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金家王朝真的倒台了

来源:译读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8-25,星期四 | 阅读:1,027

本文原载于The Economist

编译/Liwen & 公仔 & 臻一 & 伍豪

译读:T-Read | 译读小号二世:WinnieTheFool

随着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英国音乐人、歌手及作曲人)奏出了《可卡因》(Cocaine)的第一小节,朝鲜的转型似乎就此大功告成。平壤的十二·一体育场原来是五·一体育场,为纪念2018年朝鲜半岛的统一而改名,今日十二·一体育场人山人海。在统一五周年音乐会开场前,组织方展现出了宝刀未老的大型仪式指挥水准。而在精彩的体操表演结束后,来自潘基文高中的小朋友们集体拼出大型领袖像。首先是潘基文,联合朝鲜国的首任总统。随后是希拉里总统,她的坚定支持加速了朝鲜半岛的统一进程。最后是朝鲜国父金日成之孙、“末代皇帝”金正恩之兄金正哲,他现在是北部各省临时政府的“特殊顾问”。

拼出画像

自金正恩神秘死亡之后(据说他在访问出口日本的冷冻天妇罗工厂时误食了辐射污染虾,于是一命呜呼),他的两个兄弟便渐露峥嵘。邻国认为要保证稳定,还是必须依靠金氏家族,于是纷纷讨好两兄弟。中国支持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哥哥金正男,他曾在澳门赌场和按摩院度过一段纸醉金迷的生活,因此中国对他颇为熟悉。毕竟朝鲜人对2001年金正男的丢脸事件浑然不知:当时日本移民官员发现金正男试图持多米尼加共和国的假护照入境,想溜到东京迪士尼乐园游玩。

不过金正男很快就被金正哲挤走,后者攀上了即将进驻的韩国军队及其美国盟友。作为奖赏,金正哲得到了一份轻松的“顾问”闲职,邀请歌手克莱普顿也正是他的建议。2007年克莱普顿曾断然拒绝了来平壤演出的邀请,金正哲上一次见到他偶像还是在2015年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的两场演出上。

回过头看,那时中国如此迅速地在朝鲜问题上让步或许不算令人吃惊。几十年以来,中国对朝鲜政策的基本目标是在本国与韩国间建立一个“缓冲区”,毕竟韩国是美国的同盟,驻有25000名美国士兵。然而金正恩去世后,朝鲜政权岌岌可危,中国领导人也意识到了以下事实:重新统一的朝鲜半岛出于自身的利益,绝不会与中国敌对;朝鲜的核基地分散而核弹头数量未知,中国必须与美国合作以根除其核力量;若朝鲜分裂,支持某个分裂派别会导致中国边境的不稳定,带来难民涌入的风险。此外,希拉里信守承诺,不在原朝鲜境内派驻美国士兵的做法也是另外一个原因。

五年后,朝鲜人民的伙食和自由度好到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新任政府(原韩国政府)虽然上台时小心翼翼,但金日成的雕像逐渐消失了。其子金正日的画像也很快被撤下——人们永远忘不了90年代的那场饥荒。大规模的建造热将韩国式效率注入到朝鲜20世纪30年代的基础设施中。昔日徒手搭建煤渣跑道的士兵,现在改用现代机械来建设韩国到中国的高速公路。

光明与黑暗

改变在太空中都看得见:在原来的夜空卫星图片上,朝鲜只是闪耀韩国边上的一片黑暗区域。一步步,光芒一闪一闪地向北扩散,就像梦一样。

这确实会发生。许多分析家认为,朝鲜金氏家族垮台是迟早的事,最有可能的后果是朝鲜半岛在韩国的领导下重新统一。这会是个好消息。朝鲜是地球上最压迫、封闭的政权,但几乎没有人认为该政权的终结会顺利又和平。研究朝鲜问题的俄罗斯专家安德烈•兰科夫在韩国首尔教书,他指出,不要将朝鲜的转型与两德统一相提并论,要把朝鲜想成“有核武器的叙利亚”。那外部世界怎么知道朝鲜政权是否会从内部瓦解?“等人民上街战斗就知道了。”

冷静思考

韩美中俄四方都对朝鲜倒台的局面做了充分的准备。大部分会设想一场复杂的灾难,其中包括:人道主义危机;内战;国际冲突;核扩散;经济困境;南北人民间的社会冲突等。但针对这些意外事件做准备也并非易事。国家解体的情况不可预料,而且除了学者的纸上谈兵,中美韩间的切实协作在政治上不可能实现。时至今日,尽管中国看似对不合作的金正恩十分愤慨,但还是不愿意讨论这个长期盟友覆灭的可能性。

在一些分析家看来,中国对金正恩的不满是推动朝鲜倒台的另外一个因素。2011年父亲金正日去世后,将近30岁、没有任何管理经验的金正恩接了班,在某些人看来,他仅仅是一个统治派系的傀儡。但他的统治手段却残酷无情:清洗潜在对手时,就连姑父张成泽也不放过。张曾被视作他背后的势力,也是朝中谈判时的主要代表,在2013年被处决。金正恩看起来将权力紧紧握在手中。今年5月他召开了执政党1980年以后的第一次代表大会,自封大会主席,并通过一次大型的阅兵向世界展示人民对他的崇拜。但是他也有不少潜在的敌人:害怕在下一次清洗中丧命的将军们;担心因为中国制裁陷入贫困的精英阶层;或是一个饿到不顾一切的持枪疯子。

金正恩的统治,用朝韩对话韩方代表团前团长千英宇的话说,是“神权”式的。与其他国家的共产主义执政党不同,朝鲜劳动党将自己的合法性建立在金氏王朝的延续之上。一旦金家覆灭,劳动党就会瞬间分崩离析。未来的领导人不得而知,往昔饥荒的阴影却历历在目,那些手握枪杆子的人将会开始打砸抢烧。冲突将爆发,而人们则纷纷逃亡——他们也许不会逃往朝韩边境“三八线”上壁垒森严,地雷无数的 “非军事区”;而会涌向边防松弛的中国北方。在劳改营里,关押着成千上万的“政治犯”——哪怕表达最微弱的不满也可能因此获罪。一旦金家政权覆灭,守卫可能会把枪对准犯人们,据说他们接到上级命令,不能留下一个能证明金氏家族暴政的活口。

GNI,贸易额,Political犯,核武器对比

美国的盟友韩国将不得不介入。韩国制定了详尽的武装占领计划,让韩军充当绝对主力,而讨朝鲜人厌的美国大兵留在后方,只允许一些身经百战的特种部队飞到已发现的核试验场控制事态。但在更远的北方,韩军可能会发现中国已经捷足先登,毕竟两国也不会事先商量。但总会有试验场未被发现,而核装置和核燃料的具体数量也是个未知数,更别说最重要的核武器科学家依然身份未明。大张旗鼓地宣传朝韩统一后会优待他们或许没用,而某些可能还会有国际恐怖组织愿意提供暗中保护和支持。

尽管活跃在朝韩边境的所谓七十万朝军中相当部分只是工兵,但他们也担心自己会在统一后沦为阶下囚,或者至少不再属于特权阶级。因此兰德智库的研究员布鲁斯·本内特(Bruce Bennett)在其2013年的一篇研究中总结道,朝军将“毫无疑问”地拒绝外部干涉,而常规战斗、政变以及犯罪行为将席卷朝鲜。就算朝鲜的核武器得到控制,这个国家还拥有数量可观的火炮和它一再强调的足够把首尔化成“一片火海” 的能力。朝鲜的特种部队也可能渗入南方。

南北亲情已淡如水

中美韩的军队或许在遥远的核试验场剑拔弩张,但随着形势进一步混乱,他们将不得不进行艰苦卓绝的谈判,以彻底解决这个已有60年历史的难题。中国面临着是否在朝鲜扶植傀儡政府,保留朝鲜作为缓冲区的抉择,毕竟两国有割舍不断的党际纽带与军队联系,而且中国可能早已针对这个结果培养了一批接班人。但是对中国来说,在没有不可接受的军事风险的前提下,在朝鲜建立新秩序有点太过火了。中国似乎特别害怕大规模难民潮出现。一些韩国专家认为这种猜测是错误的:现在朝鲜人能在黑市上买到更多粮食,因此人们不大可能因为饥荒而迁移。更何况绝大多数朝鲜人都住在远离边境线的地方。但早在1994年金日成去世时,中国就开始研究要在哪里安置难民。一旦金家覆灭,混乱将吞噬整个朝鲜。到那时候中国也许会觉得统一也不算最糟的结果。

所以问题的关键会是:中国想要什么承诺?是美军全体撤出朝鲜半岛,还是不再踏上朝鲜的土地就够了?美韩要废除安保条约吗?如果以上是朝韩统一的条件,韩国能接受吗?

合二为一希望渺茫

在如此动荡的一个时期,没有人知道民众情绪将如何表露。许多韩国人害怕统一。据估计,2000年时约有770万韩国家庭有亲人在朝鲜。然而随着分离的亲人们纷纷去世,曾经割舍不断的亲情已经日渐疏离。南北从名字到生理上都已分裂成完全不同的两个国家。根据对韩国的朝鲜难民进行的身高统计,朝鲜男生平均比韩国矮10厘米(4英寸),而女生的身高差为7厘米。脱北者在韩国的境遇也不甚乐观。虽然他们的生活比起在朝鲜好了不少,但即使受过高等教育的脱北者在韩国也很难找到白领工作。毕竟他们不仅仅跨越了国境线,更是从20世纪进入了21世纪。

当年东西德统一的花费着实吓到了韩国民众,而贫穷的朝鲜比起当年的东德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由于起初的混乱形势,朝鲜的货币将沦为废纸;人们会转而用人民币或更稀有的美元交易,甚至退化到以物易物。美韩到头来发现自己不得不捍卫朝鲜圆的价值,然后才能以较高的汇率迅速用韩元将其代替。实际上这就是韩国耗费巨资对朝鲜2500万人口进行救济。尽管如此,大量的朝鲜民众仍须继续依赖国家救济,而这将导致韩国的税率和赤字飙涨。那些盼望着有朝一日能重归故土的韩国人也注定要失望了。为了避免法律纠纷或遭到民间力量的驱逐,朝鲜居民还将继续享有朝鲜的土地所有权。

人口,每日摄入卡路里,平均身高对比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现任韩国总统朴槿惠,在意识到朝韩统一是大势所趋之后,多次强调朝鲜是资源遍地、劳动力低廉和潜力无限的“宝地”了吧。尽管韩国民众心存疑虑,但他们中的大部分还是觉得统一是韩国应尽的道德义务,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根除冷战的残余,并彻底驱散朝鲜统治给世界带来的噩梦。

朝韩统一的梦想不会随着两地渐淡的亲情一同消失。在那场演唱会的尾声,被称为慢手的Eric Clapton 会弹奏“阿里郎”,无论在朝鲜还是韩国,这都是卡拉OK的必点曲目。歌迷们会随着音乐合唱,会挥舞手中的打火机,深情相拥。每一双眼睛都闪着泪光。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如果金家王朝真的倒台了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404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