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汽车——谷歌CEO拉里·佩奇的秘密投资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10-21,星期五 | 阅读:789


撰文:Ashlee Vance 、Brad Stone

编辑:冯艳彬、黄雨洁

翻译:杨飞

与杰夫·贝佐斯和埃隆·马斯克一样,佩奇正试图用他的个人财富将其孩提时代的梦想变成现实

“无人驾驶飞机比汽车公司费尽心力研发的无人驾驶汽车要容易多了”

3年前,一家名叫Zee.Aero的初创公司一度受到硅谷的热捧。这家公司就开在谷歌位于加州山景城的总部旁边,这件事颇为奇怪,因为谷歌已经把这一带大部分土地牢牢抓在手中。接着,有记者发现了一份专利文件,该文件显示,Zee.Aero正在研制一种可以垂直起降的全电动小型飞机——其实就是一种飞行汽 车。

在接下来爆出的少量新闻报道中,这家初创公司矢口否认它与谷歌或其他科技公司有任何关联。到后来,它干脆不再回答媒体的问询。唯一传出的消息来自业余飞行爱好者,他们偶尔会发布一些从附近机场起飞的、样子很奇怪的飞机照 片。

真相终于大白,Zee.Aero并不属于谷歌或其控股公司Alphabet。它属于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个人所有。据10位知情人士透露,自2010年创办以来,佩奇一直以个人名义为Zee.Aero提供资金,并严令该公司不得向公众披露他和公司之间的关系。而Zee.Aero也只是佩奇开创个性化空中旅行时代计划的一部分,到了那个时候,人们就可以避开拥堵的街道和促狭逼仄、让人尊严尽失的现代航班。与杰夫·贝佐斯和埃隆·马斯克一样,佩奇正试图用他的个人财富将其孩提时代的梦想变成现实。

拉里·佩奇的童年梦想

拉里·佩奇的秘密投资

Zee.Aero的总部位于布罗德里克街2700号,这是一栋面积约2800平方米的两层楼白色建筑,刚开始,佩奇只允许Zee.Aero的员工在一楼活动,将二楼作为一块完全衬得上亿万富豪身份的男人领地,这里有昂贵的绘画作品、一面攀岩墙,还有一台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早期的火箭引擎——这是他哥们儿马斯克送给他的礼物。作为整个保密计划的一部分,Zee.Aero在提到佩奇的时候不会直呼其名;他被称为GUS,意思是“楼上那家伙”。很快,他们就需要用到楼上的空间了,当GUS的绘画藏品、运动器材和火箭引擎被拖走的时候,工程师们充满敬畏地看着这一切。

Zee.Aero目前有近150名员工。业务已经扩大到山景城以南约70分钟车程的霍利斯特的一个机场机库,在这里,有两架原型机进行定期飞行测试。该公司还在山景城边缘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阿姆斯研究中心拥有一处制造设施。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佩奇已经为Zee.Aero投入了超过1亿美元,而且这还没完。去年,第二家由佩奇资助的飞行汽车初创公司Kitty Hawk开始运营,登记的总部是一栋两层办公楼,距Zee的办公地点只有800米之遥。Kitty Hawk的员工与Zee.Aero的团队不相往来,开展着另外一项与之竞争的设计工作。据2015年的企业文件显示,该公司的总裁是塞巴斯蒂安·特龙,他是谷歌无人驾驶汽车项目的教父和Google X研究部门的创始人。佩奇和谷歌拒绝就Zee.Aero或Kitty Hawk发表评论,特龙也守口如瓶。

无疑,飞行汽车是个听起来很荒唐的概念。几十年来,一些特立独行的发明家一直试图制造这种汽车,除了失望的投资者和空空如也的银行账户之外,他们的努力几乎毫无结果。但是,这些失败的案例几乎没有让这种渴望减弱半分。

随着材料质量的不断提高,再加上自动导航系统和其他技术的进步,越来越多聪明、富有而且态度认真的人们相信,在未来几年之内,我们将会拥有一种可以垂直起降的无人驾驶飞行汽车。全球范围内有十多家公司正在开发飞行汽车原型,其中既有初创公司,也有航空制造商巨头。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最远的似乎是佩奇正在悄悄资助的这些公司。在NASA设计先进飞行器的航空工程师马克·摩尔称:“在过去5年中,这项悄然推进的技术已经取得了巨大的发展。看起来未来5到10年将取得令人难以置信的成果。”

Terrafugia研发中的飞行汽车

E-volo研发中的飞行汽车

飞行汽车的雏形

加州北部一带长期以来对于飞行汽车一直极度痴迷。1927年,有一位现在已经几乎被人淡忘的名叫亚历山大·维格斯的工程师最早开始考虑设计一款可以在屋顶之间快速穿行的飞碟。1945年,他凭借一种被他称为“discopter”的垂直起降机获得了一项专利,其内部空间足以让乘客四处走动、做饭和睡觉。“discopter”并没有被真正建造出来,然而,据信美国陆军曾拜访维格斯位于加州卡梅尔谷的工作场地,并鼓捣出了一架原型 机。

如今,全球首屈一指的飞行汽车爱好者当数保罗·莫勒——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79岁的荣誉退休教授。50年前,当他还在大学里教授机械和航空工程时,他就产生了一个具体设想:一种你可以停在车库里的飞行器,行驶几个街区进入一条小型跑道,然后腾空飞起。他在1966年测试了他的第一架原型机XM-2。它的外形很像一台飞碟,中间有一个用塑料泡沫保护起来的座位。在研究生们用绳索把它固定平稳的情况下,它成功飞到了约1.2米的高度。莫勒称:“我们都在担心,如果这架机器失控了,真的可能会闹出人 命。”

1989年,他的M200X成功飞离地面约15米。然后是M150 Skycar、M400 Skycar、100LS、200LS、Neuera 200和Firefly,所有这些都是根据动画片《杰森一家》(The Jetson)空中飞车的创意演变而来的。2000年1月,莫勒在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PARC)发表了一场关于飞行汽车的演讲,演讲结束后,一位不到30岁的工程师走了上来,表示他对这个概念很感兴趣,但他怀疑适合街道的个性化飞机从技术上来说是否可行;当时,莫勒没有认出年轻的拉里·佩奇。

莫勒继续尝试。他说,他为了开发自己的设计已经烧掉了1亿多美元资金,并于2009年宣布个人破产。

同一年,NASA的研究员摩尔发表了一篇论文,他在论文中描述了一种被称为Puffin的概念飞机。摩尔的伟大想法是使用电动机,和内燃机或传统涡轮机相比,这种发动机更安静也更安全,而且零部件要少得多。摩尔认为,马斯克的特斯拉和其他汽车制造商在推进这项技术方面功不可没。“电动机以前主要应用在工业装置中,它们在这种环境中是固定不动的,所以没有人那么关心它们的重量。直到汽车行业对它们产生了兴趣,它们才开始变得越来越轻巧。”

汽车制造商还投资与建造小型电动飞机相关的其他领域,尤其是电池和控制这些飞机的半导体。类似谷歌在Koala汽车上采用的那种无人驾驶系统也许还要再过10年才能成为路面上的主流,但是,对于在天空上飞行来说,它们已经足够好了。用摩尔的话来说:“无人驾驶飞机比汽车公司费尽心力研发的无人驾驶汽车要容易多了。”

摩尔的论文广为流传,再度激起了人们振奋的情绪。2009年的某个时候,几个工程师开始在硅谷召开会议,讨论为一个电动飞机项目筹措资金。他们中有一位名叫乔本·贝维尔特的机械工程师和企业家,他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求学期间曾经师从莫勒。还有一位是斯坦福大学的航空航天学教授伊兰·克鲁。另外还有佩奇。尽管最初看来他们可能会一起合作,但后来克鲁和佩奇脱离了这个群体,创办了Zee.Aero。贝维尔特一个人创办了Joby Aviation,他希望这家公司能在市场上击败Zee.Aero,并证明他和莫勒的努力——还有这位老人毕生的心血——没有白费。

对手贝维尔特的梦想启航

贝维尔特在加州圣克鲁斯拥有一块约2平方公里的场地。贝维尔特在这里建造了一系列车间,还有可以容纳他35名员工中半数的房屋。

贝维尔特在附近一个不通电的公社长大,他的妈妈是一位助产士,爸爸替人盖房。从小时候开始,他就天天围着工具箱和建筑工地转,通过这种方式学习,而且他酷爱阅读。在小学时读了科幻经典作品The Forever Formula之后,他决定要造出书中的英雄人物所驾驶的那种个性化飞机并说服了一位朋友来帮助他。他说:“我们建造了很多原型机,但它们总是坠落并烧毁。”最后,他们把目标转向了定制自行车。

当贝维尔特于1991年进入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学习机械工程时,飞行汽车梦触动了他,他很快开始为莫勒工作,建造了一架又一架原型机。贝维尔特最终得出结论,在电池和发动机技术改进以前,他们共有的这个梦想不可能实现。他估计自己还需要等待20年。他说:“保罗已经为此工作了30年,他比同时代的人超前了50年。”

贝维尔特获得了学士学位,然后从斯坦福大学获得了机械工程硕士学位。毕业之后,他在生物科技领域工作。他的第二家公司名叫Joby(他童年时代的绰号),出售柔性塑料脚架等相机配件。Joby让贝维尔特成为百万富翁。2008年,他创办了Joby Energy,制造机载风力涡轮机,后来谷歌收购了这项技术。20年的等待期限即将临近,所以,到了2009年,他又拿出自己的一部分钱购买了这块2平方公里的土地,创办了Joby Aviation。

该公司的总部可以说是工程师的梦幻世界。它的中心是一栋大型木质建筑,二十多位员工坐在摆满电脑的几排办公桌前。天花板上悬挂着原型机,还有一条粗粗的用来锻炼的攀爬绳也吊在那儿。在开放式厨房里,一位厨师用采自附近花园的食材准备一日三餐。同时,头顶的扬声器传出阵阵班卓琴声。

向山下行走约90米,经过花园和一个用黏土制成的户外比萨烤炉,可以看到一系列建筑物,建造工作就在这里进行。其中一栋建筑是一个通风的仓库,里面有一个巨大的烤炉——但这可不是用来烤比萨的。这里是用来加工处理飞机的碳纤维机身的,看起来就像一栋半圆拱形活动房屋。美洲杯帆船赛美国甲骨文队的前任队员、全球顶尖的一些材料专家负责监督熟化工艺,在约90摄氏度的高温中烘烤这些碳纤维。在另一栋建筑中,工程师们正在制造哈密瓜大小的电动机;第三栋建筑用来测试电子设备;在第四栋建筑中,他们给机翼和其他部件做最后的润色修整。屋子后面有一辆大型卡车,它的拖车顶部有一个可伸缩的手臂,看起来就像一台樱桃采摘机,它可以将推进器高高抬起,这样,工程师们就可以一边开着车在路上高速行驶,一边进行风中测试。机器人似的原型机在四处嗡嗡作响。

Joby Aviation原先一直靠贝维尔特自己出钱,直到去年,Pinterest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保罗·夏拉加入了进来。夏拉在新泽西长大,自学了编程,通过Pinterest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然后开始寻找能让自己全情投入的新事物。他也认定,电动机和电池的用场应该远远不只限于汽车行业。夏拉称:“我们的目标是建造一种能够影响很多人生活的产品。”

夏拉和贝维尔特希望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试飞一架适合人体尺寸的原型机。他们不愿给出具体的规格参数,只是表示,在充满电的情况下,它可以承载一家四口飞行约160公里。这种飞行器看起来好像一种飞机和直升机的混合体,上面装满了推进器。在起飞和降落时,这些推进器像直升机上的螺旋桨一样水平悬挂,一旦到了空中,就会直立转动起来,提供向前的推进力。Joby Aviation已经造出了尺寸较小的原型机。贝维尔特和夏拉预计这种汽车能从车库、屋顶或高速公路旁边地带起飞。他们想提供一种类似优步(Uber)的航班服务——在需要的时候叫上一架飞机。

Joby的这架飞行器看起来和全球各地正在建造的其他飞行汽车相似。今年5月,德国公司E-volo安排它的飞行汽车Volocopter进行了载人飞行。其他飞行汽车初创公司包括AeroMobil、Lilium Aviation和Terrafugia。就连空中客车公司(Airbus)也在其硅谷实验室建造了一架两座原型机,这是熟悉该设计的两位知情人士透露的。

童心未泯

2013年,红牛在加州长滩举行了一次Flugtag鸟人飞行大赛。在这里,业余爱好者们可以看看他们自制的飞行器能飞离码头多远。比起持续飞行,这种活动更多是一种娱乐——这些稀奇古怪的装置基本上都会直接栽进水里。然而,这一次,一个名叫Chicken Whisperers的团队让现场聚集的人群瞠目结舌。这个团队的成员穿着一身小鸡服饰,把他们的滑翔机推离码头,看着它飞行了约80米,打破了原先70米的纪录。他们都是乔装打扮的Zee.Aero员工,玩得很开心,顺便还对一些设计进行了测 试。

在创建后的6年当中,Zee.Aero聘用了一些最聪明的年轻航空设计师、软件工程师以及发动机和电池硬件方面的专家。他们来自诸如太空探索技术公司、NASA和波音这样的地方,都是为了追逐同一个目标,这个目标被言简意赅地写在Zee.Aero网站上:“我们正在改变人类飞 行。”

创立之初,Zee.Aero由斯坦福大学航空教授克鲁领导。Zee.Aero最早的专利(专利号9,242,738)就出自他的手笔,专利文件显示,这是一种外形奇特、机身狭长的单座飞行器。飞行器的坐舱后面是一排排水平放置的推进器,它们分布在机身两侧,帮助实现垂直起降。机身后面还有一个尾翼,上面有两个推进器,以增强前推力。

Zee.Aero在这个设计上花了好几年功夫。所有这些原型机的大小都不足以承载人类。

据Zee.Aero从前的三位员工透露,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公司意识到这可能并不是最好的设计。佩奇也对工作的进度感到越来越不满意。2015年,克鲁重返斯坦福大学执教,但继续以“首席科学家”的身份为Zee.Aero提供建议,与此同时,该公司的工程主管埃里克·埃里森接任了首席执行官一职。在埃里森的领导下,该公司开始研发一种更简单、样子更传统的设计,目前正在霍利斯特市机场进入关键的测试阶段。

Zee.Aero飞行器的曝光

霍利斯特是一座有着3.5万人口的城市,隐现于一座座大蒜和洋蓟农场之中。它的机场很受业余飞行爱好者的欢迎,因为这里的风势风向有利于飞行,而且商业航班不多。这里最像样的一栋建筑是19号大楼(Building 19),Zee.Aero的十几位员工一直占据着这个地方。

这个机场在每个工作日的上午8点至下午5点之间开放,但Zee.Aero的员工经常在没有其他人的时候进行飞行测试。尽管如此,机场工作人员还是在最近几个月目睹过Zee.Aero两架飞行器的真容。它们的机身都很狭窄,机舱呈球状,前面的空间可以容纳一个人,后部有尾翼。其中一架原型机看起来好像小型传统飞机;而另一架的主体部分有小型推进器,每侧各有三个。当飞行器起飞的时候,声音就好像防空警 报。

机场人员虽然从未听人提起佩奇的名字,但他们很早以前就得出一个结论,Zee.Aero的老板肯定是个超级富豪。Zee.Aero的员工可以享受免费午餐。最近,该公司还购买了一架价值100万美元的直升机,伴随着这些原型机一起飞行,以收集数据。

对佩奇来说,这个项目是非常个人化的行为。很多人都知道,佩奇曾多次与马斯克彻夜长谈,探讨从根本上改变传统运输工具的奇思妙想。马斯克想要建造一种高端电动垂直起降喷气机;而佩奇想要开发一种面向大众市场的飞行器。在几年前接受《彭博商业周刊》记者采访时,佩奇承认,他渴望承担更大的风险。他想要涉足谷歌范畴以外的新形式投资,资助那些专注于原子而不是比特的项目。他说:“如今有很多资金流向互联网初创公司之类的项目,这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我们面临的一些现实问题,我认为我们还需要其他形式的投 资。”

据Zee.Aero的这些前员工形容,公司是个有趣的工作地点,但他们没有低估来自佩奇的认真期望。他想要实现飞行汽车的梦想,而且现在就想要。如果说这种氛围随着克鲁的离开变得越来越紧张,那么Kitty Hawk团队的到来并没有让气氛变得轻 松。

Kitty Hawk大约有十多名工程师,其中包括一些Zee.Aero的老员工。Kitty Hawk的员工还包括埃姆里克·奥什罗和戴维·埃斯特拉达,前者曾在谷歌从事无人驾驶汽车开发,后者则负责Google X的法律事务。截至《彭博商业周刊》联络他们时,他们在领英上填写的雇主名称都是谷歌,在个人简介中抹去了任何与Kitty Hawk有关的信息。

员工们说,佩奇在他的两个飞行汽车研发团队之间划了条界线。Zee.Aero的前员工认为,佩奇这样做是想看看小些的团队行动起来是否更加敏捷,而且给Zee.Aero增加些压力无伤大雅。这两个人说,Kitty Hawk正在开发一种类似于大型四旋翼无人机的飞行器。

谁也不敢保证Zee.Aero或Kitty Hawk或其他任何人开发的飞行汽车最终能飞上天空。飞行汽车项目还有许多技术问题亟待解决,还要跨越诸多监管障碍,解决一系列紧迫的安全问题。佩奇曾向一名同事郑重表示,如果他参与飞行汽车项目一事曝光,他可能不再向这两家公司提供资金。

希望这不是真的。撇开其他不谈,这些项目表明,大胆(有的人可能会说离谱)的发明在硅谷依然活跃。在过去10年中,这个地方关注的焦点一直是社交网络应用。这里曾经培育出机器人和汽车方面的工程力量,如今轮到航空了。硅谷一位投机资本家曾这样形容:“我们想要会飞的汽车,得到的却是社交媒体上的帖子。”而佩奇和他的伙伴正在努力让我们同时得到这两样东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飞行汽车——谷歌CEO拉里·佩奇的秘密投资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577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科技新闻, 趣味科技.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