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前后,英国左翼做了什么?

来源:破土屋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7-4,星期一 | 阅读:1,573

吴碧莲

【破土编者按】6月23日的英国脱欧公投成为全民津津乐道的国际闹剧。在主流媒体的渲染下,脱欧前前后后的论争和社会动员简化为一场关于腐国人花样作死的好戏。我们更多的看到汇率的波动和精英的盈亏,英国右翼之外的立场与斗争就像在这次事件中没有存在过一样。本文集合了种种在主流媒体中销声匿迹的辩论和行动,旨在呈现这次波及全球的脱欧事件中工人阶级立场和声音。

2016年6月23日,英国进行了轰动全球的脱欧公投。当“脱欧”结果公布,媒体一时哗然,脱欧公投被视为一场腐国人民自娱自乐的闹剧。

在主流媒体的渲染下,留欧与脱欧之争背后的政经脉络被简化为:留欧派是理性民主文明进步,脱欧派是疯狂傻×法西斯主义。而脱欧前前后后的辩论、争议和社会动员简化为一场关于腐国人花样作死的好戏。

主流媒体往往关注汇率的波动和精英在市场上的盈亏,脱欧背后的左右之争、保守党的反移民种族主义宣传、以及脱欧普通劳动者的影响一概不闻不问。实际上,在英国左翼内部,从脱欧公投开始之前就辩论不休,到底是留欧、脱欧还是都不要。左翼当中有支持脱欧的“左翼脱欧派”,也有把移民工人权益摆在第一位的“留欧派”。面对公投的结果,左翼的反应也大相径庭。但是面对公投后甚嚣尘上的种族主义和政局变动,英国的左翼团体依然声明我们需要团结一致、斗争到底。

退还是不退:英国左翼的争论

“是移民抢走了我们的饭碗,我们退欧来保住自己的饭碗”面对右翼甚嚣尘上转嫁社会矛盾的退欧宣传,“退还是不退”成为英国左翼的争论焦点。

左翼中的留欧派担心脱欧的投票正在将种族主义者动员起来,让更加贫困的欧盟国家的移工更难自由的迁移到英国。同时,工人被欧盟立法保护的权益将会受损。第四国际伦敦分部、社会主义抵抗组织的主要成员Terry Conway称:我们中的许多人选择留欧是一个策略性的决定——如何更好的支持英国还有国际工人阶级(包括移民)的斗争。社会主义抵抗组织也发表声明认为:在这个时刻脱欧会将英国的政治形势推向右翼,削弱反紧缩政策斗争的力量,对移民、难民和英国的少数群体而言也是灾难性的。

同时,为了同右翼抢夺退欧的话语权,许多支持退欧的英国左翼团体提出了“左翼退欧”(“Left Exit”又称“Lexit”)的口号,强调欧盟在现实中的所作所为如何压迫工人阶级。

支持脱欧的社会主义工人党反对欧盟紧缩政策

英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秘书长Hanna Sell在6月25日发表声明:6月23日,我们醒来发现这个世界变了。全英的工人阶级和都有着不同的反应。我们在全民公投的宣传中是支持退欧的。但是我们和Boris Johnson这样的右翼分子不同,我们一开始就是反对这些精英以一种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方式来宣传他们的脱欧主张。我们反对的是欧盟里面的。欧老板们盟是老板们的联盟,仅代表了1%的利益,他们不但是种族主义的,还是新自由主义和紧缩政策(austerity)的始作俑者。

Christina Delistathi 认为我们需要看到工人的自由流动不平衡地发生在欧盟公民之间。欧盟始终是一个日益强化边界管控的堡垒,严防那些逃离战争和贫困的难民。某一群工人的自由流动可不叫什么国际主义。我们需要提醒自己,消除种族主义的唯一方法是维护所有人的权利,将跨越国界的工人阶级团结起来。

“欧盟并不保护我们的权利。它是老板的联盟,只保护老板们的权利。最近年轻的医生在支持国民保健服务,而欧盟的贸易条例却在推进国民保健服务的私有化。欧盟仅仅花了两天就接受了卡梅伦限制儿童福利和移工课税津贴要求。这让工人阶级陷入了更深的贫困当中并且为进一步的削减社保打开了大门。”

青年行动者Ben Seifert在《赫芬顿邮报》中指出,欧盟不但是非民主的,而且是反民主的。当希腊的反紧缩政府被选举出来,希腊人在全民公投中一致反对紧缩政策。但是一旦首相Tsipras与欧盟签订协议给予欧盟约过希腊人民的意愿治理希腊的权力,希腊人民还是不得不受迫遵从紧缩政策。在葡萄牙,左翼的反紧缩、反欧盟联盟在议会中赢得了绝对多数席位。然而被欧洲委员会支持的保守派总统阻止了他们组建政府。每当民主和欧盟新自由主义计划起冲突的时候,民主必须让步服从欧盟。

左翼希望通过“脱欧”之战将欧盟的资本主义和种族主义本质暴露出来。Christina Delistathi 表示:“左翼的起点应该利用公投来强化我们的阶级力量,这样我们的斗争才不会随着投票而结束”。

退欧:工人阶级的胜利还是败退?

全民公投脱欧派胜利之后,英国首相卡梅伦宣布辞职,工党党魁杰瑞米科尔宾被质疑劝说不利,被要求退位。英国政坛上演宫斗大戏之际,英国左翼是如何评价这次公投结果,英国工人阶级又受到哪些影响?

21世纪革命社会主义团体的创始人之一,Charlie Hore认为今天左翼在退欧问题上分裂很大程度上源于:相对于欧盟来讲更加偏向右翼和新自由主义的英国政府是左翼的首要敌人。但是在工人运动中,许多人的态度发生了大转变。众多曾经反对欧盟的人现在将欧盟看作是抗击保守党的盾牌。这当然是左翼面对多年失利的反应,同时欧盟也的确做出了很多让保守党反对的改革,尤其是在劳工权益和环境方面。

记者和工会组织者Ewa Jasiewicz认为,尽管欧盟有非常多的问题,但是那些投票支持脱欧的人没有意识到,在反移民的氛围下,这对工人权益带来的影响。在英国有三百万移民工人,他们中的多数在制造、批发零售和酒店行业工作。其中酒店行业是英国酒店业的四百四十万工人中,70%是移民工人。同时,酒店行业还是最不稳定、工会化程度最低的行业,只有3.6%的工人参加了工会。

一旦英国脱离欧盟,英国将要和各个成员国签订新的贸易协定。欧盟国家每年出口10%的商品和服务到英国,而英国每年出口到其他欧盟国家的商品服务是45%。不可避免的,在新的贸易协定里,英国的筹码就是欧盟国家向其输出更加廉价的、弹性的、受资本规训的劳工,并且这些劳动将不受到欧盟就业权益的保护。这个过程首先冲击的就是移民工人。

Hanna Sell则在“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声明中指出:许多人会担心公投结果来的经济动荡、种族主义和反移民潮将最终由工人阶级付出代价。这是确实存在的危险,无论谁赢得了公投,因为资本家既有支持留欧的也有支持退欧的,他们虎视眈眈的煽动反移民情绪。但是在里面我们看不到工人阶级的立场,多数的工会领导人和工党领导都站在了主流的留欧立场一边。右派在脱欧公投中占到上峰不是什么巧合。正如杰瑞米科尔宾所言,成千上万的人民投票反对的是紧缩政策,我们现在需要拥抱这项运动。让我们搞清楚,面对公投结果,工人阶级有着不同的态度。但是那些1%、精英、大资本却有一致性——他们被吓死了,因为公投结果对他们不利。

公投后斗争尚未结束

公投的第二天,伦敦大约1500人聚集抗议,表示他们与移民和难民团结一致。

抗议者大多是来自各种背景的年轻人,他们对公投以及脱欧宣传中的种族主义表示愤怒。这些年轻人来自:全国反对学费涨价与教育削减行动、激进集合、英国妓女联合会、性工作者公开大学、男女同性恋支持移民联盟、伦敦无政府主义联会、肯特反种族主义网络、世界工会联合之声和酒店工人联合会等左翼团体。

参与游行的“21世纪革命社会主义”记者写道:

“游行穿过伦敦,奢侈酒店的服务远对我们竖起了大拇指、商店里的非洲妇女对我们危险,人们从他们的窗户里挥舞着表示团结的标语。还有街道上的其他人不断向游行者和移民骂脏话。很显然,我们需要扩展并深化我们的组织方式去触及英国的每个角落。我们需要表达一种讯息让被统治阶级分裂的社群们团结起来,将各种被异化的感觉、绝望和愤怒凝聚起来成为团结的斗争。”

面对近日英国工党的“政变”,英国的左翼团体也表示不会放弃在主流民主议程里的斗争。工党的众多影子内阁成员在各处叫嚣,认为党魁杰瑞米科尔宾缺乏领导力导致公投偏向保守党。至今,相继有20名影子内阁成员公开辞职要求这有英国版桑德斯之称的左翼党魁下台。6月27日,工党议会会议中,科尔宾公布的心的影子内阁成员,也同时遭受了猛烈的批评,要求他辞职。科尔宾将会在28日面对政府不信任投票,但他表示自己反对力量,自己还是会坚持下去。

左翼团体和民众声援科尔宾

许多英国的左翼团体和民众在会议当天在议会外声援科尔宾。英国社会主义党声明:公投之后,工党中的布莱尔主义者们要求科尔宾退位,企图让工党再一次沦为大资本和1%的走狗。但是今天如果科尔宾坚持反紧缩政策、坚持他选举时承诺的最低工资制度、公屋建设、国有化铁路和能源产业,那么他就有强大的人民基础。

社会主义抵抗组织表示:

“如果工党想要在年底赢得选举,那么必须用一个激进左翼的反紧缩、支持劳工政策去反击右翼的反移民政策。如果科尔宾会这样的做(我们也预计他会这么做),那么左翼就应该全力的支持他”。

在公投后,无论是重新团结被右翼吸纳的工人阶级还是在工党选举中背水一战,脱欧后工人运动还有无限的可能,英国左翼也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6-6-28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脱欧前后,英国左翼做了什么?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283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