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不海淘奶粉了,新西兰乳业巨头征服世界之路并不平坦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9-1,星期四 | 阅读:869

撰文:Emma O’Brien 

新西兰乳业危机引发了有关恒天然集团发展战略的大辩论

新西兰约80%的奶农都处于亏本经营状态

在新西兰北岛一角,矗立着一座覆盖着斑驳积雪的火山。在火山的阴影下,由许多不锈钢大桶、烟囱和巨型仓库组成的大片厂区成为这个小国主导全球乳品贸易的象征。

直到最近,恒天然集团(Fonterra Cooperative Group Ltd.)旗下的华勒亚(Whareroa)工厂一直是全球规模最大的乳制品加工厂,它每周生产的奶粉、奶酪和奶油填满三个奥运会规格的游泳池都绰绰有余。该厂已助力恒天然集团成为全球最大的乳品出口商,而其奶农和供应商则成为中国牛奶需求飙升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但如今,由于中国需求下降导致牛奶价格节节下滑,并使得80%的新西兰奶农陷入亏损,这座有着44年历史的工厂成为恒天然集团在价值链中艰难上移的象征。

恒天然集团旗下的华勒亚工厂

虽然全球食品趋势向更天然的方向转变已促使可口可乐公司(Coca-Cola Co.)开发全新的乳制品,但恒天然集团的业务仍在很大程度上局限于在波动剧烈的国际市场上交易的大宗乳制品。这让该公司的10500位奶农股东备感失望。在刚刚结束的奶季,这些奶农股东料将获得9年来最低的回报率。恒天然集团的发展战略也因此成为全国大辩论的主题。

“令人失望的是,恒天然集团没有抓住机会做好定位调整,以真正抵御这些冲击,”现年63岁的哈利·拜利斯(Harry Bayliss)说。“公司董事会在过去10年里一直也没有专注于能够为股东或公司持续创造真正价值的领域。”拜利斯在距离华勒亚工厂以西约30公里经营奶牛场,曾担任过恒天然集团的董事,目前仍为该公司提供奶源。

“南半球的诺基亚”

面对挑战,总部设在奥克兰的恒天然集团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包括出售资产、裁员、关闭一家工厂,以提高效率并改善资产负债表。

“我们对乳业的长期基本面富有信心,我们仍致力于将鲜奶转化为高价值产品,为全球消费者服务,也为我们的奶农争取最好的回报,”恒天然集团首席执行官西奥·斯皮林斯(Theo Spierings)在8月18日发布的一份公告中称。根据该公告,恒天然集团宣布了每股0.1新西兰元的派息计划并重申了盈利改善的业绩预期。

2001年,恒天然集团由新西兰最大的两家乳制品公司和控制新西兰乳制品出口的一个机构合并而成。恒天然集团一度被宣传为新西兰奶农走规模化发展之路的载体。作为南半球的诺基亚(Nokia),它应当推动创新并向雀巢食品公司(Nestle SA)和卡夫食品公司(Kraft Foods Group Inc.)之类的国际巨头发起挑战,从而让新西兰走上世界舞台。

然而,虽然近乎垄断了新西兰的牛奶供应并打造了横跨澳大利亚、美洲和中国的乳制品帝国,恒天然集团更可能为这些国际巨头充当供应商,而不是在超市货架上与它们展开直接竞争。

“建立恒天然集团的初衷是推动新西兰乳业在价值链中上移,努力让它成为具有全球性品牌的公司,”资产管理公司Harbour Asset Management Ltd.驻惠灵顿的研究分析师奥依维·里默尔(Oyvinn Rimer)说。“只是这一切尚未如愿。”里默尔追踪恒天然集团已有约5年时间。

源源不断的牛奶供应

每六个小时会有一列火车驶入哈韦拉小镇塔拉纳基山附近的华勒亚工厂,运走5个集装箱的恒天然产品,其中奶粉占了近一半。

作为一种大宗商品,奶粉有6个月的保质期,一直是新西兰20多年来的核心出口农产品。事实上,这个南太平洋国家在国际全脂奶粉市场上的占有率在三分之二左右。

奶粉是问题的关键

“问题是,我们将所有的鸡蛋,或者是几乎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了全脂奶粉的篮子里了,”新西兰林肯大学(Lincoln University)研究农副产品体系的名誉教授基斯·伍德福德(Keith Woodford)说。“我们将自己锁定在了这个单一产品里,而目前恒天然集团手上缺乏资金,无法快速改变发展方向。”自恒天然成立以来,伍德福德一直在追踪该公司。

过去三年中,作为饼干、冰淇淋等各种食品原料的全脂奶粉,价格已经下跌过半,因为在全球乳品供应过剩之际,最大进口国中国的采购量出现萎缩。这严重拖累了全世界(特别是新西兰)的出口型奶农。来自中国等大型市场的进口需求占新西兰乳制品总产量的95%左右。

“这是我35年奶农生涯里经历的最严重滑坡,”59岁的第二代奶农菲尔·尼克松(Phil Nixon)说。虽然尼克松对恒天然集团怀有极深的感情,但他说,恒天然经常让他感到失望。尼克松说:“我十分确信的是,如果全面提高效率,他们是可以为我们带来更高回报的。”尼克松养了350头奶牛为华勒亚工厂供应鲜奶。

在截至5月31日的一年里,支付给奶农的牛奶价格降至每公斤乳固体约3.90新西兰元(合2.80美元),不及两年前的纪录高价(每公斤8.40新西兰元)的一半。虽然本奶季的价格预计将提高至每公斤4.25新西兰元,但这仍比奶农的保本价低20%左右。在近期恒天然集团的全球乳制品贸易(GlobalDairyTrade)拍卖会上,全脂奶粉价格上涨19%,至每吨2695美元,但仍较过去五年的平均价低17%。

中国需求下降冲击奶粉价格

2015年10月,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将恒天然集团信用评级下调至A-,较垃圾级高4档,理由是“资本支出见顶”以及全球市场波动。在截至2015年7月31日的财年,恒天然集团的资本支出较经营性现金流高出9.48亿新西兰元,主要受奶制品价格暴跌影响。

恒天然集团8月1日在公告中称,随着牛奶供应过剩局面的消退,公司本财年每股收益预计将提高至0.50至0.60新西兰元,高于一年前预估的0.45至0.55新西兰元。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斯皮林斯当时说,这表明该公司在“消费者和食品服务业务继续提升价值方面正取得良好进展”。

这一相对较大的盈利预测区间表明恒天然仍容易受到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影响,First NZ Capital Securities驻奥克兰的机构研究负责人阿里·德克尔(Arie Dekker)在报告中称,“最终,投资者寻找的是更为稳定的业绩。”

供应商另觅出路

奶农们也希望获得更多收益。部分奶农出售了所持恒天然集团的股权,转而为该公司的竞争对手充当供应商。总部设在惠灵顿的Infometrics Ltd.称,恒天然在新西兰牛奶供应总量中所占份额已经从2001年的逾95%下降至84%。

根据恒天然集团成立时通过的、旨在确保新西兰乳业竞争的法律,任何奶农只要愿意供应,恒天然集团就必须从他手中收购鲜奶。这一保证促使新西兰牛奶供应量自1984年以来增长了3倍。根据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提供的数据,新西兰奶牛场今年预计产奶约220亿升,是爱尔兰牛奶产量的近4倍。在气候和人口规模方面,爱尔兰与新西兰非常相似。

巨量的牛奶

恒天然集团董事戴维·麦克劳德(David MacLeod)称,收购巨量的牛奶已经变得不那么经济了,因为新西兰用于奶牛养殖的土地面积自2008年以来增长了22%,导致该公司需要前往更遥远的地方将鲜奶运至旗下工厂。此外,恒天然在向中小型加工商出售牛奶时还得接受价格管制。不过,相关现行法律正在审议之中。新西兰政府提议解除恒天然向初创乳企采购牛奶的义务。

“这会给我们更多的选择,”恒天然集团负责全球运营的首席运营官罗布·斯普维(Rob Spurway)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可以在业务增值领域加大投资,而不是忙着收购大量的牛奶。”

事实上,根据International Farm Comparison Network今年汇编的预估数据,恒天然在原料奶基础上创造的价值不及达能公司(Danone SA)、雀巢公司甚至全球范围内的大多数竞争对手。

现金牛企业:全球20大乳制品加工商

“达能公司和雀巢公司只要按需收购牛奶,”恒天然集团首席执行官斯皮林斯6月份在旗下一家奶酪工厂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是一家合作社性质的企业,我们必须收购所有的牛奶。我们必须把牛奶全部收进来,我们必须在所有牛奶基础上创造价值。我们永远不会和它们一样。”

地理位置也是一大挑战。新西兰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因此非常适合发展乳业,但距其最近的大型市场澳大利亚都在2500公里以外。将产品销往国外也是不容易的。

在澳大利亚,恒天然集团正因为削减牛奶收购价而遭到奶农和供应商的讨伐。此外,该公司正将旗下陷入亏损的澳大利亚酸奶和乳品甜点品牌出售给帕玛拉特投资公司(Parmalat SpA)的澳大利亚子公司。2015年10月,恒天然还出售了所持Bega Cheese Ltd.9%的股份。

作为现行战略的一个关键部分,恒天然集团计划到2025年将其在六个所谓的“全球牛奶池”中的供应量扩大至300亿公升。这其中就包括中国。今年上半年,恒天然在中国的两个奶源基地录得了2900万新西兰元的息税前亏损。

目前,恒天然正指望贝因美婴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一笔投资助其一臂之力,因为曾经的合作伙伴三鹿集团已经因为2008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丑闻而倒闭。贝因美在中国婴儿食品市场的占有率约达7%。

一些奶农对于过度依赖中国市场持谨慎态度。

中国消费者“是新西兰的福音,他们是全世界的福音,”奶农戴夫·埃利斯(Dave Ellis)说,“但是,我们已经变得非常依赖他们。”埃利斯的在新西兰南岛南坎特伯雷的奶牛场是恒天然最大的供应商之一。

毕马威驻奥克兰农业业务全球主管伊恩·普劳德富特(Ian Proudfoot)称,恒天然面临的更广泛问题在于:其必须通过牛奶创造更多价值。

“对新西兰而言,在乳业这样的重要行业拥有强势地位是非常宝贵的,”他说。“但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我们必须确保处于价值链的高端,而不仅仅是费力出售低价值的大宗商品。”

《周末画报》独家专访恒天然集团首席执行官施牧德:

领航者要勇于走出舒适区

请问您来过中国多少次?
我1995年第一次来到中国。我来过中国已经许多次了,有可能已经上百次。
您对中国的发展和变化怎么看?
我觉得中国的变化速度很快。和1995年相比,城市生活已经变得非常不同。我想,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经历了和中国一样的巨变。
中国乳制品经历了许多惨痛的过去,在您看来应该如何让消费者重拾信心?

首先,我要声明恒天然2013年被卷入的肉毒杆菌事件完全是个乌龙。恒天然对质量的把控一直很有信心。另外,我说过中国已经经历巨变。我看到中国政府在食品法规和国际化标准上下了很大功夫。不过中国发展速度太快了,任何企业都应该有严格的自律。

你对中国众多的乳制品企业怎么看?
我们一向是兼顾竞争和合作的。我们是中国大多数乳品企业的供应商。最近,我们刚和贝因美签订合作备忘录。我相信我们可以强强联手。
你觉得中国的“二孩政策”会带来更多机会吗?
这确实是一项利好。不过我也看好中国的老年人市场。中国有近2亿老年人,他们都需要优质的营养来源。
作为荷兰人,您是如何看待新西兰的,又是如何快速了解新西兰的情况的?
新西兰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国家,在这里不仅有西方的文化,还有亚洲的文化、毛利土著文化。有许多不同背景的人生活在一起。我很乐于与人沟通。通过和别人的合作我很快就熟悉了新西兰。新西兰是我的第二故乡了。
新西兰乳业和其他国家乳业有什么区别?
在我的家乡荷兰,由于气候原因,在一年中, 奶牛只有一半时间居住在户外。但是在新西兰, 这里气候宜人,奶牛全年待在草原上,所以这里的乳品质量特别好。但是,新西兰的国内乳制品需求量很小,因此新西兰95%的乳制品是出口的,这是很大的不同。

您如何看待全球奶价下降?

事实上,由于油价下跌,全球所有商品的价格几乎都在下降。奶价处于一个非常极端的低值,我们的确面临挑战。不过我相信这样的情形不会持续太久。在我看来,未来乳制品市场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如何简单概括恒天然的企业文化?

很简单,承诺。承诺包括很多方面。我们要对我们的客户承诺,也要对奶牛——对它们生活的草原和环境承诺。

最后,可否告诉我们恒天然未来的策略?

首先,我一定会继续贯彻“V3战略”。此外, 我要说的是,一个企业要成长、进步,就必须要走出舒适区。你看看如今那些传统行业——音乐、媒体——如果不变,你就会被淘汰。所以我们要在改变来到前就抢先改变,这样才能永远领航时代。

编辑:刘馨蔚、彭依怡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国人不海淘奶粉了,新西兰乳业巨头征服世界之路并不平坦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433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