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造句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8-29,星期一 | 阅读:1,784

FT中文网专栏作家 老愚

【秋风】秋风起,燥热渐渐褪去,一年里最好的季节来到了。老家院子里原本栽了三棵树,一棵柿子树,二棵杏树。二十多年渐成大树,杏黄柿红,人与鸟儿皆欢喜不已。如今,却是一棵不剩。因为后院房墙被树身拱裂,继父不得已锯断了三棵树,连根刨掉。树亡鸟散,院子一下子寂寞了。

【门当户对】由明星配偶婚内出轨引出门当户对的讨论,虽有点儿跑题,却也是不幸男的一个痛点。古往今来,出身不同阶层的男女,因情不自禁,而演出了无数惊心动魄的故事。若是男上而女下,则观者多为“灰姑娘”祝福,这是人们欣赏的性的跨阶层跃升;若女上而男下,情况就不妙了,往往以“癞蛤蟆吃天鹅肉”之语讥讽男方。这大约是男权社会的通用视角。清人所著艳情小说《巫山艳史》,其男主角李生,祖上有功,被授予官职“岭南安抚”,女主角亦出身官宦之家,老爷曾授“江宁路提举”;容貌更是般配,男子“人物秀美,风流洒落,人才出众”,女子“面似芙蓉,腰如杨柳,两眉俨然,淡淡春山,双眸恍若盈盈秋水,金莲窄窄,玉笋纤纤,风姿飘逸,媚态迎人”。如此这般,方有波澜不惊的男欢女爱。土豪男以金包养美女,时时更新,而不求百年之好,实为明智之举。

【鸠占鹊巢】鸠占鹊巢的现实版于光天化日之下发生了。合法存在的《炎黄春秋》杂志,被其主管方中国文化艺术研究院强行接管了,他们在原班人马声明停刊之后,借用其名义,出版了第八期杂志。由此产生了抵制“伪刊”的行动。现有的新闻出版管制法则,确保每一个单位都置于行政管辖之下。无独立法人,则无产权,无尊严——多年积攒的品牌和财富,旦夕之间即可被摧毁、剥夺。无所谓正,也无所谓伪。

【励志】“我是最好的!”这是一家服务公司每日例会的开场白。在年轻经理带领下,十几个员工全身抖动,声音高亢,“让执行成为习惯,让PK成为习惯,……”点名,批评和自我批评,以唱国歌始,以《歌唱祖国》结束。在一个钢铁般的集体面前,“我”只有被彻底塑化,才能获得认可。那种人为制造的励志气氛,简直令人窒息。多年前,我在一家著名互联网公司上班,其口号是“世界因你而不同”,夸夸其谈的负责人,开会时以沙哑的嗓音嬉笑怒骂,“傻逼”“令人发指”是其口头禅,动辄百万博友如何如何,他洗桑拿,拿红包,飞来飞去享受美好人生。麾下各色编辑,为了保住饭碗及获得晋升,唯其马首是瞻,喏喏复喏喏。在一把手飞扬跋扈的单位里,无数个“你”就是一颗微不足道的螺丝钉,你真的很不重要。

【敌人】“我们的敌人是什么?”周作人先生在九十二年前这样回答,“不是活人,乃是野兽和死鬼,附在许多活人身上的野兽与死鬼。”在今天,借尸还魂的法西斯专政思想,就是这样的野兽和死鬼,是渴望回归文明世界的中国人的敌人。

【回家的道路】流沙河先生说:“每一个字的正体字,我都能讲出道理,每一个简化字则不能。……简体字的存在,让我们的后人永远无法回到中国文化的原点。中国古典的道路、我们回家的道路被砍断了。”讲述“诗经”的《诗经现场》,出版时他坚持全书用正体字排印。悲哀的是,系统论述“简化字不讲理”的专著《正体字回家》,却并不好卖。一些人肆意攻击老先生,将其视作食古不化的古董,诘问:你为何不使用甲骨文写作?四不像的简化字,竟然成了文化畸儿的庇护所。

(注:作者FT中文网专栏“剃刀边缘”结集的《暮色四合》一书,已经出版,敬请关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秋天的造句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4240.html

分类: 文学走廊,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