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揭露韩国政府反间谍冤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10-10,星期一 | 阅读:1,393

CHOE SANG-HUN

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脱北者余吴松,2014年摄于韩国首尔。余吴松因被指控为间谍而入狱,2013年得到无罪释放,他是《自白》中的重要人物。

韩国首尔――他们遭到毒打,被迫做出假供。很多人入狱数年。有些人被处决。绝大多数被人遗忘了几十年。

60年来,韩国官方逮捕了许多人,指控他们是朝鲜特务,很多人因此入狱多年才被宣告无罪,有人在牢里面待的时间可达几十年。此事中受到影响的确切人数从未有过官方记载,但是一部新片记录了将近100个案例,其中有些涉及所谓的间谍网。

这些案例大致已经从公共记忆中消失,但是这部由调查记者崔升镐(Choi Seung-ho)导演的新纪录片令人们得以看到他心目中韩国反间谍部门最丑恶的遗留问题之一。

这部影片名为《自白》(Spy Nation),在片尾字幕之前,银幕上打出了那些蒙冤者的名字。它是对那些打着反对朝鲜共产主义势力威胁的旗号滥用权力的韩国反间谍机构的有力指控,尤其是对国家情报院(National Intelligence Service)。

在这部100分钟的电影里,崔强调,“制造间谍”并非韩国历史上无须再提的遥远记忆,评论人士表示,在韩国,安全至上的观念让间谍部门一直拥有被滥用的巨大权力。

“我想以这部影片向国家情报院发问,‘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崔在近期的一次放映结束之后说;该片计划于下月在当地院线上映。“因为可以逍遥法外,所以它肆无忌惮。”

崔曾是电视节目制作人,如今隶属于独立调查新闻网站Newstapa,他使用搭讪或突然袭击的方式,与那些审问者或国家情报院的前任高官们,以及曾在那些间谍案中与这些人合作的国家检察官们进行交流。他在法院门口、电梯口和机场候机厅向他们发起咄咄逼人的提问。所有人都拒绝回答问题,有些人甚至跑开。

韩国在20世纪60年代创立了国家情报院(原名韩国中央情报部[Korean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以搜捕朝鲜间谍,当时朝韩两国严格来说还处于战争状态。但是,这个情报机关和其他国家机构也被控在军事独裁者领导下(其中包括现任总统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编造虚假的间谍案,逮捕异见者或败坏他们的声誉,转移民众对国内危机的注意力。

过去10年来,政府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发现许多案子都是建立在捏造证据和严刑逼供的基础之上,此后不少案件得到了重新审理。

许多受害者洗清了间谍指控,有些人是在去世后才获得平反,尽管如此,有指控称情报机构仍在伪造新的间谍案。

《自白》依照时间顺序记录了一起这样的案件,案件的主角名叫余吴松(Yu Woo-sung,),他是在朝鲜居住的华侨,于2004年逃到韩国。

脱北者经常难以适应韩国的生活,35岁的余被视为其中罕有的成功故事。2013年,国家情报院以朝鲜间谍的罪名逮捕他时,他是首尔市政厅的福利官员。国家情报院对他的指控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所谓余先生的妹妹家丽(Ga-ryeo,音)2012年离开朝鲜来到韩国时所做的供述之上的。

当时,国家情报院正陷入一项重大丑闻。一队秘密特工被控在朴槿惠2012年参选之前进行一项网上行动,抹黑她的竞争对手。该机构的前院长元世勋(Won Sei-hoon)后来因插手国内政治而获刑。

余吴松的被捕成了新闻,成了迫切渴望挽回自身形象的情报机构的一项功绩。

“前一天我还是模范脱北者,后一天他们就把我变成了邪恶的间谍,”余在2014年接受采访时说。

但是余的妹妹后来在法庭上作证时说,情报院的官员曾经打她,胁迫她作伪证指控自己的哥哥,并且在没有法律代表的情况下,把她单独囚禁在情报院的审讯中心长达179天。该中心位于首尔南部,可对新来到韩国的朝鲜人进行最多六个月的筛查,以防有间谍混入,情报院否认在该中心内使用胁迫手段。

情报院提供的照片被作为证据呈上法庭,他们说这些照片是2012年余吴松秘访朝鲜时拍下的,最后证明这些照片其实是在中国拍的。情报院所说的中方记录了余吴松跨越边境去朝鲜的移民文件,后来被发现是伪造的。一名朝鲜族中国人在首尔一处酒店房间里留下遗书后,试图用刀自杀,遗书上说情报院承诺为伪造文件向他支付报酬。雇佣此人的官员也试图在自己的车中吸入一氧化碳自杀(两人均获救)。

法庭拒绝对余先生的间谍指控立案。

国家情报院拒绝就《自白》发表评论,该片于今年5月在韩国的全州国际电影节上获得了最佳纪录片大奖。

2014年,朴槿惠为国家情报院编造证据指控余吴松而道歉,并撤换了情报院院长。情报院也承诺将其审讯中心内的行为进一步透明化。

崔升镐说,他希望这部电影可以促进情报院的改革,又补充说,它滥用权力的行为从未经过韩国议会或主流新闻媒体的适当审查。

那些受到不公正指控者的声音进一步阐明了他的信息。

李哲(Lee Cheol,)68岁,也是在《自白》中接受采访的前政治犯之一,1977年,他因间谍罪被判处死刑。13年后,他得到释放,但是去年才在复审中被宣告无罪。

对于那些酷刑,他记忆犹新。

“他们让我脱光衣服,胡乱打我,威胁用烟头烫我的生殖器,”李说。“他们威胁强暴我的未婚妻,甚至要强暴她的母亲。到最后,我告诉他们,他们想让我坦白什么我就坦白什么。”

翻译:晋其角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纪录片揭露韩国政府反间谍冤案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531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