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交友APP是怎样一种体验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7-18,星期一 | 阅读:1,043

2016年 6月 13日

(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现在这个时代,如果你开始使用交友应用程序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除非你是在跟你新婚的丈夫讨论这个问题。

正如TINDER, OKCUPID, HINGE 和HAPPN一样,我注册的应用程序BUMBLE可以帮助你找到浪漫爱情。但是我使用BUMBLE时会开启BFF模式,这个设置今年3月开放,女性会员可以通过这个设置寻找柏拉图式的纯洁友谊。正如单身人士可以向右滑动寻求浪漫约会,使用BFF设置的女性也可以同样向右滑动认识认识新朋友。

事实上,最近几个月一系列类似的交友程序上线了。HEY VINA!是一款今年一月上线帮助女性寻找纯洁精神友谊的应用程序,而四月发布的PATOOK 可以让你为你所寻找的意向中的朋友的某些特质打分。即便是TINDER 也在澳大利亚的用户群中测试新功能TINDER SOCIAL。

但是这样的应用程序效果如何?我决定自己亲自尝试一下。我希望能够发现科技对21世纪交友行为有着什么样的影响,例如科学如何塑造我们的幸福感,以及科技是否能改变这一切。

三天时间内,我用这个应用程序浏览了20多名年龄在26到39之间女性的信息,他们距离我所在的特拉维夫(Tel Aviv)的位置都在100英里(或161公里)以内,但是仍然找不到符合我理想要求的人。我开始变得紧张,跟每个愿意听我牢骚的朋友抱怨说,“为什么她们都不愿意和我成为朋友呢”?同时不断的分析检查自己的个人资料是否有缺陷。

最后我终于找到一名理想的交友对象,她是26岁的女性塔尔(Tal),和我是大学校友,为此我既感到既兴奋又担忧。我在几年前认识我的丈夫,那时交友程序并不流行。而使用BUMBLE则要求用户在24小时之内启动对话,否则配对就会自然消失。

“我该说些什么?我问现实生活中的朋友黛布拉(Debra),“我应该告诉她我正在写这个故事么?还是邀请她喝杯咖啡?我不想以太强势的姿态出现。”

通过交友程序交友的社交规范是什么。(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可不可以就打个招呼?“无奈之内黛布拉建议到。

友谊和幸福

研究表明,友谊的质量往往与个人身心健康息息相关,尤其是在更加强调个性的文化社会例如英国和美国。友谊是幸福的主要因素,北亚利桑那大学(Northern Arizona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梅里科萨.戴米尔(MeliksahDemir)认为。黛米尔也是《友谊和幸福,跨越生命与文化》(Friendship and Happiness, Across the Life-Span and Cultures)的主编。他说:“在每个年龄段,友谊的质量、友谊满意度、亲密度和支持都与个人幸福感呈正相关。“这种情况即便是相对于一些人格类型,如外向性、宜人的脾气性格,也与友谊呈正相关。”

朋友是我们的伴侣,他们验证我们对自己的信念,支持我们自主独立,让我们感觉到有能力,对他人很重要,并提供其他基本的心理需求。他们甚至可以使我们肢体更为强健。四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有更广泛的人际网络的人往往对于疼痛的耐受性更高。

“友谊和友谊质量与孤独,一般性的抑郁和焦虑呈负相关,黛米尔说:对于调查的每一例健康案例,除了带来幸福感,拥有朋友还能够产生积极的影响。”

尽管交友的数量和质量都与幸福感相关,但是专家称拥有几个高质量的闺蜜和铁杆哥们比有一堆酒肉朋友强。

牛津大学的进化心理学家罗宾.邓巴(Robin Dunbar)提出一个理论,认为人类能够维持的稳定的朋友圈人数有一个上限。即便是借助社交媒体的力量,“邓巴的数字”显示这个上限为150个人左右。有关TWITTER的一个行为研究表明,我们只能保持与100到200用户积极互动。

好消息是,研究表明大多数人都满足于自己拥有的朋友的数量,一份2004年的盖洛普(Gallup)民意调查表明每个美国人大概平均有九个好朋友。2010年的研究也显示,在2002到2007之间,朋友的数量在增加,对于痴迷于互联网的用户来说就更是如此。

但是这并不是对于每个人都适用,英国一家关注人际交往的慈善机构Relate的一份调查表明,10个中就有一个英国人表示他们一个好朋友也没有。

随着年龄渐长,保持友谊会变得越来越难。2013的一份汇总分析显示,我们的全球社交网络人数直到青壮年都会不断的增长,但是之后会呈下降趋势。这也情有可原,因为结婚生子占用了人们大量的资源和生活。 2015年一份研究表明,一个婚姻可以使人失去两个朋友。

此外,成年人更趋向于流动性更强的生活-外籍人士逐年增加并持续增长-我们中的很多人选择生活在世界上的新的城市和国家,离朋友越来越远。所以,虽然科学技术可以帮助我们维持远程关系,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的朋友和熟人越来越少了。

如果你已婚,在交友应用程序上进行注册恐怕不妥,除非是仅仅出于交朋友的目的。(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那我们的交友方式发生了变化么?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上流阶层通常通过私立学校、大学、专业和机构,比如在第十八世纪建立的政治俱乐部等场合交友。牛津大学历史教授布瑞恩.杨(Brian Young)说:“交友(很大程度上)限制在这样的圈子里。“在这种小圈子外人们往往是认识‘熟人’而不是交到“朋友”。杨说,亲密的朋友往往不超过10或12人。

通过采用更为科学的研究方法,学者们在1950年证实了地域接近性和重复接触对建立朋友关系的的重要性,这种朋友关系形成的方法类似于学生在大学环境下交友的体验,黛米尔说。例如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社会心理学家列昂.费斯廷格(Leon Festinger)对研究生宿舍的一项著名研究就说明了距离的重要性,即便是在同一栋建筑里。在他的研究中,41%参与这项研究的学生认为他们的隔壁邻居是一个亲密的同伴,在隔了两个门之后这个比例下降到22%,隔了三个门之后变成16%。

最近,已经有研究开始调查社交媒体上的友谊—例如脸谱网—对于我们身心健康的重要性。加拿大进行的一项大规模的研究比较了线上和线下的友谊,发现线下的友谊对主观幸福感远比在线友谊更为重要,特别是对单身人士而言。虽然在线友谊的数量与幸福无关,但是增加一倍线下好友的数量相当于收入增加了50%。

虽然脸谱网和其他社交媒体网站可以帮助我们保持人际交往,并加强线下友谊,但是很明显脸谱网上的好友并不等于现实生活的好友。邓巴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只有大约四个脸谱网的朋友会被视为我们核心好友,也就是那些在我们经历危难时希望依靠的人,而约14个人可以被认为是亲密的朋友。

这也是像BUMBLE这样的应用程序希望有所区别的地方。通过应用程序给别人发短信可能会令人感觉不适,但是这只是现实交友的一个渠道,而且是一个有效的渠道。在几个小时之间我和塔尔发了几条短信,我打算问她是否愿意出来喝一杯聊聊,但是她先提出来了。

几天之后,我们相约小酌一杯聊聊我们的生活。我发现塔尔正在进行社会工作完成她修的学位。当她的好朋友离开所在城市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和爱情,她发现自己的社交圈子太窄,认为可以通过BUMBLE BFF等交友软件进行一些有趣的尝试。

尽管与未经验证的人见面存在安全隐患,但是这种方法在现实生活中使用越来越多。研究表明,青少年已经善于把在线友谊变成现实生活中的朋友,三个英国青少年中就会有一个会把网上交到的朋友约出来见面。居住在特拉维夫的20多岁和30岁以上的人,越来越多的在使用BUMBLE BFF交友程序。与塔尔建立友谊之后我和另外五个人也进行了配对,越来越多的女性不断的加入到了这个行列中。

除非我和别人在发短信过程中产生了真正的吸引力,否则我可能不会在现实生活中见这个朋友。但是如果我搬到新的城市居住,没有社交圈,那么我肯定会更多的使用这个交友程序。

塔尔和我还会再约么?谁知道。在约会的最后,我们拥抱告别,并模棱两可的表示要再“保持联系”。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使用交友APP是怎样一种体验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3094.html

分类: IT观察,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