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对亚非拉的巨大影响

作者: 石枬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7-13,星期三 | 阅读:1,170

1971年中国对新加坡开展了“乒乓外交”,邀请新加坡乒乓球队访问,接着新加坡邀请中国球队回访,令李光耀感到震惊的是,在中国和新加坡球队举行比赛时,球场上竟然有一大群新加坡观众嘲笑自己国家的球队,并高呼赞美毛泽东的口号。李光耀说他后来“公开严厉”批评这些幼稚的左翼分子为新加坡的“小毛泽东”。一些经历了那个年代的新加坡人回忆,即使到了70年代中期,中共的文革在新加坡青年中也还有很大吸引力,很多人不惜冒险到停泊在公海的中国远洋货轮上观看《决裂》、《春苗》等宣传文革成果的电影。在李光耀的建议下,新加坡政府在60-70年代有一道法令,禁止30岁以下的新加坡公民到中国去访问,以防这些头脑简单的左翼青年被召募为“颠覆分子”。

在菲律宾,菲律宾共产党毛派领导人何塞•马利亚•西松,此人被他的追随者称为“菲律宾的毛泽东”。1969年3月发表的《纠正错误和重建党》中西松宣称「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民族解放军已经清除了以拉瓦和塔鲁卡为代表的以及其他现代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和“左”、“右”倾错误。中共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也是菲律宾民族解放军的纪律。

在印度,以查鲁•马祖达为首,称“印共(马列)”。马祖达是毛主义的忠实信徒,他说毛泽东思想是“帝国主义走向崩溃、社会主义走向世界范围全面胜利时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

斯里兰卡,1971年,受毛泽东思想影响的「斯里兰卡人民阵线」呼应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是斯里兰卡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当权派,要打下首都可伦坡,推翻现政权。

在拉丁美洲,毛派共产党人60年代中期在巴西、秘鲁、玻利维亚、哥伦比亚、智利、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等国都建立了组织,主要成员来自青年和学生。1967年拉美毛派共产党建立了两个游击队,一个是哥伦比亚人民解放军,其中有一个模仿「红色娘子军」的女兵单位,叫作玛利亚娘子军连;另一个是玻利维亚的毛派游击队。

文革的学生造反也在一些国家引起了反响,1970年春天这个运动的学生参与者在印度第二大城市加尔各答发起了一场校园文革。在很多大学,学生们抵制考试,冲击学校办公室,在墙上涂写毛泽东语录。这场运动基本上是这些学生在中国文革学生造反影响下的自发行为。印度的教育制度是殖民主义的产物,任何信奉毛泽东思想和革命意识形态的人都必须培养起对这个制度的仇恨。学生的行动是破坏也是建设,因为不破坏这个殖民主义的教育制度,不砸毁那些由买办资产阶级树立的塑像,新的革命的教育和文化就建立不起来。

文革对日本的影响在全世界范围内算得上是最为巨大的,1969年受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影响日本也出现了“红卫兵”。 当时的电视台、电台、报纸经常会有关于中国文革运动的报道,与在中国一样,这些报道一再激起那些20岁左右,冲动而热情,又富于牺牲精神的日本青年的革命激情。日本共产党则借机通过印刷大量《毛选》、《最高指示》以及其它文革文献,催化这种热情,使这些处于亢奋中的青年也梦想在日本复制中国的那场运动。在60年代的学生运动逐渐转入低潮后,60年代末70年代初,日本赤军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准确地说,日本赤军共分为“赤军派”,“联合赤军”和“日本赤军”三派,相继在1969年到1971年之间成立。联合赤军在1972年2月29日一次悲惨的包围战中,被日本警方歼灭,幸存者加入了日本赤军。

2012-12-16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文革对亚非拉的巨大影响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3009.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