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剧《孔子》背后,“尊孔”复兴和大国野心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10-9,星期日 | 阅读:922

AMY QIN 2016年9月20日

Liu Haidong 2014年在国家大剧院上演的舞剧《孔子》中的一幕。

中国西安——作为一部以中国古代哲学家孔子为主角的华美新舞剧的导演和编舞,孔德辛拥有担此重任的多项资格,其中一项尤为突出。

现年34岁的孔德辛说,她是备受尊崇的孔圣人的第77代后人。

Wang Ning 舞剧《孔子》的导演孔德辛,她说自己是孔子第77代后人。

Liu Haidong 舞剧《孔子》中的另一个场景。

“长大的时候,家里头会很自然地说。”在《孔子》于近日在这座昔日的封建王朝都城上演前,孔德辛接受采访时说。“听到我爷爷说孔子的时候,就好像他有可能就是太爷爷,并不是什么很遥远的祖先。”(该作品将于明年一月在纽约大卫·H·寇克剧院[David H. Koch Theater]首次亮相美国。)“

“很遥远”是一种轻描淡写的说法。说话柔声细气、戴珍珠耳环、用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手袋的孔德辛,和她那生于公元前551年、声名远扬的祖先之间,隔着逾2500年的时光。

该作品的委托方是国有机构中国歌剧舞剧院,副院长许宁说,孔德辛首次提出这个创意时,“我们——包括文化部的人——觉得很困惑。因为孔子在中国人心目当中他是一个神人,是很庄重、很稳重的。”

时间从四年前快进到上周末一个清爽宜人的夜晚,他登场了:这位身穿灰白两色学者长袍,留着大胡子的圣人(由舞蹈演员胡杨饰演),在刻着古体汉字的竹片背景前旋转、侧翻、跳跃,宽大的衣袖随之飘飞。预先录制好的音乐极具戏剧性,确凿无疑地表明该剧是以歌颂为主旋律的。

中国正更加努力地致力于向海外展现软实力,自从2013年在北京首演以来,这部90分钟长的舞剧就成了中国的某种文化名片。该作品已经在欧洲做过巡演,将于明年1月登陆纽约,在华盛顿的肯尼迪中心(Kennedy Center)亮相。

“目前我们就是想先建立起文化品牌,希望以后可以盈利,”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文化交流中心副总监王修芹说。这家国有企业正在美国租用场地。

说到传播中国文化品牌,恐怕没有比孔子更合适的形象大使了。

千百年间,这位古代哲学家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最重要、也最被认可的符号之一。在东亚各地,他关于和谐、仁爱、正义的教导,影响了从政治体制构成到日常人际互动的所有一切。

近年来,由于中国的执政党共产党力图通过弘扬中国传统价值来抵御西方自由主义观念的影响,他愈发受到尊崇。

旨在推广中国语言和文化,成百上千家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地的大学校园里办了起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讲话中经常引用孔子等中国古人以及毛泽东等晚近政治人物的话。

“今天的政治家经常会把孔子的思想搬出来为其所用,”孔德辛说。

但对孔德辛及其庞大的家族而言,好处存在于两个方面。孔子家谱已经被《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Guinness Book of World Records)认定为世界上最长的家谱,随着共产党越来越推崇传统哲学,由孔子后裔构成的巨大的网络里重新生发出了亲近感和自豪感。

2009年,孔子世家谱续修工作协会发布了第五版孔子家谱。续修后的家谱共有80卷,重逾半吨,跨越83代,涵盖200万名孔子后人。

“孔家有着最长、最完整的家谱,”现年53岁的孔子第78代后人孔众说。“我们的任务是继承这一传统。”孔众的父亲是续修家谱项目的牵头人。

不过,一名据说只有三个孩子的温文尔雅的学者,何以成了一份长度排名世界第一的家谱的源头?孔子当然比不了成吉思汗之类的其他历史人物,后者据信有几百个孩子。

历史学者称,答案和最初的孔子家谱有关。它以前是手抄本,在公元1080年,也就是北宋时期首次刻版印刷。

“有很多人追溯自己的家族源头,”研究孔子后人的历史学家、俄亥俄州戴顿大学(University of Dayton)副教授克里斯托弗·S·阿格纽(Christopher S. Agnew)说。“但真的能和宋代留下的家谱对上的没多少。这本家谱之后基本上持续不断地更新,直到今天。”

“孔氏家族的重要性总是随他们与政府关系的变化而盛衰起伏,”他接着讲道。“不论是古代还是现在,在很大程度上,这种关系都取决于哪个政府将孔子和孔子的思想看作与它们的议程有关。”

他提到在北宋时期,作为孔家人是“颇具声望的”。在中国古代的多个世纪里,历代帝王都会将孔子的嫡长子孙册封为衍圣公。其他家族成员也能享受一系列的好处,包括土地和特殊的税收优惠。这导致所谓的“假孔”日渐增多,即伪造家谱以获取属于该家族的利益的人。

孔家尊贵的地位维持了好几个世纪。然而随着清朝在20世纪初走向衰落,情况开始发生变化。作为中国最大的地主之一,这个家族遭到支持现代化的人士的谴责,后来又被共产党指为封建残余。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之后,当一名孔家人就不再是什么好事了。

“在我比较小的时候,父亲没说过我们是孔子后人,”孔子第78代孙孔众说。“后来发现自己和孔子有关系,我感到有点丢人,”他接着说。“我当时想,‘为什么我出生在这个家族里?’”

不过,到了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开启经济改革时,孔家人的污名化已经大体消逝。

“我记得在学校学 《论语》时,同学们对我说,‘你都不用背这些,天生就会,’”舞蹈编导孔众说。他指的是一本思想语录集,其内容通常被认定源自孔子。

现在,随着孔子及其教义重获重视,孔家的支脉再次繁盛起来。每年清明节和孔子诞辰,孔子后人都会聚集在位于山东省的孔子故里曲阜,或在全国各地的孔庙纪念自己的这位祖先。

就在上周末,孔众和一群来自菲律宾的孔子后人花了一天的时间游览位于曲阜的孔府,这是他们第一次来这里参观。

“我们都把彼此看作家人,”孔众说。“这棵大树或许有很多支脉,但我们有着同样的根。”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舞剧《孔子》背后,“尊孔”复兴和大国野心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5273.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艺术走廊.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