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是什么人?关于台湾的族群问题

来源:时拾史事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10-19,星期三 | 阅读:834

猫不闻饺子

台湾的族群问题比较复杂,如果仅仅考察一般意义上的族群划分标准,台湾社会可大致归类为汉民族与原住民两大族群。但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和政治背景方面的考量,又应当把台湾的族群认同放入社会学与政治学的意义上来重新讨论。因此台湾的族群分类形成了“原住民”、“闽南人”、“客家人”与“外省人”的四大格局。

有关族群的分化与界定,我们应该从客观特征与主观认同两方面来看。前者是指拥有共同的来源、祖先、文化背景或语言等客观存在的特性;而所谓主观认同是指自我认为或被他人认定为特属于某一群体的一群人。

我们还应当对“种族”、与“族群”在定义上存在的差异加以区分,“种族”是按照共同遗传特性来划分的;而“族群”则是相对性的群体认同,包含客观与主观因素,所谓“相对性”既在自我身份认定时很清楚的把他人身份做为对比类属。区分种族与族群的关键因素在于,前者更多的是生物学概念,而后者还包含文化因素。

当代台湾的“族群想象”可看做是70年代到80年代台湾社会民主化政治诉求的一个衍生问题。在过往的历史中台湾一直受到外来政权的统治,随着本土化群众运动的兴起,为了对抗国民党的“中国民族主义”,台湾社会开始建构所谓“台湾民族主义”。

在“明郑”以及清朝统治时期,不少闽粤地区的汉人移入台湾,此时的台湾还未真正形成我们现在意义上的族群意识,更多的是从原来大陆祖籍所带来的地区意识,这种地区意识在随后的历史中,也演化出台湾族群社会中“闽南人”与“客家人”的区分。

1895年清日甲午战争战败后,台湾被割让给了日本,在日据时期台湾社会才逐渐形成了族群想象共同体的雏形。 值得一提的是,日据时期所称的“内地人”与现今台湾人所说的“内地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日据时期的“内地人”其实指的是日本本土人。在当时从中国大陆来台的人则被称之为“唐山人”。因此在台湾还流传这样一句谚语“有唐山公,无唐山母”,也就是说早期来台的汉人多男性而少有女性,这些来台的男性汉人大多只能与平埔族原住民女子结合。

1945年台湾光复以后,台湾被赋予行省的行政地位,由此也诞生了“本省人”与“外省人”的概念。在“本省人”与“外省人”族群意识的形成过程中,“二.二八事件”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意义。

上世纪20年代,台湾在日本的殖民统治下进入现代化的发展过程,台湾社会也自然而然深受日本文化与价值观的影响,甚至部分岛内民众已然产生强烈的日本认同。这样的一种历史文化背景,在台湾光复后,本省人与来台的外省人在意识认知上必然产生明显地对立差异。

一方面在国民政府与日本殖民政府的政权接替过程中,来自中国大陆的军政人员,出于对日抗战的经历,对台湾社会多存留日本文化的现象感到不满,随即产生排斥与歧视的心态在所难免,并时常在台湾民众面前表现出一种优越感。而长期在日本统治下的台湾本省民众,对于相对落后的中国社会现状导致的中国大陆军人素质底下,也颇有怨言。当时的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魏德迈将军,在致美国国务卿的报告中就直言不讳地说:“以我们的在台经验,极清楚前行政长官陈仪的施政已使人民对中央政府离心,许多人不能不感到,日治下的台湾情况反而比较良善。……”

《纽约时报》对二二八事件的报道

“二二八事件”的导火索则是“台湾省专卖局台北分局”的六名查缉员与警察大队的四名警察,在执法时与一名贩卖私烟的女子爆发冲突,殴打了该名女子导致围观群众的不满。查缉员傅学通在冲突过程中,开枪乱射误杀了一名看热闹的群众。民众们包围警局,要求严惩凶手,由于当局处理不当,次日,大批民众上街游行、罢市。愤怒的人群行进至中山路路口,还未进入公署广场时,公署楼上的卫兵扫射导致多人当场死亡。至此,局势完全恶化失控,并爆发了积蓄已久的省籍矛盾。“二二八事件”对台湾社会的负面影响延续至今。

在台湾的所谓“四大族群”中,原住民族群的划分是相对更具有客观属性的,但其中也夹杂一些主观因素。比如台湾原住民一般还被划分为“平铺族群”与“高山族群”。无论是“高山族”还是“平埔族”,都不具有人类学上的意义,其称呼的由来是外来政权依据原住民的归化程度强加在他们身上的政治性标签。

清政府时期,将台湾的居民分为两大类来加以区分以方便管辖。一类为汉人,另一类则是“番”,也就是原住民。而“番”又根据归化的程度与时间先后加以细分,最早归化并归化程度最深的称之为“熟番”,后期归化的称之为“化番”,并未归化的则称其为“生番”。相比较之下,高山族大多并未汉化,因此在清代的文献中,多以“生番”或“野番”称呼高山族原住民,而汉化程度相对而言较深的平埔族原住民则被称之为“土番”或“熟番”。

高山族

原住民部落由于分布区域的不同,生存环境也自然不一样,因此日据时期将居住在沿海平原或近山平地的原住民称为“平埔族”,居住在高山上的原住民则叫“高山族”。

1954年后台湾当局便不再承认平埔族原住民的身份,原因在于平埔族汉化程度太深,造成了族群认定十分困难的局面。早期来台的汉人男子多与平埔族原住民通婚,也就是前文中提到的“有唐山公,无唐山母”的问题。在父系社会,很多带有汉人血统的平埔族原住民后裔,事实上更认同自身的汉人身份。

沈惠平先生在《当代台湾的“族群想象”与“族群意识”》一文中指出:从台湾的“四大族群”分类中可以看出,属于民族问题的“原、汉矛盾”,属于政治结构问题的 “省籍矛盾”和属于民间冲突的“闽、客矛盾”构成了台湾族群分化的基本对应关系。

编注:近年来台湾的东南亚移民渐多,包括外籍配偶、外籍劳工等,因此开始主张台湾出现了第五族群,一般被称为“新移民”或“新住民”。

参考文献:

沈惠平:《当代台湾的“族群想象”与“族群意识”》

徐富珍、陈信木:《番薯+芋头=台湾土豆?——台湾当前族群状况比较分析》

陈叔倬、段洪坤:《平埔族血缘与台湾国族血统论》

魏德迈致美国国务卿的报告摘录自George H. Kerr所著的《被出卖的台湾》

苏瑶崇:《George H. Kerr、托管论与二二八事件的关系》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台湾人是什么人?关于台湾的族群问题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5703.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