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电影特别专题:电影续集也疯狂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5-25,星期三 | 阅读:1,996
译者: lianliansanji 2011年05月25日 10:42 原作者: lianliansanji

原文:Summer Movie Special: Sequel Madness

Photo Illustration by Newsweek. Source photos: Buena Vista Pictures-Photofest (Pirates), Dreamworks Animation (Kung Fu Panda 2), Jaap Buitendijk / Warner Bros (Harry Potter 8), Disney-Pixar (Cars 2), Warner Bros (Hangover 2), Paramount Pictures-Hasbro (Transformers 3), Doane Gregory / Warner bros (Final Destination 5), Marvin Newman / Photographer's Choice-Getty Images (Hollywood sign)

没有哪个电影监制是因为给电影续集大开绿灯而被炒掉的。一旦在市场中树立起了一个牌子,它就会有良好的经营意识来重复这个公式。当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发现象牙皂可以漂浮的时候,你会认为他们两年后将带着一种叫做Buoyant的肥皂出现吗?

影评人对续集感到很失望,因为电影表现得缺少想象力和原创性。这说的有道理。可是他们要迎合热门电影粉丝的渴求,因为派拉蒙公司决定不拍摄2004年的《王牌播音员》(Anchorman)的续集,这些粉丝目前正在进行一场反对该公司的网络大战。在原版电影中表现出色的威尔·法瑞尔(Will Ferrell),他推波助澜地把做出这项决策的管理层曾称之为“傻瓜”,并告诉该电影的粉丝们,“你们真的必须向派拉蒙公司坚持某种形式的邮件公愤战。他们告诉我们说,‘我们算过价钱了,开拍续集不太划算’”。

他们算过价钱了?有更多证据表明,大多数大型时髦片场的投入不是真的有必要,那只是捆绑在一起的营销决策而已,可是他们却不愿意为那些处在食物链底层的创意概念花银子。一般来说拍好片的原因大部分或是(1) 为了奥斯卡而来,或是(2)纯粹是巧合。在五月和九月间周末上映的电影,相对于影评人来说,更受市场专家的待见。

据Box Office Mojo(一个系统性计算电影票房的网站)的总裁Brandon Gray自己计算,2011年我们将看到创纪录的27部电影续集。我还是要数一下,把他们都列出来:《汽车总动员2》( Cars 2),《小屁孩日记》(Diary of a Wimpy Kid);

《宿醉2》(The Hangover Part II);《快乐的大脚》(Happy Feet 2);《小红帽2》(Hoodwinked Two! Hood vs. Evil); 《憨豆特工》(Johnny English Reborn);《功夫熊猫2》(Kung Fu Panda 2);《食人鱼3D》(Piranha 3DD);《大侦探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 2);《埃尔文和花栗鼠》 (Alvin and the Chipmunks:Chipwrecked);《绝地奶霸》( Big Mommas: Like Father, Like Son);《黑风婆子的快乐大家庭》(Madea’s Big Happy Family);《鬼影实录3》(Paranormal Activity 3);《变形金刚3:月黑之时》(Transformers: Dark of the Moon)等.

这些是第二部或第三部续集。Gray的计算精确无比;他发现这些电影的第四步续集有史以来票房最高: 《碟中谍4:幽灵公约》(Mission: Impossible—Ghost Protocol); 《加勒比海盗4:惊涛骇浪》(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On Stranger Tides);《惊声尖叫》(Scream 4); 《特工神童》(Spy Kids 4: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暮光之城:破晓(第1部)》(The Twilight Saga: Breaking Dawn (Part One))和它将于2012年确定的续集。

今年上映的有5个第五部电影续集(《速度与激情》(Fast Five);《死神来了5》 (Final Destination 5);《靴猫剑客》(Puss in Boots); 《X战警:第一战》(X-Men: First Class);《小熊维尼》(Winnie the Pooh),两个第七部续集(《布偶》(The Muppets);《猿族崛起》(Rise of the Apes),和第八部哈利波特电影《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 Part Two)也是一部续集。

拍摄续集的想法无害。一部瘦子(Thin Man)电影是不够的,《人猿泰山》(Tarzan)、《007》(James Bond)、《星际迷航》(Star Trek)或《星球大战》(Star Wars)也是如此。也许影迷对《弗兰西斯》(Francis, the Talking Mul)热情过度了。某些续集胜过了其前身,诸如 《蜘蛛侠2》(Spider-Man II)和《黑暗骑士》(The Dark Knight)。其他续集可能注定会失败,诸如 《欲望都市》(Sex and the City 2),因为影片令人费解地让姑娘们到阿布扎比去度假。那些可是曼哈顿女人啊。

要说的事情还很多。当很多片场的头头被创建者削减人数,而被发配去做营销员的时候,没有什么比给一个创意融资更难的事情了,也没有比旧瓶装新酒更容易的事情了。要重现成功的强烈愿望甚至可以在现代预告片的内容中找得到,后者往往都和同样的励志电影有关。甚至是梅尔·吉布森(Mel Gibson)与精神病做斗争的《海狸先生》(The Beaver),也做得看上去像和一只可爱的小动物共同上演的给人希望的喜剧。

预告片也会竭尽所能把秘密揉得支离破碎,并为您留足噱头。一位监制告诉我:“我们想要他们感觉在看整部电影,后者时间更长当另说。”这种模式也可以在超级市场中的过道中找到,在那里你可以拿到叉着牙签的一口奶酪。在你尝过后,你就会知道奶酪是怎么回事了,但你不知道吃一磅奶酪会是怎么回事儿。

奥斯卡评奖的时候,被提名者的幕后故事通常看起来都一样:市里的片场都拒绝过他们。一些的片场直截了当地停止制作成人电影,转而关注超级英雄漫画书特许经营、三维动画和粗俗的闹剧。电影人真的没法认同这种电影。

形势的复杂性使得好莱坞越来越依赖海外市场,人们认为这是他们对剧情片没耐心,而渴求动作片。这种情况带来了具有讽刺意味的一幕:例如,欧洲国家制作出在艺术影院播放的优秀电影,代表我们的美国电影却暗示着我们是一个充满暴力和低能狂热粉丝的国家。我看过的法国成人电影和好莱坞主流片场的电影一样多。我们坚持高品质影院放映的传统正在被丢弃。

现在的片场对于,60天内首先在院线放映过的新电影通过视频点播来放映会激动不已。参展的电影公司会通过威胁禁止此类电影进入他们的影院来进行还击。(通过除去电影制片厂的此类产品,会提升一般的多厅电影院电影的质量)。如果人们可以接受60天视频点播的建议价30美元的话,那么很多家庭可能会等着在家中看一种高兴的、欢乐2D新动画片,而不是花额外的费用在一种昏暗并满是干扰的环境中看3D电影。他们可以自己制作爆米花,这是影院很担心的,因为片场占了首映日票房总收入的90%,电影院真正赚钱的部门是在小卖部。去看电影的集体体验将受到威胁。社区的解体在继续。罗伯特·帕特南(Robert D. Putnam)在2000年写的影响深远的《独自玩保龄球》(Bowling Alone)一书,就指出美国人丧失了对寄宿、教会组织、缝纫会、读书俱乐部、电影俱乐部、退伍军人讲堂等的热爱。是谁预料到我们可能也会在某天发现看新电影很孤独来着?

充满厄运的氛围笼罩着若干美国最佳制片人。不详的是,Steven Soderbergh宣告要改弦易辙,他变卦了。我在本月早些时候听Paul Schrader说,他们的电影(《三岛由纪夫》、《苦难》(Affliction)、《美国舞男》(American Gigolo)、 《蓝领》(Blue Collar))和电影剧本(《计程车司机》(Taxi Driver),《蛮牛》(Raging Bull))呈现出了一种独特的眼光。他告诉我,成人电影和有创意的项目在新好莱坞都“过时了”,他的很多朋友们现在都转做长篇电视剧。

他发邮件给我说:“院线放映的电影质量这些年下滑地急转直下,以至于奥斯卡奖不再是衡量视听娱乐节目的公平标尺了。几十年前,观众可以期待一部像《社交网络》(The Social Networkevery)这样的电影;而现在我们一年能看上一部或两部这样的电影算幸运的了。再加上严肃剧已经或多或少地转移到了电视荧屏,很明显,奥斯卡奖已经逐渐地与之不相干了。去年有争议的年度最佳男主角(《死亡医生》( You Don’t Know Jack)中的阿尔帕西诺)没资格获奥斯卡奖。

这部电影中,帕西诺扮演Jack Kevorkian医生,这是为HBO制作的电影,由天王级导演Barry Levinson(执导过《摇尾狗》(Wag the Dog)和《雨人》( Rain Man))执导。很明显帕西诺、莱文森,再加上这样一个敏感的话题,吸引到一个大型制片厂是不可能的。这是陷入绝境的一种征兆。这甚至不是预算(大约1200万美金)或片长(134分钟)的问题。这部片子获得了一项艾美奖,可是我承认,直到保罗提起我才知道它的存在。Rotten Tomatoes没有单独提到它。这对奥斯卡奖来说合适吗?不合适。“它是为电视制作的电影”,Kate Winslet在《欲海情魔》 (Mildred Pierce)中的角色也不合适。

Schrader给了我一个直截了当的建议:“一个老练的影评家——这里我指的是说你,Roger—应当以单方面放弃年终最佳电影中院线电影和非院线电影之间的壁垒为己任。在任何销售平台发行的所有长篇幅的视听娱乐节目,都可以被考虑其中。当然奥斯卡奖将视此为噩梦。这将降低院线电影的“特殊性”。可是反正这一切都会发生的。为什么不走在前沿呢?

为什么不呢?这很有诱惑力,Paul。我可以在八英尺的家庭影院屏幕前放松一下,还可以忙工作。问题是,这么做不和我本人的个性。电影就是在电影院放映的,我喜欢坐在那儿看电影。生活本来就应该这样。我还没准备好一个人打保龄球。

( Ebert是芝加哥太阳时报的影评家)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夏日电影特别专题:电影续集也疯狂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56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