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龙泉寺找事业灵感,即使你没在那里发明微信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9-11,星期日 | 阅读:2,992

北京日志2016年9月8日

北京——几个世纪以来,寻求启迪的僧人会前往龙泉寺,那是北京西北角一座小山上的冷清寺庙。他们在银杏树和柏树下打坐、念经,潜心研读古老的经文。

现在,新一代的修行者来了。他们穿连帽衫,看《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等电视节目,还会用聊天软件交流佛法。许多人供职于中国最热门、最严苛的一些公司,他们感觉身心俱疲,正在寻求变化。

“外面的生活挺嘈杂,挺有压力的,”33岁的孙绍轩说。他是一家教育创业公司的首席技术官。“在这里,可以找到一点宁静。”

随着一场精神复兴运动席卷中国,龙泉寺成为了一个静修之所。这里倡导一种与众不同的佛教,它宣扬与外界产生联系而非与世隔绝,而且重视为深奥的哲学问题提供务实的建议。

这座寺庙的管理者,可能是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一群和尚,其中有核物理学家、数学天才和计算机程序员,他们放弃了讲求精确的生活,转而探索精神领域的奥义。

为了吸引更多受众,这些和尚充分利用了自己的数码技能。围绕受苦受难和转世等佛教观念,他们创作出佛教主题的动漫作品(最近的一部中讲道,“坏情绪会毁掉好运气”)。今年春天,他们推出了一台两英尺高的机器人,名为贤二,用以回答访客的提问。这是龙泉寺在人工智能方面的首次尝试。

传统主义者担心,龙泉寺花哨的高科技工具对教授佛法会构成干扰。他们表示,重视解决家庭冲突、如何获得成功等实用性话题,会忽略更重要的哲学问题。

但龙泉寺方丈学诚法师为自己的方法进行了辩护,称只有欣然接受现代工具,佛教才能与时俱进。他每天都会向网上的数百万信徒传递自己的点滴智慧。他还表示,在一个由计算机主导的世界里,指望人们每天来听课是不现实的。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访客准备进入龙泉寺的冥想区域。

“佛教是古老的、传统的,但佛教徒是现代的,”他在今年3月接受官方通讯社新华社采访时说道。“我们应该把慈悲、平等、圆融等佛教智慧,用适应现代社会的方式传递出去。”

在近日的一个周日早上,我站在龙泉寺的大门外,看到数百名志愿者和游客拾阶走进寺庙。他们相互鞠躬,轮流清扫崎岖不平的走道。有些人在有机菜园里漫步,偶尔停下来,扶起肆意生长在外的西红柿。

这座寺庙走向现代性有着一些必然的因素。尽管始建于公元957年,但其许多原有的建筑都在战争中遭到毁坏,此外还有在更为近期的文革时期,当时中国的佛教徒曾遭到迫害。直到20世纪末、21世纪初,在一位名叫蔡群的从商女居士的倡议和资助下,这座寺庙才得以修复重建。它于2005年重新开放,现在配备有指纹扫描仪、网络摄像头,还有用来研习经文的iPad。

一家官方媒体几乎是以谈论神话般的语气谈起这座寺庙。在追求成功的中国,龙泉寺僧人放弃在技术行业的赚钱职业,投身于佛教修行,每天凌晨3点55就要起床上早课,许多人都为他们的决定感到惊奇。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外面的生活挺嘈杂,挺有压力的,”现年39岁的教育初创公司首席技术官孙绍轩说。“在这里,可以找到一点宁静。”

龙泉寺逐渐成为执政的共产党青睐的样板。党的官方政策是提倡无神论,不过近年来在带头推进复兴中国的古老文化传统。除了主持龙泉寺的工作,学诚法师还担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而该协会为党控制下的监管机构。龙泉寺内展示了习近平主席的著作,长期住客得提交有关爱国背景与政治观念的信息。

作为某种软实力的信仰推广方式,学诚法师还寻求把佛法传播到全球,将他的教诲翻译成了十多种语言发布。今年7月,在他的协助下,博茨瓦纳出现了一座为中国侨民开设的佛寺。

龙泉寺的地理位置靠近北京多所顶尖学府,离城内主要的科技中心也不远,使它在年轻人当中名气很大。许多人在充斥着物质主义的社会里寻求人生的深层意义,还有一些人是想逃避忙碌至极的日常生活,得到放松的诀窍。

龙泉寺之所以在创业圈里出名,部分原因在于一则涉及张小龙的传言。他是热门即时通讯应用微信的打造者之一。有新闻文章宣称,张小龙遭遇瓶颈之际去龙泉寺清修了一次,之后便获得了做微信的灵感。(张小龙通过发言人否认了相关报道。)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名志愿者在北京西北方向的龙泉寺菜园里劳作。这座佛寺于2005年重新开放,如今配有指纹扫描仪、网络摄像头及研习经文用的iPad。

如今,年轻的创业人士去龙泉寺拜佛是希望得到创意上的启示。他们效力的公司包括中国最出名的一些科技企业,比如电商巨头京东和智能手机生产商小米。

“有些来这里的人对佛教可能并不是那么感兴趣,或者说是信仰,”软件开发者拉克斯·谢(Rax Xie)表示。“但他们会对佛学背后的思想文化有某种联系和接受度。”

周日的早上,科技创业人士孙绍轩会从北京郊区的公寓来到龙泉寺。他会披上褐色的僧袍,开始诵经。

孙绍轩曾经对宗教持怀疑态度。不过去年有了醍醐灌顶的经历后,他说自己开始接纳佛法,舍弃了酒肉,说服妻子与他一道踏上信仰之旅。

我是在龙泉寺一个周日的诵经仪式上遇到的孙绍轩。冥想厅里铺满了饰有莲花图案的枕头;前方树立着一尊锃亮的大型佛像。

孙绍轩体型精瘦,深色的双眼流露出柔和的光芒。他坐在第一排拜佛者当中,手中拿着一个铃铛,身披一条金色绶带,上书“感恩那些教授我救赎的人”。

仪式过后,他向我讲述了自己的转变过程。在他看来,他曾经以自我为中心,脾气不好,喜欢对家人和同事指手画脚。虽然母亲信佛,但他以为佛教不过是“讲故事而已”。

去年秋天,他到龙泉寺参加了为期三天的针对信息产业从业者的法会。他被迫离开了手机,用冥想的方式打发时间,听佛法讲座,在花园里劳作。他表示,自己几乎立即就感觉到心灵更纯净、更轻盈。

孙绍轩夫妇如今几乎每周都会参加佛法仪式。在下午的时候,他会对龙泉寺的网站进行维护,并协助组织后端编程研讨会。

他说自己来龙泉寺,是为了在一个不时充斥着欺骗的社会里找“一个没有冲突的小世外桃源”。

“在山上的时候,你不用去想,‘有没有谁会骗我,有没有谁会骚扰我,或者谁对我有糟糕的评价,’”他说。“当你有了一种安全感和信任感的时候,你就会慢慢敞开自己,愿意帮助别人,也会愿意去探索自己的一些信仰。”

赫海威(Javier C. Hernández)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赫海威@HernandezJavier

Emily Feng和Owen Guo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在龙泉寺找事业灵感,即使你没在那里发明微信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4706.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科技新闻, 闲情逸致.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