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让我告诉你什么叫被操纵的大选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11-1,星期二 | 阅读:979

GARRY KASPAROV 2016年11月1日

Alexander Demianchuk/Reuters

过去几周,共和党总统提名人选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一直在大谈有人如何针对他暗中操纵11月8日的选举。实际上,他听起来是坚信整个选举季都因为他的民主党竞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而受到了操纵。这些都是严重的指控,或者说如果特朗普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话,这些便是严重的指控。

美国政界没人乐意看到特朗普信口雌黄指控选举作弊和媒体阴谋,因为他们明白,这有损他们自己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领袖的可信度。这正是我国领导人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对特朗普的指控感到高兴的原因。

在掌权的16年里,普京和他的全球宣传机器大力宣传的观点是,民主是一团乱麻,只有英雄普京才能避免俄罗斯陷入这种混乱。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克里姆林宫资助的煽动性帖子,对美国选举程序的不合理进行痛斥,还警告称可能会出现暴力。普京做梦也想不到美国会允许一个主要政党的提名人重复这种宣传。特朗普甚至附和普京的威权主义理由,表现出一幅自己是唯一美国拯救者的样子。

关于受操纵的选举,我知道一些情况。我知道为了嘲弄民主程序而动用压倒性的国家权力对付我是什么样子。我知道我的观点要接受审查,而主要媒体机构无一不一门心思地诋毁我和我的同事意味着什么。我知道当公私利益为了维持权力的垄断而达成合谋,进行恐吓、骚扰、起诉甚至杀戮时,会是什么结果。

我非常了解这些,因为我曾是普京统治下的俄罗斯的一个政治反对派领导人。正是在那些年里,我艰难地了解到了这些。这些事情唐纳德·特朗普一件都没遇到。

2005年退出职业象棋界后,为了抗议普京越来越独裁的政权,我参与组建了一个反对派联盟,叫“不一样的俄罗斯”(Other Russia)。按照俄罗斯宪法,普京2008年不能参加第二次总统连任竞选,而且当时也不清楚一个已经完全以一个人为中心的权力结构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如果普京完全无视宪法,只是公然继续当一个独裁者,他可能会疏远八国集团(Group of 8)的世界领导人。后者同意假装普京和他们一样,是一个民主主义者。

“不一样的俄罗斯”反对派联盟举行现场辩论,发布政策文件和施政纲领——所有活动都是官方选举所没有的。在官方选举中,唯一要紧的是得到克里姆林宫的认可。令我相当惊讶的是,在2007年“不一样的俄罗斯”的总统候选人全国选举中,我获胜了。

一旦在一场非官方的真正选举中当选,我就该参加一场完全是做戏的官方选举了。

为了这么做,我必须得跨越明里暗里的一系列障碍。设置这些障碍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未经批准的候选人出现在选票上。我需要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从全国征集到200万个签名。单是俄罗斯的面积便增加了这项任务的难度。此外,还必须举办一场提名大会。这是一件看似简单的事,但当没有酒店愿意把合适的地方租给我们时,这就变成了不可能的事。就连美国人的连锁酒店也神秘地取消了我们的预订。

当我在全国各地开展竞选活动时,我们会发现场地突然要关闭进行维修,我们的航班被取消,会议被警方叫停。我也未能躲过牢狱之灾,因为参加了一场“未经允许的集会”而在莫斯科的一间牢房里度过了五天。

暗箱操纵选举不仅仅是选票作假的问题,甚至不是“决定选举的不是投票者,而是清点选票的人”。这句话据说出自约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但真实性可疑。到开始投票时,游戏已经结束了。反对这个政权的任何人,从温和的街头抗议者到全国首富,都成了目标。俄罗斯商人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因为胆敢支持不在普京控制之下的政治团体而在狱中服刑十年。

选举日当天的确会出现欺骗,这更多地是为了表忠心,以及为了撑场面让投票人数显得正常。一车又一车的正式选民在投票站之间穿梭。我们甚至还给这个传统起了个名字,叫旋转木马(carousel)。一沓沓选票被扔进选票箱里,选举官员则选好位置站着遮挡外界的视线。有时候,党政官僚热心过度,导致得票率超过百分之一百,就像俄罗斯的车臣等地经常发生的那样。

我至今仍不喜欢“前俄罗斯总统候选人”这个头衔,因为我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名字永远不会出现在选票上。2008年独立竞选的前总理米哈伊尔·M·卡西亚诺夫(Mikhail M. Kasyanov)获许多前进了一步,但仍在两个月后被取消资格

获准在总统大选中与普京亲自挑选的接班人、前总理德米特里·A·梅德韦杰夫(Dmitri A. Medvedev)竞争的候选人,是那些自苏联解体以来,每届选举都参加的装点门面的共产党人和民族主义者。梅德韦杰夫获得了71.2%的选票,比普京2004年的得票率低零点几个百分点,颇为乖觉。四年后,梅德韦杰夫再次与普京互换岗位;尽管后者在那四年的官方头衔是总理,但他一秒钟都没放下过权力。奥巴马总统致电普京,祝贺他在选举中获胜,再次当选总统。

这就是现代的独裁,精于利用自由世界的术语和技术达到自己的目的。当国内的虚假选举还不够时,在国外进行一场浩大的恐吓和虚假信息运动可能会非常有用。俄罗斯的新闻每天开篇都是特朗普和维基解密(WikiLeaks),以及所谓的他们如何暴露了美式民主的腐败本质。普京无法再假装成民主领导人,因此他的目标是把其他所有人都拉低到自己的水平。现在,特朗普正在帮他。

民众认为民主的力量有多强大,它就会有多强大。民主不会从外部摧毁,只会从内部毁灭。

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是一家位于纽约人权基金会的主席。他同时是一名作家,其最新出版的著作为《凛冬将至:为何必须阻止弗拉基米尔·普京与自由世界的敌人》(Winter Is Coming: Why Vladimir Putin and the Enemies of the Free World Must Be Stopped)。

翻译:陈亦亭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特朗普,让我告诉你什么叫被操纵的大选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611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