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万粉丝慷慨解囊,众筹送昔日奥运冠军回赛场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8-17,星期三 | 阅读:1,324


撰文:Carly Carioli

体育众筹的需求很大,不论是青年层面还是精英层面

“美国的多数奥运选手都无法通过自己的专业维生”

近日,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游泳比赛男子50米自由泳决赛中,安东尼·欧文(Anthony Ervin)以21秒40的成绩夺冠。他作为美国男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团队的一员也同样获得了金牌[这场比赛也帮助迈克尔·菲尔普斯(Michael Phelps)拿下奥运生涯的第20块金牌],距离他上一次奥运夺金已过去16年,时间跨度之长创下记录。然而,如果没有数百位粉丝的慷慨解囊,他恐怕连重返奥运赛场的机会都没有。

里约奥运会男子50米自由泳冠军安东尼·欧文

严重的募款问题

相比往届,本届奥运会有更多选手借助了众筹的支持。Dreamfuel(“梦想燃料”,一家在欧文的激励下成立的精英运动员募款网站)这类网站帮助化解了一个熟悉的困境:奥运会通过门票、赞助商及转播权可赚得数十亿美元收入,而运动员得到的却少之又少。尽管没有全面的研究,但对于田径运动员的调查显示,名列前十的运动员,每年只能挣到不足1.6万美元(约合10.6万人民币)。《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一份近期调查指出,“美国的多数奥运选手都无法通过自己的专业维生。”

“我们发现在青年运动层面存在着严重的募款问题,而且99%的精英运动员都迫切需要收入,”Dreamfuel创始人埃米莉·怀特(Emily White)表示。“因此,我们没有怎么宣传,他们就蜂拥而来了。”

Dreamfuel创始人埃米莉·怀特

对怀特而言,Dreamfuel是她两项激情的结合合:水上运动和摇滚乐。作为游泳教练的孙女,她上高中时曾拿到州冠军,并凭借游泳奖学金进入了东北大学。但此后,她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帮助一支名叫德累斯顿玩偶乐队(Dresden Dolls)的当地的朋克-卡巴莱乐队安排巡回演出。而10年后,已拥有自己的摇滚经济公司的怀特发现了一位(似乎)已经是摇滚明星的游泳选手。

2000年,19岁的安东尼·欧文赢得了奥运金牌。随后他离开泳坛,玩起了乐队,同时周游世界,服用软性毒品……这一别就是10年。2012年,他再次加入奥运团队。他不仅表现良好,而且相当醒目,甚至登上了《滚石》(Rolling Stone)杂志。其社交网页的粉丝数量也随之飞涨。

怀特在推特(Twitter)上看到了欧文,发现他很热爱音乐。身为音乐人士的怀特对那些乐队(或者说他们的经理人,或运营他们社交媒体页面的人)都很熟悉。很快,碎南瓜乐队(Smashing Pumpkins)和亚拉巴马颤抖乐队(Alabama Shakes)都在推特上祝福欧文“好运”。伦敦奥运结束后,她未经人介绍,直接发了一封邮件给欧文,说希望做他的经纪人,随后,两人在纽约见了面。

令她吃惊的是,欧文当时已经穷困潦倒,虽然人气很旺,但(如她所说)却“孤立无援”。他正计划参加世界杯巡回赛,这也是通往奥运会的途径之一。当时找赞助商已经太迟了,他打算先透支信用卡,寄望于赢回一些奖金来支付卡债。

众筹网站

怀特想起了一位前客户——德累斯顿玩偶乐队的主唱阿曼达-帕尔默(Amanda Palmer)。帕尔默曾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为他的个人专辑及巡演募得了逾100万美元。于是,怀特建议欧文不妨尝试一下。

而欧文的回答是:“Kickstarter是什么?”

怀特认识到,大部分运动员都从未听说过众筹,哪怕欧文这样聪明又熟知流行文化的也不例外。而市面上的众筹网站也都不太了解怎样帮助运动员。当怀特和欧文找到Kickstarter的创办人,希望推出一个帮欧文参加世界杯的众筹项目时,他们吃了个闭门羹。

于是,他们决定亲自上阵。最终,他们募得的款项超出预期,而欧文在世界杯巡回赛上一路斩获16块奖牌,包括9块金牌,一举打破美国记录。

Dreamfuel在这个过程中应运而生。尽管这家网站目前筹得的款额还不多,全部捐款只有8万美元,但他们已经见证了一些超出预期的结果,其中一些项目的发起者是前奥运奖牌获得者,如南非的罗兰·斯库曼(Roland Schoeman)、法国的马尔戈·法雷尔(Margaux Farrell),以及美国的金·范登堡(Kim Vandenberg)和切尔西·海耶斯(Chelsea Hayes)。在本周的里约奥运会上亮相的Dreamfuel运动员则有:南非的查德·何(Chad Ho)、波多黎各的埃里克·李所尔瓦托(Erik Risolvato)、塞拉利昂的哈夫萨图·卡马拉(Hafsatu kamara)、叙利亚的阿扎德·阿巴拉齐(Azad Al-Barazi)以及美国的凯尔西·坎贝尔(Kelsey Campbell)。

“我们没有做什么用户推广,这一点在科技界显得有些疯狂,”怀特表示。“体育众筹的需求很大,不论是青年层面还是精英层面,来找我们的运动员一直源源不断。”

Dreamfuel所在的这个竞技场正在蓬勃发展。虽然Kickstarter未进入体育赛事领域,但据众筹平台GoFundMe称,如今,体育方面的捐款达到 “数亿美元”,包括少年棒球联盟的球队为新球衣募款,也包括精英运动员为比赛花销募款。

和怀特一样,GoFundMe的CEO罗布·所罗门(Rob Solomon)也曾是一位精英运动员,他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时是一位全美水球明星,曾两度夺得全国大学体育协会(NCAA)全国冠军,他的一些队友也打入了奥运赛场。“没错,像尤塞恩·博尔特(Usain Bolt)、迈克尔·菲尔普斯、凯蒂·莱德茨基(Katie Ledecky)这类选手以及那些杰出的体操运动员自然会得到赞助,得到丰厚的合约,他们的花费也有各自的联盟来负担,”所罗门表示。“普通的奥运选手则没有这种待遇。最顶尖的精英群体,在这个国家可能有10到20位左右,他们的道路非常平坦。但大部分运动员就是另一回事了。”

2016年,100多名有望在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的运动员通过GoFundMe募集到了近80万美元资金,其中包括美国的十项全能运动员杰里米·塔伊沃(Jeremy Taiwo)。塔伊沃在一场为期数周的冲刺活动中募得了最多资金,因此也获得了GoFundMe颁发的1万美元奖金。所罗门表示,越来越多的奥运选手家人也通过该网站募款,以支付前往里约的差旅费用,其中就包括美国的银牌获得者蔡斯·卡利什(Chase Kalisz)以及游泳选手卡尔雷布·德雷塞尔(Caeleb Dressel)的家人,后者正是与菲尔普斯以及欧文一同拿下金牌的那个美国接力团队的一员。有一位父亲是前奥运铅球选手,他在退役后开起了优步(Uber)贴补家用,他的一位乘客帮他在GoFundMe上创建了众筹项目;这个故事迅速流传开来,这位父亲也因此筹得了逾8000美元。

Dreamfuel

怀特也在开拓类似的地盘。Dreamfuel的一个旨在帮助奥运家属的项目为该公司斩获了迄今最佳月度业绩:7月的单月收入是2016年前6个月收入总和的两倍还多。她表示,公司对于体育的专注已经奏效:“运动员找到Dreamfuel以后,很少还会有人再选择一般性的白标平台,因为他们并不太想出现在一个有孩子募集学费的平台中。”

同时,她也会和Dreamfuel的运动员和家人们一起协调规范问题。所有参加里约奥运会的运动员都受到“第40条”的限制,这套规范极其复杂,且备受争议,它禁止各家品牌和运动员们使用众多奥运专属的术语和图像,甚至在社交媒体上也不行。而身为大学运动员的奥运选手,比如在Dreamfuel上为母亲前往里约募款的美国游泳选手谢拉·朗格(Cierra Runge),还得遵守NCAA的规定,也就是运动员不得通过形象或签名获利。“(朗格的妈妈)想了很多很酷的回报,但我们不得不划掉了很多,因为要遵守NCAA的规定。最后,她妈妈提供了一种能量丸子的食谱。我们会建议运动员的家人们从里约寄出一些明信片,或者在Instagram上发布一些献给支持者的照片,诸如此类。”

“这些规定会让家人很头疼,也会让他们措手不及,在GoFundMe就有不少运动员和家人违反了规定,因为他们不了解那些规定,”怀特说。“因此和DreamFuel合作会更好一些,我们了解那些规定。”

所罗门表示,他没有听说GoFundMe有任何项目受到了奥运会的指控,“这是运动员们的职责,他们有义务确保自己不违反第40条或其他类似的规定。”值得一提的是,之前GoFundMe的奥运选手页面里标有“奥运会(Olympics)”一词,现在则换成了更一般性的“出战里约(Competing in Rio)”。

随着欧文准备在8月18日、19日举行的个人赛事中冲击金牌,DreamFuel也开始筹划在秋天发布新产品,以扩大平台的业务。

“人们认为我们是一家专注于奥运的网站,其实并不是,”她说。“我们想为青年人的运动带来一场革命,我们想帮他们摆脱过去的束缚。能为精英运动员带来新的收入来源,这一点棒极了,但他们之所以来找我们,是因为他们有这个需求。”

编辑:刘馨蔚、黄雨洁

翻译:程玺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数百万粉丝慷慨解囊,众筹送昔日奥运冠军回赛场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376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