由南佛罗里达州茶党(South Florida Tea Party)组织的演讲。通过这场演讲,可以了解到任何一位共和党人想要赢得保守派选民会遇到怎样的挑战。在一个闷热的下午,几千人汇聚到了博卡拉顿市中心的一所公园里,组织者原本估计只会有数百人参加。现场布置了大量警力,还有很多带着幼童的母亲、抱着小狗的老妇人、年轻男子,都在芜杂的草坪上焦急地等待压轴人物出场。现场有一些“别踩我”(Don’t Tread on Me)的黄色旗帜。台上,有人在演唱《这是你们的土地》(This Land Is Your Land),还有人热情地将其翻译成手语。一名与儿子一同闲逛的妇女尖叫道:“奥巴马在任上每天都在犯罪,我怎么就不能乱穿马路呢?”她十几岁的儿子一脸尴尬。

一群身材魁梧、头发梳理整齐的男子为特朗普充当先遣团队。他们当中传来一阵骚动,甚至是惊恐的波澜。这群人里占据中心位置的是共和党活动人士斯通,他因一些生动有力的格言警句而为人熟知(“政治对我来说不是戏剧,而是行为艺术。有时候,其目的就是这种艺术本身”)。特朗普聘请斯通施展游说,已有超过25年时间了。“我想他具备担任总统所需的声望、教育,以及必不可少的强硬,”斯通说。“他们也没把里根当回事儿。”

几分钟后,身穿深蓝色正装、打着粉色丝绸领带的特朗普从豪华轿车里走出,他看起来有点吃惊,黑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眶里,最近他脸上晒了太多的阳光。人们护送着他走过了一条狭窄的通道,来到一群等待采访他的保守派媒体记者的面前。即将登台前,音箱里大声播放着詹姆斯•布朗(James Brown)的《生活在美国》(Living in America),接着里面开始介绍特朗普“是一个发型不错”的人。

接下来是一场萨拉•佩林范儿的表演。特朗普讲出了一段话,其中插入了许多政治俏皮话、大男子主义的吹嘘和煽动恐惧的老套言辞。“在别的国家看来,美国已经成了笑柄,成了众矢之的,”他一开口就这样说。“我在很多场合讲过,中国、印度、韩国、墨西哥、欧佩克(OPEC)成员国,还有很多别的国家都认为,我国领导人太软弱、不果断。很遗憾,我们国家每年会被别国占走大概几千亿美元的便宜。我们必须要把国家夺回来。”人群欢呼起来。

中国正在偷走我们的工作。阿布扎比和卡塔尔有光鲜的新机场,可拉瓜迪亚机场只是个烂坑。索马里海盗让我们丢尽了脸。“我来快速地讲几个话题,好让你们了解我在不同议题上的立场,”特朗普接着说,“我支持生命。”说完台下一片掌声。他接着说,“我反对枪支管控。”台下传来更响亮的欢呼。他又说,“我会努力奋斗,废除奥巴马医改。”呼喊声震耳欲聋。

他有意入侵利比亚和伊拉克只是为了以后能占有石油,“战利品就该属于胜利者”。至于移民,特朗普说:“你从欧洲过来、从拉丁美洲过来、从各个不同的地方过来,毕业后拿到硕士文凭,可以让人有活干,可是你没办法进入这个国家,”特朗普说。“但是很可悲,如果你是罪犯、性侵过别人、是强奸犯、杀人犯,或者老实讲,是个从来没有取得过什么成绩的人,却能越过边境,待在这个国家,拿着福利赖着不走!这算怎么回事?”奥巴马不仅可能不是美国公民,特朗普接着说,“他上学成绩很差,可他却被哈佛录取,拿到了奖学金!这谁能解释?”台下众人一片癫狂。

之后,南佛罗里达州茶党主席埃弗里特•威尔金森(Everett Wilkinson)说,他所在团体的成员希望见到的人物中,特朗普高居第一的位置。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的一位支持者还曾给他打过电话,试图安排罗姆尼也出席这场活动,但最后并没有谈妥。“我觉得米特不太算是真正的生意人,我觉得他更多是华尔街的人,一个滑头的人,”威尔金斯说。“我觉得米特•罗姆尼充其量只能吸引来一两百号人。”

在精湛的表现之后,特朗普回到了自己的豪车里。他的头发终于露出真荣,它抽象的光辉一览无余:仿佛是某种奇迹,一张金色的网,从左耳上方滋生出来,一直弯过头顶,像是零重力空间里的蛋白霜。他让自己好看的一边朝向车窗,外面的民众热情鼓掌,闪光灯闪个不停。“你觉得怎么样,马特?”特朗普对副驾驶座上一个肩膀宽阔的人说。此人是特朗普机构(Trump Organization)首席运营官马修•F•卡拉马利(Matthew F. Calamari)。“很棒,”马特回答道,没有回头。车开动后,特朗普摇下车窗,通过窗户的缝隙对斯通说:“艾奥瓦”。斯通回答道,“艾奥瓦”。

特朗普仰靠在座位上,承认自己很愉快。他脸颊上流下了一滴汗珠,这仿佛表明他具备一种超人的坚毅,可以在太阳底下接连几小时呼喊咆哮——这就是竞选活动的精髓。与此同时,他说,如果他参选的话,他愿意脱离“美好的生活”和一档火爆的电视节目。“我的公司非常、非常成功,”他突如其来地这样说。“我们流动性很好、很好,几乎没有负债。而且老实讲,你知道的,我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这是不是说,他的竞选活动会自己出钱?“我首先会投入一大笔现金,如果我决定参选的话就会宣布,”他说。“之后,我会希望让人们给我的竞选活动投资,我想让民众感觉自己倾注其中。”

他像往常一样滔滔不绝地讲着,未来作为自由世界的领袖,自己希望怎样解决困扰世界的难题,不过他并不热衷于解释细节。比如,对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冲突:“我不太想为这篇文章多谈那个话题。”特朗普说,“我真的认为,如果让合适的人当政,我觉得可以解决一些事,让所有人都满意,这是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因为它很难做到。”他还承认,他认为自己与俄罗斯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能处得来”。

突然,特朗普兴奋地挺直身子说:“看见树了吗?”他把手指向窗外,西棕榈滩特朗普国际高尔夫俱乐部(Trump International Golf Club)繁茂的球场。我们乘车经过时,草木闪闪发光。“看这块产业。马特,我有跟人合作吗?”

“没有,没有,”马特说。

“我欠着贷款吗?”

“没有,”马特说。

“如果你想报道我的财务状况,”特朗普说,“我就会让你报道,因为我的财务状况很好。”


纪录片《特朗普是怎样炼成的 》

(The Making of Trump) 85分钟

(友情提示:请在wifi环境下观看,除非你……)

编辑:冯艳彬

翻译:王童鹤

摄影:Michele Asselin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让分裂如斯的美国变伟大?详解政治行为艺术家特朗普当选背后的故事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635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