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谷歌人的日常生活

来源:译言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11-3,星期四 | 阅读:845

Matt Welsh

Matt Welsh曾有过一段哈佛岁月,但后来他竟毅然决然地投入了谷歌的怀抱,让我们走进Matt的生活,在他幽默风趣的文字下,感受他人生两个阶段不同的生活。

一个谷歌人的日常生活

译者:Gaybureal

原文作者:Matt Welsh

原文标题:Day in the Life of a Googler

近来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与之前在哈佛的教职工作相比,如今作为一名谷歌的员工,我的工作日常又有了什么不同呢?最大区别就是我现在每天要花上将近90%(甚至更多)的时间来编写代码,而在过去的哈佛岁月里,如果每周我能有半个小时拿来编程,都算是一大幸事。再者,我成为谷歌员工后,做事情也变得越来越利索,不会花太多时间去浏览那些乏善可陈的网站了——这大抵是因为我更喜爱现在的工作吧。

这里有一份简述我一天谷歌生活的纲要:

上午6:30 – 起床,叫醒儿子,冲个澡,吃早餐,去公园遛狗。

上午8:30 – 去上班(大多数时候我是坐地铁去公司的)。

上午9:00 – 到达公司。在六个不同的窗口输入密码从而恢复到正常的工作环境。查收一下邮件。在不同的数据中心核对一下我现在手头上几个活儿的进度。浏览一下昨天完成的工作。

上午9:30 – 10:15 – 给手头上未完善的操作系统编写代码,添加上所要求的特征。写一两个单元测试,将其调试到能够运转为止。赶紧完成供审查用的代码变更记录。喝完今天第三听免费的健怡可乐。

上午10:15 – 11:00 – 切换到另一个项目的Git分支。看看一个同事留下的代码审阅批注。再仔细检查一遍代码并设法处理同事的审阅意见。创建一个新版本,重新运行一次测试,重新对代码进行错误分析,以确保其在能够运行的同时看起来也很漂亮。提交修改过的代码变更记录,回复同事的审阅批注。

上午11:00 – 11:30 – 再一次切换到另一个Git分支。为确保安全重建代码,然后赶紧运算日志数据,对网络时延进行分析,开始了共耗费3小时的MapReduce任务。

上午11:00 – 12:00 – 和在山景城的团队成员开一个简短的可视会议。

中午12:00 – 12:35 – 去自助餐厅吃上一顿可口的免费午餐。给同事讲述自己当年还是初中生时黑进Apple IIgs的英勇事迹,逗他们开心。

下午12:35 – 2:00 – 回到办公桌前。查收一下邮件。检查一下MapReduce任务的进展情况 – 大概完成了一半。回复上午剩下的最后一组代码审查的批注并提交代码。合并、清理一下Git分支。看看任务清单决定接下来该做什么。

下午2:00 – 3:00 – 与剑桥、山景城等地的团队开一个可视项目会议。这是我这周唯一一个开上一小时的会议。会议还算挺好玩的,我大多数时候都在笔记本上做点简单的调试和分析,反复重新加载显示MapReduce任进程的网页,检查任务是否完成,或是浏览一下Buzz,发布一两条刻薄的评论。

下午3:00 – 4:00 – 干一听红牛,给身体补充一些能量,好让自己能撑过今天。MapReduce终于完成了。将结果数据绘制成几幅图表,然后再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们看一会儿。思考结果数据为何和预想的不同,并写出下一组代码,从而生成另一组统计数据。力图让代码变得简短扼要,这样我就可以在下班之前开始又一次的MapReduce任务啦。

下午4:00 – 5:00 – 周四可是威士忌日!招呼上一群同事一起畅饮苏格兰威士忌,玩几把吉他英雄。(我的桌子底下收藏着几瓶不错的苏格兰威士忌。我也不知怎的就被指派为酒精供应渠道的守护者,不过我还挺适合这份工作的。)

下午5:00 – 装上笔记本回家喽。

下午5:30 – 8:00 – 吃晚饭,在儿子上床睡觉之前可以和家人在一起纵享一段时间的天伦之乐。

晚上8:00 – 上床睡觉 – 继续埋头于电脑,做调试和分析,看看有没有什么今晚想完成的东西,不然的话就去喝几杯不错的鸡尾酒。

再对比一下我之前在哈佛的工作日常:

上午6:30 – 起床,叫儿子起床,冲个澡,吃早餐,去公园遛狗。

上午8:30 – 去上班(从家到办公室有一段20分钟的脚程,我还带上了我家的狗狗)。

上午9:00 – 到达办公室。查收一下邮件。抱怨在下午一大波会议来袭之前必须得完成的一大堆工作.

上午9:15 – 开始动笔写一个方案提议的纲要。却又在3分钟后撂下笔,断定自己其实压根儿就不知道该写什么。于是在接下来的45分钟里读了读瘾科技、黑客资讯,还逛了逛脸书。

上午10:00 – 试着把自己沉醉于网络世界里的麻木灵魂敲醒,然后开始动笔写一大堆不得不写的推荐信。幸运的是这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儿了,其中大多数我只需要从以往给别人写的推荐信里剪切粘贴过来就行了。

上午11:00 – 查看一下日程表,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仅剩一小时来完成所有实际的工作。回复了一些已经在我的收件箱里躺了好几周的邮件。发邮件通知我的助理在下周多安排3个会议。

上午11:30 – 我拟出了一份预算,并给三个不同的后勤人员发了邮件,让他们开始做文书工作,试图假装自己的方案提议已有了些许进展。为这份方案起了一个名字,并做出了听上去还算合理的完整预算。但到头来仍然没能决定该做一个什么样的项目。

下午12:00 – 去校园里遛个20分钟的狗。有时若遇上其他的狗狗在一起玩耍一会儿的话,可能会花更多的时间。

下午12:30 – 匆忙跑去法学院的自助餐厅,买来一顿价格挺高却不怎么可口的午餐,然后回到办公室里,独自一人边看瘾科技和黑客资讯边心情郁闷地吃完午饭。

下午1:00 – 和我一起开第一个会议的,是一个从台湾某公司来访的人,明明这辈子都不会给我一分钱,却还指望我花上半小时的大好时光,巨细无遗地向他(她)解释我的研究项目。

下午1:30 – 和我一起开第二个会议的,是一个已经在读本学年第二学期的大四学生,他在过了四年浑浑噩噩、漫无目的的大学生活后,竟又突发奇想决定申请到伯克利或是麻省理工就读博士。考虑到他在过去没做过一点儿研究项目,我苦口婆心地向他解释这是不可能的,但又不知怎的最后还是答应了帮他写推荐信的请求。我在心里默默记下一会儿该在哪几封推荐信上剪切粘贴内容。

下午2:00 – 我在这时才想起自己在半小时后要做一个讲座。拿出去年的讲座资料。我把幻灯片标题里的“2009”改成了“2010”。一边浏览讲座内容,一边记起这其实是一次极为糟糕的讲座,但是现在我也没时间去修改了。

下午2:30 – 4:00 – 我在70个左右有点不知所措、百无聊赖的本科生面前,以缓存算法为主题做了一次讲座。为了让这次讲座变得更激动人心一点,我使用了大量PPT动画,并且拿着激光笔手舞足蹈。回答了一大堆提问,这些问题倒是让我找到了把去年这个讲座搞得一团糟的罪魁祸首,我在心底暗暗起誓,一定要在明年的讲座到来之前解决这个问题。

下午4:00 – 4:10 – 关上门躲进了办公室里,试图让因做讲座而一路飙升的肾上腺素降下来。大口喝下健怡可乐来重振精神,补充点水分。

下午4:10 – 4:20 – 查收一下邮件。看看瘾科技和脸书有没有新的推送。

下午4:30 – 5:00 – 今天的最后一个会议是要指导两个毕业生还有不到一周就要上交的论文。虽然既没有纲要也没有得出任何结果,但他(她)们还是非常乐观,认为自己一定能及时完成作业。当我在白板上概述我的想法以及可能会用上的图表的这半小时里,他(她)们一直在自己的笔记本上龙飞凤舞地奋笔疾书。最后还含含糊糊地许诺说如果我愿意的话会尽快在这周内把草稿拿给我过目。

下午5:00 – 遛着狗狗回家喽。这可谓是我一天之中最美好的时光。

下午5:30 – 到家后,我马上坐下查收了在会议和讲座期间积攒起来的大堆邮件。将5个新的会议请求转发给助理以便安排下周的行程。

下午5:45 – 家庭时间,吃晚饭。

晚上8:00 – 读了读邮件,给下周谈话用的PPT做了做小修改,假装自己在工作的样子。我已经筋疲力尽了,做不了什么有实际价值的事情,只能小酌一杯,再看看瘾科技。

怎么样,你喜欢哪一种工作日生活?

版权声明:

本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出处,并保留文章在译言的完整链接。商业合作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原文来源:matt-welsh.blogspot.com

原文地址:http://matt-welsh.blogspot.com/2010/12/day-in-life-of-googler.html?utm_source=wanqu.co&utm_campaign=Wanqu+Daily&utm_medium=website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一个谷歌人的日常生活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6218.html

分类: IT观察,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