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脏”一些更健康

来源:华尔街日报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9-30,星期五 | 阅读:1,493

把自己弄脏的冲动是婴儿和儿童与生俱来的,但如今的父母总会阻止孩子,不让他们接触微生物,而这种接触对人体免疫系统的发育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近一个世纪以来,人们卫生、饮食习惯的变化和抗生素的过度使用削弱了人体内的微生物群落。研究人员如今发现,一些微生物对人体健康至关重要,它们有助宿主免患糖尿病、肥胖症、哮喘等新型常见病。

我们的朋友朱莉娅(Julia)搬到一个散养猪和家禽的小农场居住时,她的大儿子杰德(Jedd)还没到上学的年龄。她的第二个孩子出生后,她每天早晨把杰德拴在背上,以便自己能去鸡舍捡鸡蛋。杰德会追着鸡玩,骑到它们背上,有时甚至会品尝一下鸡饲料并摸一摸新鲜鸡蛋。有那么几次,朱莉娅逮到杰德正在咀嚼从地上捡来的东西。

起初,这些让朱莉娅紧张不已。但当她意识到杰德并没有因为与鸡的接触而生病时,她松了口气。她的第二个孩子雅各布(Jacob)比哥哥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农场里总是二话不说就把自己弄得脏兮兮。有一次,她发现雅各布竟然在粪堆里玩,猪粪没到了他膝盖。她起初担心自己的孩子会因为这些不卫生的行为而生病,但她很欣慰地看到,他们一直很健康。

朱莉娅是个不负责的家长吗?或者说,我们从这个例子中能学到些什么?

在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有着充分的理由把微生物视作坏东西:它们会导致疾病、瘟疫和死亡。大多数人类群体都体验过抗生素、疫苗和杀菌剂等医学进步产物带来的好处。正是这些产物,从根本上减少了我们遭受感染的次数和严重程度。在如今的西方国家,死于细菌感染的病例变得十分少见。在美国,平均寿命从1915年的30多岁大幅提升,这很大程度得益于人们在对抗传染病方面取得的成功。

不幸的是,这一进步另有代价,正如近年来新闻报道所告诉我们的那样。在工业化国家,伴随我们抗菌进程而来的是非传染性慢性疾病和失调症的流行。糖尿病、过敏症、哮喘、肠道炎症、自身免疫性疾病、自闭症、肥胖以及一些特定种类癌症的发病率空前高涨。上述失调症中一些的发病率每过10年都翻一番,而且发病年龄呈降低趋势,在儿童中也不再少见。

这些疾病全都带有遗传成分,但它们惊人的增长速度是无法单单以遗传学来解释的。最近的研究发现,上述全部慢性疾病与某种特定细菌的存在与否有着直接联系。这证明我们体内的微生物不是毫无用处的,它们是我们生理机能的固有组成,其改变会导致疾病。

我们自己2015年的研究(发表于《科学•转化医学》期刊(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发现,举例来说,三个月大的婴儿如果排泄物有四种特定的微生物,其后来患哮喘的几率就低得多。当把这四种微生物引入老鼠体内,它们能帮助老鼠抵御以实验手段诱发的哮喘。这是首次证明肠道微生物的改变能影响哮喘的发展。实验室研究还发现,将苗条老鼠肠道的微生物引入肥胖老鼠体内能帮助后者减重(反之亦然,将胖老鼠的肠道微生物引入瘦老鼠体内会让瘦老鼠增重)。

这些研究的现实意义十分明显:我们的健康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体内是否有一个稳健而多样化的微生物群落,并且,在儿童时期便奠定肠道健康尤其重要。

在出生后的前几个月,我们体内的微生物群落不那么健全和稳定。在这个时期,它们发生的任何剧烈改变将有更大几率产生永久效应,并影响我们的长期健康。

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起,细菌便开始进驻我们体内,拉开了一系列基础生物进程的序幕,包括我们免疫系统的发育。出生之前,我们肠道粘膜满是不成熟的免疫细胞。当细菌住进来,免疫细胞产生反应,开始变化和倍增。它们甚至进入身体其它部位,将它们从“入侵者”那里获得的信息教给别的细胞。如果缺少这样的交互,我们的免疫系统会一直稚嫩而脆弱,无力正确抵御疾病。

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时期的孩子在像现在一样乾净的环境中成长。

科学家尚未弄清微生物究竟如何在分子水平完成了上述工作,但我们知道,大多数细菌会调教免疫细胞去忍受它们,然而一些细菌──会导致疾病的病原体──会触发强烈抵抗。其结果就是,肠道内部建立起相对可控及和谐的环境。

微生物的另一个基本功能是辅助调节新陈代谢。跟其它动物一样,人类通过在肠道中消化和吸收食物来获取能量。除了帮助我们消化那些我们的肠道自身无法处理的食物,细菌生产的化合物影响着我们如何使用或储存体内的能量。新的研究还显示,我们体内的微生物群落在促进神经发育、甚至在维持血管健康方面都扮演着重要角色。

这样的发现促使科学家们将微生物群落称作一个“新器官”,这可能是现代医学发现的最后一个人体器官。其大部分知识都相对较新,许多方面至今尚是未解谜题。但非常清楚的是,保护我们微生物群落的最初形成阶段对我们的健康有着重大影响。

炎症性疾病(诸如哮喘、过敏症和肠道炎症)以及代谢性疾病(如肥胖症和糖尿病)的共同特征都是,我们免疫系统以及代谢调节发生了改变。在了解微生物群落的作用之后,我们不再惊奇现在有越来越多儿童被诊断出上述疾病。这很大程度上是我们生活方式相对改变的后果──现代饮食、过度清洁、过度的抗生素使用──这些改变了那些原来影响着我们新陈代谢的特定微生物。我们迫切地需要找到调整我们行为习惯的途径,以让我们体内的微生物正常运转。

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时期的孩子在像现在一样乾净的环境中成长,而且我们的日常饮食中缺失了许多对肠道健康最为关键的元素。作为微生物宿主,我们变得极不友好。

那得怎么做?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本月早些时候迈出的一步有所帮助──该机构禁止了抗菌香皂中使用的某些化学成分,但最重要的改变需要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去实践。

父母可以通过鼓励孩子多在户外玩耍来让孩子接触到多种微生物,就像我们的朋友朱莉娅在她的农场中做的那样(但不必接触鸡和猪的排泄物)。如今的孩子比20年前的同龄人在户外玩耍的时间要少得多。

婴儿和幼儿常常不被允许在泥地或沙地里玩耍,如果他们沾上了泥沙,大人会马上帮他们擦乾净。“天哪,别在泥里玩!”或者“别去碰那个臭虫,它脏得很!”之类的提醒几乎成了家长的第二天性。

我们需要忘掉这样的习惯。阻止婴儿和儿童听从他们的天生冲动把自己弄脏,就是阻止了他们与微生物的接触,而这种接触原本对形成健康的免疫系统至关重要。

父母还可以通过调整饮食结构来促进孩子的肠道健康。现在我们已经很明确地知道,西方饮食──高脂、高糖和极为精细的谷物──与多种疾病有着强关联,尤其是肥胖症和与之密切相关的2型糖尿病。

试试那些西方饮食传统中不太常吃的含淀粉蔬菜,如红薯、欧防风或木薯。

我们的祖先食用多种多样的食物,这确保了他们的肠道中有着多种多样的微生物:食用一系列不同的食物为一系列不同的微生物提供了寄宿环境。今天,世界上75%的食物仅仅来自于12种植物和5种动物。令人惊奇的是,仅仅三种食物──大米、玉米和小麦──就占了人类从植物获取卡路里总量的60%。除了经济欠发达地区还保留着较古老的农作方式和饮食习惯,更多的人食用的是精制白糖、白面粉和加工而成的食用油脂,而非我们祖先所吃的蔬菜、纤维、水果和坚果。

2010年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的一项研究比较了居住在西非布基纳法索农村的孩子和居住在意大利城市里的孩子体内的微生物群落。非洲孩子常吃包括蔬菜、谷物和豆类在内的高纤维食物,几乎不吃加工食品,而欧洲孩子的饮食中有很大部分是糖、动物脂肪和精加工谷物。布基纳法索孩子肠道中的微生物与意大利孩子的大不相同,而前者的微生物群落多样化程度要高得多。

我们不会想要说布基纳法索孩子的生活方式比意大利孩子更健康。他们更可能患上严重的传染病以及营养不良,而且他们的寿命预期比出生在西欧的孩子要短。但他们患上西方国家流行的免疫疾病的风险较低。

我们应该在食物中加入各种谷物,包括燕麦、大米、大麦和藜麦。

理想情况下,孩子们应该在不受严重传染病威胁的情况下摄入丰富而多样化的微生物,但我们目前的实际情况往往只能顾及其一。考虑到肠道细菌对饮食的良好响应,吃多种多样的食物可能是提升微生物多样性的最佳途径,而且没有哪个时期比出生后的头几年更适合建立多样化的肠道菌群。

从实践上来说,这意味着我们不该连续数周只给宝宝吃米糊。我们应该给宝宝提供多种谷物,包括燕麦、大米、大麦和藜麦。以全谷物食物代替精制谷物也十分重要。西方饮食中的纤维含量极低,精制谷物所含的纤维微乎其微。

富含蛋白质的豆类,如扁豆、蚕豆和豌豆,含有大量纤维,而且易于捣碎供婴儿食用。也可以试试那些西方饮食传统中不太常吃的含淀粉蔬菜,如红薯、欧防风或木薯,而不仅仅吃诸如土豆这样的低纤维素食。对于大一点的孩子,可以添加一些发酵食物,如酸奶、克非尔(俄国酸乳饮品)、德国泡菜或其它腌制蔬菜。

富含蛋白质的豆类,如扁豆、蚕豆和豌豆,含有大量纤维,而且易于捣碎供婴儿食用。

多数生活在发达国家的人不会像他们追求通心粉、奶酪等食物的口感那样追求这些健康食物,但婴儿期是培养良好饮食习惯的最佳时期。对孩子来说,形成吃健康食物的习惯就跟养成打扫他们房间的习惯一样:不断这样做才能习以为常。

然而,饮食也不是我们改变体内微生物群落的唯一途径。我们体内微生物遭受的最严重打击可能来自人类有史以来的最佳发明之一:抗生素。这些绝妙的药物拯救了数百万人的性命,在将来还会继续广泛用于医疗救治。

但抗生素不是目标精准的制导导弹,仅仅杀伤那些引发传染病的坏细菌;它们总是采取地毯式轰炸,不加选择地杀死坏细菌也杀死好细菌。如今研究已经找到了幼儿时期的抗生素使用与肥胖病、糖尿病、哮喘、过敏症、自闭症和慢性肠道炎症等疾病之间的联系。

我们应该更加严格地限制在儿童中的抗生素使用。

我们应该更加严格地限制在儿童中的抗生素使用。家长们不应该假设所有的传染病都得用这样的药物来治疗。上呼吸道感染和感冒通常是由病毒引起的,因此抗菌药物并不能治愈它们。孩子的大多数咽喉疼痛,尤其伴随着流鼻涕和咳嗽症状,都是由病毒引起的,不需要以抗生素类药物治疗。如果孩子的耳部有轻微感染,合理的方法是在使用抗生素药物前先等上几天,看看会不会自己好转。此外,如果孩子在服用抗生素,父母应该为其补充益生菌(含活细菌和酵母菌)制剂。

现在有了科学的信息,父母们可以做出更明智的选择来帮助孩子建立强健的微生物群落。要完整地弄清微生物对我们身体健康的贡献还需要许多年,但我们今天已有相当充分的证据表明,它们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在孩子出生后的头几年。

在过去一个世纪里,我们不但忽略、而且常常破坏了维系我们健康的微生物。现在是纠正这一错误的时候了。

 

(来源:华尔街日报)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孩子“脏”一些更健康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5222.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科技新闻.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