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世长存的奥威尔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5-19,星期四 | 阅读:2,860
译者: rhineyuan

原文地址:http://www.guardian.co.uk/books/booksblog/2011/may/17/george-orwell-prize
原文作者: Will Skidelsky

George-Orwell-at-Work-006
乔治•奥威尔对今日之写作影响如何呢?近几个月评定今年奥威尔图书奖时,我一直自问。这一奖项并非需要作家们一味模仿奥威尔,却明文规定,成功入选的作品必须体现出奥威尔的文学特色,“清晰”、“学术的勇气”,还有“批判思维”。最重要的,作品须志存高远,“使政治写作成为艺术”。因此在我们的评定过程中,奥威尔的影响力——而非漫无目的的猜测——仍举足轻重。我们需要将今天的政治写作提升到奥威尔的高度,并在此基础上评审。

其次,也是我认为更麻烦的:奥威尔的影子,仍在各种讨论政权滥用的书籍上挥之不去,不论是虚构还是纪实文学。某些作品乍一读,很有奥威尔的味道,最典型的例子是希瑟•布鲁克(Heather Brooke)的《寂静的国家》(The Silent State),内容是关于英国政府愈发缺乏责任,还有海伦•邓莫尔(Helen Dunmore)的《背叛》(The Betrayal),背景设在1950年代,斯大林时代的俄国(这是唯一一部入围的小说)。然而,奥威尔在此方面的影响,更多是虚有其表,并未深入作品,这是因为我们的倾向所致:将“奥威尔式”套用到所有关于邪恶、阴暗力量和过于强大国家力量的作品中。布鲁克和邓莫尔的作品尽管出色,却不太像真正的奥威尔手下的文字。

奥威尔对当代作家影响的最后一点也最难描述,但我认为最为重要。奥威尔之所以是作家,真正的决定性特征,必然是他的文风,是其文章无所畏惧、残酷的坦诚。读他的作品,读者会感觉到他在为自己解决问题,完全从自己的观察论证,而不是像大多数作家一样,将道听途说的观点套用成自己的思想。

这是我在浏览作品时最希望看到的特质,时而我也会找到这样的感觉——如阿富桑尼•莫卡达姆(Afsaneh Moqadam)的《为独裁者而死!》(Death to the Dictator!),用华丽的笔调,毫不留情地描述了2009年伊朗暴乱中,一位抗议者被抓捕、关押的经过。此书在出版时鲜有关注,却是最让我眼前一亮的作品。然而,我们最终的冠军,是汤姆•宾厄姆(Tom Bingham)的《法制》(The Rule of Law),以另一种方式体现了非常“奥威尔式”的思想,直入主题心脏,而且关注的是当今世界至关重要的问题。作品在选题上独领风骚,内容也丝毫不让奖项失色。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永世长存的奥威尔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434.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文学走廊, 文艺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